鸿运游戏手机版注册 - 都市言情小说 - 侯门毒妃最新章节 - 第268章 当场挑衅自找苦吃

侯门毒妃 第268章 当场挑衅自找苦吃

作者:真爱未凉书名:侯门毒妃类别:都市言情小说
    伴随着那声音响起,所有人都愣了愣,紧接着,众人所看到的,是一个红衣女子直直飞身下台,手上的长鞭,如一条气势汹汹的蛇,似乎要将谁吞下。

    都知道牡丹姑娘是火辣的性子,不知道这一次,又该是谁遭殃了,这一鞭子挨下来,可不轻。

    而那长鞭所对准的人——上官敏,几乎是在长鞭快要接触到她身体的那一刻,原本挂在她身侧的鞭子,一端握在她的手上,另一端,不知道什么时候,竟早已经和牡丹手中的长鞭交缠在一起。

    二人目光交织,就这么对峙着,几乎是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二人的身上,自然而然的,大家的心里就有了比较,牡丹姑娘火辣风情,任性美丽,可她在另外这个红衣女子面前,气势明显弱了许多,单单是这红衣女子身上的贵气,便是在场谁也无法比得上的。

    两个同样一袭大红衣裳的女子,这样对峙,竟是别有一番风情,时间仿佛静止,但在这种静止中的暗流涌动,不少人却看得出来。

    渐渐的,牡丹的气势略微弱了下去,或许她也知道,近距离和这个不知道哪儿冒出来的红衣女子对峙,更加有些自卑,但是,更多的是不甘与不服。

    不着痕迹的瞥了南宫天裔一眼,只见他的目光停留在对面,心里更加不是滋味儿,几乎是下意识的,握着鞭子的力道加大了几分。

    而她细微的反应落在上官敏的眼里,上官敏好似明白了什么,看着眼前这红衣姑娘,她似乎看到了多年前的自己,自己虽没有她这般不讲理,但那份心情,她却是能够理解的。

    “姑娘,你想留下心里的那人,何必拉着我不放?”上官敏倏然开口,那眼神看得牡丹有些脸红。

    可脸红也仅仅是那一刹那的事情,随即,上官敏的眼神在她看来,更像是讽刺,牡丹虽是青楼出身,可是,平日里,老鸨和客人们都将她捧着,早就养成了她目中无人的性子,当下便冷哼一声,“今日是本姑娘的好日子,本姑娘突然发现一个不错的乐子,既能让本姑娘开心,又能博大家一乐,岂不是快哉,你们说是不是?”

    牡丹目光顺势扫过南宫天裔,最后落在其他宾客身上之时,已是万种风情。

    众人一愣,听说有乐子,很快反应过来,他们来这里,不就是寻乐子的吗?

    顿时,大家开始起哄,整个场面沸腾起来,这显然是牡丹想要的,嘴角一扬,带着胜利的炫耀看着上官敏,“抱歉了,我是为了大家的乐趣留你,你不会不给面子吧?”

    为大家的乐趣留她?

    这女人心里在想什么,她怎会不知道?她要留南宫天裔,还想让自己出丑么?

    “面子?给你么?你有面子吗?你的职责就是取悦大家,你有取悦大家的义务,我可没有替你娱乐大家的闲情逸致。”上官敏丝毫不掩饰对她的鄙夷,她可不是什么菩萨心肠,也从不会让人揉圆搓扁,这牡丹对她已经有了恶意,她何必再对她存好心?

    “你……”牡丹脸一红,上官敏的讽刺,她怎会听不出来?

    她是看不起她风尘女子的身份吗?

    正掩不住怒气就要发泄,铃兰匆匆赶了过来,一开口,柔柔的声音,几乎能够滴出水来,“牡丹,不得无礼,快放开这位小姐。”

    牡丹正揣着一肚子气,平日里就不服铃兰,这个时候,自然也听不进铃兰的话,一时之间,倒是铃兰有些慌了,忙走到上官敏的面前,微微福身,“这位小姐,小妹不懂事,冲撞了小姐,铃兰在这里替她向你赔罪了,还请小姐不要和她计较。”

    铃兰柔柔的语气,有几分楚楚可怜的气质,那我见犹怜的模样,让人一看都禁不住想要将她纳入羽翼之下,好好保护。

    “姐,你在干什么?凭什么向她道歉?”牡丹不悦的吼道,一道歉,还真是成了她的错了。

    “姑娘,令妹说得对,你不该向我道歉,要道歉,也该是令妹才对。”上官敏眉毛一扬,淡淡开口,眸中流转的光芒,多了几分冷意。

    “你……”牡丹气结,再也压制不住怒气,手中一紧,加大了力道,两条纠缠在一起的鞭子随着那力道,倏然分开,牡丹本就是一个使鞭子的好手,挥动着鞭子,就要往上官敏的身上打下去。

    大部分人都看着这一出好戏,两个美丽的女人大打出手,这等好戏,对他们来说,自然是饱眼福的。

    倒是南宫天裔和妙手公子变了脸色,几乎是在那一刹,二人同时上前,在他们的面前,又怎会让上官敏被这个叫做牡丹的女人伤到?

    与此同时,上官敏看着牡丹的举动,自然也不可能坐以待毙,她感受得到牡丹落下来的鞭子是对准了她的脸,心中感叹这个女人心狠手辣的同时,上官敏手上的鞭子也没闲着。

    想当初她的鞭子在战场上要了多少人的命,用起鞭子来,她可从来都不会手软,两条鞭子互相朝着对方袭去,不仅仅是铃兰,就连一直希望看这一出好戏,甚至希望这出戏能够给今晚带来些气氛的锦娘也是慌了,若是那一鞭子打在了牡丹的身上,可该如何是好?

    一时之间,除了南宫天裔和妙手公子,铃兰和锦娘也朝着二人冲了上去,试图平息这一场风波。

    两条鞭子几乎是同时落下,便是看着,都能感受得到两条鞭子上所承载的力道,无论是落在谁的身上,都没有好下场。

    混乱之中,啪,啪,两声同时响起,随即两个女人的痛呼声交织在一起,众人一愣,看到前面的情况,皆是惊站而起。

    “你可有事?”南宫天裔和妙手公子同时冲向上官敏,可最终出现在上官敏身旁的却是南宫天裔。

    关切的语调让上官敏心中一怔,似乎从来没听过南宫天裔这般温柔的语气,那声音中的关心,若是放在以前,几乎能够让她感动兴奋得哭出声来,就算是她的心境平静了不少的今天,心里也激起了涟漪,不过,仅仅是片刻,她便平息了下来,朝南宫天裔扯出一个淡淡的笑容,告诉他,自己没事。

    不错,她没事,牡丹的那一鞭子,并没有打在她的身上,而是……上官敏看向那个白衣女子,目光落在她的手臂上,上面印出来的鲜红,昭示着她所挨的这一鞭子,并不轻。

    牡丹的那一鞭子,竟然被铃兰挡了去。

    而此时的铃兰,单是看她眉宇之间的纠结,就知道她这一鞭子所带给她的疼痛,不过……上官敏看了看此刻铃兰所处的位置,不由得皱了皱眉。

    铃兰手上火辣辣的疼,钻心刺骨,可感受到轻轻揽住她的那双长臂的力量,心中倏然一暖,一股说不出的情愫在四肢百骸蔓延开来,是他,那个紫衣男子!

    她没有想到,在刚才自己在牡丹那一鞭子的带动下,一个踉跄,竟落在了这个男子的臂膀之间,这一刻,她几乎希望时间停止,哪怕是要承受这剧烈的痛,她也希望自己能够在这臂弯之间,多待一些时间。

    只是,老天似乎不会给她太多的眷恋,妙手公子微微凝眉,用了用力,将铃兰扶正,一句话也没有多说,便走到上官敏的身旁,关切的打量了她一番,确定她没事,才松了一口气。

    在妙手公子扶正了铃兰之时,二人的身体避免了接触,铃兰的心里顿时一空,紧接着,看着他一系列的举动,铃兰似乎感觉到心被什么东西刺痛着,她看着上官敏,真正意义上的羡慕起这个女人来。

    他的眼里只有她呢!

    那女子真是幸运。

    铃兰心中的失落,似乎高过了她手臂上那一鞭子所带来的痛,直到扶着牡丹的锦娘激动的惊叫声,才唤回了她的神思。

    “哎呀,这,这,这……”锦娘怎么也没有想到,这两鞭子落下来,最后伤的是她的两棵摇钱树,锦娘看了看铃兰沾染了鲜血的手臂,再看到身旁牡丹脸上烙上的痕迹,整个人顿时失了方寸,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牡丹……”铃兰这才留意到牡丹的脸,此时的她,顾不得哀悼自己的失落,更顾不得她身上的伤,匆匆到了牡丹的面前,伸手想要触碰牡丹的脸,心里眼里,都是骇然。

    牡丹那张原本风情美丽的脸上,一条血痕几乎是从鬓角,一直蔓延到下颚,不仅仅是红痕,还渗出丝丝血迹,这条血痕的存在,让那张原本美丽的脸,显得狰狞。

    原本看戏的宾客们,看到这一幕,在微愣了片刻之后,皆回过神来,陆续朝着牡丹和铃兰指指点点,还不停的摇头惋惜……

    “可惜了,姐姐伤了身子,妹妹伤了脸,这织桂坊的两大花魁……哎……”

    “走了,走了,今晚还有什么看头,这样的花魁,还有什么可看的?”

    “对,对,哎,本公子可是准备好了银子,誓要竞得牡丹姑娘一夜的,可惜……这张脸,怕是……哎……走了……”

    在场的宾客兴致全消,这是谁也不曾料到的,一个一个的宾客,三三两两的离开,原本热闹的场面,渐渐的空了,锦娘最是慌了,“你们别走啊,还没开始呢,你们……哎……”

    锦娘的口中最后只剩下了叹气声,便是她鸿运游戏大厅手机版力想要留下那些客人,也都落了空,最后剩下的,便只有上官敏,南宫天裔,妙手公子三人。

    “这都是作的什么孽啊!”锦娘一下子坐在了地上,呼天抢地起来,今晚她早已经准备好了要大赚一笔,现在,连银子的影子都没看到。

    锦娘心里说不出的愤怒,在心里追根究底,最终将罪责都怪在了牡丹的身上,转脸看到呆愣在那里的牡丹,所有的怒气再也压制不住,起身朝着牡丹,便是一巴掌打了过去,正好打在那受了鞭伤的脸上。

    “你这贱丫头,叫你安分点,瞧你现在给老娘弄出了什么乱子!”锦娘倒也不再给牡丹面子,她在风尘中打滚这么多年,最是明白脸对于一个青楼女子意味着什么。

    牡丹和铃兰两姐妹,能得花魁的荣耀,还不是因着那一张美丽的脸,现在,这脸上平白多了一个痕迹,就就伤痕,指不定是要留疤的,即便是不留疤,今日牡丹毁了容颜的事情,已经传出去了,就算是以后好了,牡丹也回不到往日那般受人追捧了。

    这一巴掌似乎是将牡丹从刚才的呆愣中打醒了,牡丹看着空了的位置,再感受到脸上的痛,就算是再不愿意相信,她也知道发生了什么,更是知道,眼前这一切意味着什么。

    似乎仍旧是想要确认她的脸怎么样了,牡丹迅速的跑到一个青楼女子面前,夺过她手中的小铜镜,对着自己一照,当看到里面那个女子脸颊上的鞭痕之时,就连手上的铜镜都没有拿稳,摔在地上,碎裂一地。

    “牡丹,你别担心,咱们这就请大夫,大夫会治好你的。”铃兰意识到什么,忙上前扶住牡丹,轻声安慰道。

    “治好?治好也毁了!”锦娘正在气头上,对牡丹自然是没有什么好话,一盆冷水泼下,牡丹几乎是一个踉跄。

    是啊,方才那么多人看着她受了伤的鬼模样,便是治好了,也在那些客人面前的记忆中留下了一抹擦不掉的印象,她跟毁了有什么区别?

    牡丹狠狠的瞪向上官敏,却是看到南宫天裔站在上官敏身旁,二人男才女貌般配的模样,心里更是将所有的怨怼都对准了上官敏。

    是她,是她用鞭子毁了她的脸!

    此刻的牡丹,却是忘记了,挑起这一切的正是她自己,若不是她想要对上官敏不利,对方又怎会反击呢?

    牡丹胸口剧烈的起伏着,眼里的恨越烧越浓,她甚是恨不得将对方千刀万剐。

    不仅仅是上官敏,南宫天裔,妙手公子,乃至是铃兰也感受到了牡丹不寻常的情绪,皆是微微皱眉。

    “牡丹,走,咱们先去看大夫!”铃兰害怕牡丹再惹出什么乱子,试图将她带走,她和牡丹是孪生姐妹,她似乎已经感受到了牡丹的想法,那三个人明显是非富即贵,牡丹若是再惹上他们,只怕只会是吃不了兜着走。

    不仅如此,铃兰不着痕迹的看了一眼那个紫衣公子,她不希望和他起冲突,就算是牡丹也不行。

    牡丹看了一眼和自己长得一模一样的姐姐,竟是一巴掌打在了她的脸上,猝不及防的,铃兰被这一巴掌打得有些懵了,就连上官敏等人看到牡丹的举动,都不由得皱了皱眉,那铃兰明显是关心着牡丹的啊,可是,这牡丹却……

    “哼,看大夫?你的心里指不定是怎么高兴呢,巴不得我的脸就这个样子呢,现在好了,这世上,就没有人和你拥有一样的脸了!”牡丹冷笑着,尖锐的语气,甚至要比方才那一巴掌更加伤人。

    铃兰脸色倏然一白,“牡丹……你怎能这么说……我……”

    “呵,在这小城之中,没想到还有你这样的女子,今日我倒是见识了,不但飞扬跋扈,还不识好人心,世上最不值得怜惜的人,怕就属你这类人了。”上官敏轻讽道,她看了一眼妙手公子,目光再瞥了一眼那个白衣女子。

    虽是青楼女子,又和那红衣女子长着同一张脸,可是心地却是要好得太多。

    “多谢姑娘刚才替我挡了一鞭,若不嫌弃,让我朋友给你看看手臂上的伤,他是大夫。”上官敏对铃兰说道,她这伤是替她挡的,所以,她自然不能看着不管。

    铃兰一怔,看了一眼妙手公子,又迅速的收回视线,大夫?原来他是大夫!

    “可以帮我妹妹牡丹……”铃兰挥开脑中旖旎的思想,虽然被牡丹误会,可终究不忍看着牡丹的脸被毁了。

    可是,她还没有说完,妙手公子就打断了她的话,“抱歉,你的伤,我会让它不留任何痕迹,但是,其他的事情,恕我无能为力。”

    他是一个鸿运游戏手机版注册者,理应对所有人一视同仁,可是,他对牡丹终究是有责备,竟然敢对敏敏动手,若刚才真的伤到敏敏,就算是她的一条小命,他也会毫不犹豫的取了。

    铃兰心里咯噔一下,难免失落,那厢锦娘也没有闲着,气冲冲的吩咐道,“来人,把这个牡丹给我赶出织桂坊,以后不许织桂坊的任何人和她有丝毫牵扯。”

    牡丹身体一怔,被赶出织桂坊?

    若是在以前,她巴不得离开这里,可如今顶着受伤的脸,她能去哪儿?

    铃兰也明白,锦娘将牡丹赶出去,无疑是断了她的活路。

    牡丹心里慌了起来,同时,已经有人上前抓住了她的手臂,拖着她往外走,当走到上官敏身旁的时候,牡丹狠瞪着上官敏,咬牙切齿的道,“你给我等着,我牡丹,不会放过你!”

    不知为何,这句话让上官敏心里莫名的一颤,一股不安袭上心头……

    ------题外话------

    谢谢姐妹们的支持,么么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