鸿运游戏手机版注册 - 都市言情小说 - 侯门毒妃最新章节 - 第274章 联合演戏,对她的爱深入骨髓!

侯门毒妃 第274章 联合演戏,对她的爱深入骨髓!

作者:真爱未凉书名:侯门毒妃类别:都市言情小说
    阁楼上,妙手公子的神色凝重了起来,很快,似乎已经接受铃兰知道他的秘密的他,嘴角扯出一抹笑容,那笑容落在铃兰的眼里,心中却是一阵揪痛,那是有多少的苦涩与无奈!

    几乎是一瞬间,铃兰鼻尖冒出一股酸意,一滴清亮的泪水从脸颊滑落,她想大哭,可她终究还是强忍着,甚至连汹涌的泪水,都咽了回去。

    气氛顿时一阵沉默,只听得见雨水落下的声音,整个宅子似乎都镀上了一层幽冷,二人隔着阁楼,铃兰望着阁楼上的紫衣男子,而紫衣男子,却是望着外面的雨天,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终于不知道过了多久,雨声中,阁楼上的声音才缓缓响起,“既然铃兰小姐已经知道,还来干什么?在下已是将死之人,靠近我,你该知道会是什么下场!”

    妙手不笨,他知道铃兰该是从牡丹那里得知他的情况,那么,她也该清楚染了麻风,会是怎样的结果吧!

    铃兰紧咬着双唇,这一句话犹如一把剑,生生的插在她的心口,“你之所以会这样,都是牡丹的错,牡丹是我的妹妹,我该替她赎罪!”

    妙手公子泛白的双唇微抿,看向阁楼下迎视着他的女子,这个女子和牡丹不一样,虽是出身青楼,可却不像一般的青楼女子,可是,赎罪么?他要她赎罪又有什么用?难不成还要让她赔上一条命?可这一切都是牡丹造成,若说他是无辜的,那若是让铃兰赎罪,铃兰怕就成了最无辜的人了。

    妙手公子眸光微敛,眼底那一股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意又浮现了出来,淡淡的开口,“既然是牡丹的错,关铃兰小姐什么事?还是那句话,这里并不欢迎你,铃兰小姐还是离开吧,若还珍惜你的这条命,就不要再出现在这里。”

    妙手公子说罢,漠然的回身,消失在阁楼的窗户处。

    “公子……”铃兰轻唤道,就算是妙手这般冷声相待,她已经打定了主意,就不会再离开,眸中浮出一丝坚定,铃兰毫不犹豫的朝着阁楼的方向走了上去。

    当隔了不消片刻,铃兰一身狼狈的再次出现在妙手公子面前的时候,妙手公子端着茶杯的手怔了怔,对上铃兰坚定的眼眸,妙手的眼里迅速的凝聚起一抹怒意,“你知不知道你在做什么?”

    连死都不怕吗?这个女人脑袋里面到底在想些什么?

    “知道,铃兰当然知道,公子一个人在这宅子里,平日里总需要个帮忙打理的,这些事情铃兰都能做的。”铃兰已然决定,她要留下来照顾他,陪着他,只要一想到妙手为了上官敏,不惜瞒着她,独自一人住在这里,她就越发感觉得到妙手的孤独与萧索,这样一个美好的男人,有他爱的女人,本可以陪着他心爱的女人,可这一切全部都被牡丹毁了。

    铃兰心里的自责越发的浓郁,决定亦是越发的坚定。

    妙手公子的眸子微微收紧,淡淡的瞥了她一眼,继续自顾自的喝着茶,“你是赎罪也好,弥补也罢,我都不要!”

    不,她并非是弥补,也并非是赎罪!

    铃兰差一点儿脱口而出,可终究还是忍住了,她知道,有些话不能说,她不是弥补,不是赎罪,而是爱上了这个男子,因为爱,便是他已然这般,她也愿意陪在他的身旁,哪怕是最后染上麻风,她也顾不得许多了。

    她出身青楼,原本就没有希望这辈子能够遇上这么一个男人,可终究还是遇上了,最终爱上了,只是可惜的是,她并不像戏文中的女主角那般幸运,她爱上了他,可他的心里,却是始终深爱着另外一个女人!

    上官敏啊上官敏,你何其幸运啊!

    铃兰扯了扯嘴角,平静的道,“你就当我是一个不怕死的怪物好了!”

    铃兰说罢,便不再理会妙手公子的态度,径自上前,给自己倒了一杯茶,坐在妙手公子身旁的椅子上喝着茶,她感受得到妙手公子凝聚在她身上的视线,不用看,也知道他面上的无可奈何。

    突然,她好似想到什么,眉心微微皱了皱,“今日我去了回春坊。”

    铃兰说到此顿了顿,看向妙手公子,明显看到他脸色僵了僵,眼底的哀伤弥漫了开来,她知道,他已经好些时日不出门了,更别说像之前那样,偷偷的到回春坊的街头,瞧瞧的望着心爱女子的一举一动了。

    铃兰从他的眼里看到了有一种叫做思念的东西,甚至是挣扎,这样的妙手更是让他心疼,深深的呼吸了一口气,铃兰的嘴角绽放出一抹笑容,“以后,我每天都会去回春坊,当你的眼!”

    她知道,他想念上官敏,想看到上官敏,那么,只要能够让他高兴,她愿意每天去替他探听消息。

    妙手公子身体一怔,丝毫没有料到铃兰会想这么做!

    妙手看着铃兰,震惊之后,眼里更多的是探寻,为什么?为什么她会这么做?当真是为了赎罪吗?

    他不得不承认,铃兰的这个提议对他有着致命的诱惑,天知道,这些没有见到敏敏的日子,他有多想念她,可他知道,自己不能见,甚至这辈子,都不会再出现在敏敏的生命里,可只要他不死,他对敏敏的思念,对敏敏的爱,就永远无法消失。

    所以,此刻的妙手公子沉默了,他的沉默已经代表了同意。

    铃兰自然明白,心中浮出一丝酸涩,但很快,她便刻意的将那酸楚挥开,放下茶杯起身,“那就这么定了,刚才我看到的上官小姐很好,她和平常一样,在回春坊里替病人抓药,很忙的样子。”

    铃兰一边说着,一边看着妙手,此时的妙手望着窗外的雨天,嘴角微微扬起,眼里浮出一抹柔情,好似随着铃兰的描述在脑海里构想着当时的画面。

    “她……可瘦了?”妙手的声音隐约带着一丝喑哑。

    “没有,南宫公子将上官小姐照顾得很好。”铃兰答道,明显看见在提到南宫公子之时,妙手的眼里闪过一抹黯然,但很快便恢复了淡淡的笑容。

    铃兰愣了愣,没有再多说什么,妙手却是一直看着窗外,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但铃兰知道,他是在想念着上官敏。

    从这一天之后,铃兰向锦娘称病,原先每日的台前献艺也取消了,锦娘虽然心里不高兴,可是,将牡丹赶出织桂坊之后,这里就剩下了铃兰一个花魁,她将铃兰当成了她的王牌,不想惹到了这个姑奶奶,便也只由着她,只希望替她请个好大夫,早些治好她的“病”,好继续给她赚钱,锦娘心里盘算着,等到铃兰这次病好之后,便再次举行拍卖会,要拍卖铃兰的首夜。

    可铃兰这一次,性子倒是倔得厉害,说什么也不让锦娘请来的大夫看病,硬是坚持自己去回春坊看病,锦娘本是不同意,可经过了铃兰两天绝食要挟,锦娘便由着她去了。

    每日,铃兰的便游走在织桂坊,回春坊,以及妙手的住处之间。

    “今日,上官小姐如往常一样,替病人抓药。”

    铃兰没有说,上官敏抓药之间,不住的往门外往,神色焦急,铃兰知道,她是在等待着妙手回去。

    “今天回春坊很忙,上官小姐忙得连茶水都没怎么喝,多亏有南宫公子照顾着,时常亲自替她送茶。”

    铃兰没有说,上官敏整日里,脸上都很少有笑容,眉心深锁的模样,谁都看得出她有心事。

    “今天,上官小姐……”

    每日,妙手公子最幸福的事情便是听铃兰诉说着上官敏在回春坊的一举一动,凭着想象,他好似看到心爱的女子就在自己的面前,越是往后,每日,妙手公子都期盼着铃兰的出现,她知道,铃兰所带来的消息,必定是他所期待的。

    可是,这一日,铃兰出现在宅子里的时候,神色明显多了几分不自然。

    “今天上官小姐依旧做着平日里做的事情,气色看着不错,我还和她说了好几句话……”铃兰不紧不慢的叙说着,坐在阁楼之下,距离妙手所居的阁楼不远,但也不近,妙手公子默许了铃兰每日来这里,可是,他却是不准许铃兰靠近他,铃兰知道,他这是在保护她,不希望她也染上那种病。

    妙手听在耳里,可敏锐的他,却是感受到了今日铃兰的异样。

    “敏敏可是出了什么事?”没待铃兰说完,妙手急切的声音便从阁楼上传来,引得铃兰身体一怔。

    “没,没有,怎么可能,上官小姐她很好……”铃兰目光闪烁了起来,说谎的心虚让她更显得不自然。

    “当真是很好么?快说,到底出了什么事?南宫天裔就没有照顾好她吗?”妙手公子的双手紧握成拳头,一双眼盛满了怒意与焦急。

    “公子,你别急,上官小姐很好,真的很好,没有出什么事情,只是……”铃兰紧张了起来,起身想上阁楼,却是被妙手公子喝止住,便是这个时候,妙手公子仍旧顾及着铃兰的安全,铃兰望着阁楼上的妙手公子,领口的红点若隐若现,铃兰下意识的咬紧了唇,每日这么看着妙手,好似和平日里没有什么不同,可是,她几乎想象得出,在那紫衣的覆盖之下,是怎样触目惊心让人心疼的画面。

    铃兰深深的呼吸了一口气,忍下心中的怜惜,将所有的事实都告知妙手,“上官小姐一直在等公子,可是,今日,上官小姐终是等不及了,自己出了城,怕是要去寻公子,不过公子请放心,南宫公子跟在上官小姐的身旁,会照顾好她的!”

    铃兰不知道的是,事实上,在好几日前,上官敏就决定要亲自去寻妙手,可想着回春坊,终究是放不下妙手留下的东西,这几日,将回春坊里的事情安排好了,二人才出发。

    妙手身体一软,重重的坐在了椅子上,这……这不是他早该料到的吗?

    敏敏的性子啊,等不到他,终会是要去寻的,可若是寻不到呢?

    妙手扯了扯嘴角,微微勾起一抹笑容,但谁也看不出那笑容之中的情绪,因为那笑容太复杂了。

    敏敏啊敏敏,是老天在捉弄我么?

    曾经,她不爱他的时候,他纵然是像一块狗皮膏药黏在她的身旁,她也从来没有将他看在眼里,她的目光只为了南宫天裔而转动,后来,她似乎渐渐注意到他了,甚至心里也有他了,可是,敏敏始终过不了心里的那个坎儿,他和她,以及南宫天裔,三人各自刻意将感情的事情搁置在一旁,默契得谁也不去挑明。

    可终于,他下定了决心,无论如何都要去争取敏敏的时候,老天却给他开了这么一个玩笑!

    他和敏敏,终究是有缘无分么?

    “呵呵……”妙手突然笑了起来,那笑声听在铃兰的耳里,却是引起一阵酸楚,可铃兰却不知道要如何来安抚这个男人。

    终于,那笑声停了,妙手的神色恢复如常,望着远方,好似在思考着什么,空气好似凝结了起来,二人都是沉默不语,不知道过了多久,妙手的声音缓缓响起。

    “铃兰小姐,可否帮我一个忙!”妙手公子看着铃兰,眸中一片深沉,可下一瞬,却是挣扎的摇了摇头,苦涩的道,“算了,万一害了你……”

    “不,我不怕,公子,你有什么事情只管告诉铃兰便可,铃兰一定会帮!”铃兰迫不及待的道,好似生怕妙手彻底打消让她帮忙的念头一般,害了她又如何?她不在意,就算是让她付出这条命,她也会毫不犹豫。

    铃兰从来不曾想到,自己爱上一个人的时候,会这么的不顾一切,可惜,老天终究没有眷顾到她,只让她遇到了心爱的人,可是,却剥夺了她一切的机会。

    妙手眉心皱了皱,看着铃兰,二人对视了好半响,妙手才深深的呼吸了一口气,“这样吧,你有什么愿望,我看看能否帮你实现!”

    铃兰眸光微敛,心中暗道,她的愿望就是希望他好好的,希望他也能够爱上她,哪怕是一刻,她也就心满意足了,可是,铃兰知道,她的这个愿望只能埋在心底了。

    “如果公子愿意,就替铃兰赎身吧,铃兰落入风尘,并非自己所愿,凭着自己的能耐,许多东西都逃不掉,可铃兰想掌握自己的命运!”铃兰眸中的颜色深沉了些,她知道锦娘在盘算着将她买了,可她自从爱上了这个男人之后,就对她在青楼里未来的命运越发的恐惧。

    “好,我会替你赎身!”妙手坚定的道。

    铃兰对上妙手的目光,心里一喜,“真的?”

    “真的!”妙手点了点头,这个女子脸上的雀跃让他微微动容。

    “谢谢公子,谢谢。”铃兰呢喃着,似想到什么,立即开口道,“公子,你要我帮什么忙?”

    妙手眸中的颜色暗了几分,顿了顿,一字一句的道,“我希望彻底的搬进这里,不过你放心,你住东边的房间,平日里不要靠近这里,我想看到明日整个城中的人都知道回春坊的妙手大夫爱上了织桂坊的当家花魁。”

    铃兰一听,心里倒抽一口凉气,很快,她便笑话了妙手的意思,他是要让这个消息传进上官敏的耳中吧!

    她虽然摸不透上官敏,妙手公子,南宫天裔三人之间到底有怎样的纠葛,但是,她却感受得到,妙手爱着上官敏,而上官敏的心里,亦是有妙手公子的存在。

    任何一个女人听到这样的消息,都会失望的吧!

    他要用这样的方式,让上官敏对他彻底失望与死心啊!

    呵,这个男人,为了上官敏,竟可以做到如此地步!

    “好,今晚我就住在这里了。”铃兰开口道,妙手公子为了上官敏,而她为了妙手公子,他是自愿,而她亦是无怨无悔,就算知道他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另外一个他所心爱的女人,她也愿意去帮助他!

    “你……”妙手公子仍然没有料到铃兰会这么爽快的答应,对于一个女子来说,哪怕是青楼女子,这样一来,她的名节也就毁了,他突然觉得自己有些残忍,因为自己的计划,却要连累这么一个女子,他于心不忍,“你还是考虑看看吧!”

    “不用考虑了,就当咱们这是交易吧,我配合你演戏,你替我赎身,这怎么算,也好像是我比较划得来啊,就这么定了吧!”铃兰脸上绽放出一抹笑容,欢快的道,不待妙手有机会说什么,便指了指距离这里最远的东边的房间,“就是那间房吗?那我过去收拾收拾!”

    铃兰说罢,便朝着东边的房间走去,隐约中,听到身后传来一声熟悉的低喃。

    “谢谢你,铃兰!”

    虽然声音很小,但她还是听见了,步子顿了顿,泪水从脸颊滑落,又生怕妙手看出端倪,继续朝着房间走去,她知道,她的泪水并非是为自己而落,而是为了妙手。

    这样生生的将心爱的女人推开,甚至以这样的方式,他的心里该有多痛?!

    铃兰明白,无论有多痛,妙手都愿意一力承受,只因为他对上官敏的爱,已经深入骨髓!

    她的心里更是羡慕起上官敏来,可是,她想到上官敏回到了城中之后,听到这个消息会有的反应,嘴角勾起了一抹苦涩,她会是怎样的心情?

    责怪?痛恨?害是痛苦?

    而此时的上官敏坐在马车上,不知为何,心里竟突然有些沉闷得透不过气,好似压着一块大石一般……

    ------题外话------

    谢谢姐妹们的支持,么么大家~

    本小说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