鸿运游戏手机版注册 - 都市言情小说 - 侯门毒妃最新章节 - 第二百七十五章 惊天消息,坚强面对!

侯门毒妃 第二百七十五章 惊天消息,坚强面对!

作者:真爱未凉书名:侯门毒妃类别:都市言情小说
    后面几天,织桂坊的舞台上,都没有了花魁铃兰的身影,曾经每日都登台献艺的花魁不登台了,这对整个织桂坊,对那些迷恋着花魁铃兰的男人们来说,谓是一件不小的事情。

    刚开始还好,越是到了后面,织桂坊那些专程为了花魁铃兰而来的客人,是忍不住了,追问老鸨锦娘,锦娘也是一脸的愁容。

    百般无奈之下,锦娘才告诉了大家,铃兰有了心上之人,入幕之宾!

    且具锦娘所知,铃兰的清白身子,如今都已经不在了!

    客人们震惊之余,便是惋惜,紧接着是愤怒,锦娘早就有言在先,铃兰的初次会在这织桂坊内拍卖,至于谁会成为铃兰的第一个男人,自然是价高者得,那些仰慕铃兰的人,天天等着拍卖的那一天,如今……铃兰已经有了入幕之宾,他们一直以来所盼的,不就落空了吗?

    到底是哪一个人,竟然这么大胆!

    这些男人们为此大闹了织桂坊,想要逼问出那人的身份,是,对于那个神秘的入幕之宾,锦娘都不知道,如何能够告诉他们呢?

    这些男人愤怒,锦娘更是憋屈啊!

    这件事情当中,谁的损失最大,那就是她锦娘了啊!

    原本,她的手上两个花魁,她是要大赚一笔的啊,怎想到,牡丹毁了容,断了她的财路,那也罢,没了牡丹,至少还剩下一个铃兰,没了牡丹,铃兰的身价也跟着翻了倍,牡丹的那一份银子,她照样以从铃兰的身上捞回来,她正计划着收银子,没有想到,在这样的紧要关头,铃兰却是……

    一想这件事情,锦娘的心里的怒吼就翻江倒海的袭来。

    “哼,要是让老娘知道,那个该死的臭男人是谁,老娘定不会轻饶了他。”织桂坊的大厅内,锦娘怒气冲冲的道,她无论是小心留意,还是强势逼问铃兰,都找不到答案。

    铃兰将那男人保护得太好!

    “姑娘,您这是又要出去么?”这还是清早,花街柳巷正是休憩的时刻,细微的声音,传到了大厅内,大厅内的锦娘一怔,这不是铃兰丫鬟的声音?

    铃兰又要出去么?

    “你小声着点儿,莫惊动了锦娘。”紧随着,果然是铃兰的声音传了来。

    锦娘心中大怒,这铃兰,又想偷偷出去会那男人了么?锦娘正要阻止,脑袋里面有什么东西一闪而过,眸子转了转,更是肯定了那一闪念的念头。

    哼,今日,她非要将那个男人给揪出来不!

    锦娘打定了主意,等着铃兰从后门偷偷的出了织桂坊,锦娘亲自跟了上去,一路跟随,到了一个僻静的巷子内,巷子深处,竟是一座宅院,锦娘看着这宅院,听到屋子里传来的声音,一男一女,女人正是铃兰无疑,当下,锦娘嘴角便是一扬,这下好了,她终于能够揪出这个男人是谁了。

    如是想着,锦娘没有丝毫犹豫,推门而入,院子的阁楼上,一紫衣男人,背对着锦娘,衣着华贵,让锦娘眼睛不由得一亮,随即一边往前冲,一边大声叫到,“好一个铃兰,竟私会男人了,看我不好好教训你。”

    阁楼上的两人对视一眼,似有什么东西得逞了一般,男人敛眉,铃兰便明白过来什么意思,面露惊慌,迅速的下了楼,拦住了要往阁楼上走的锦娘。

    “你拦着我做什么?今日,我也要替你讨个公道。”锦娘的目的不是教训铃兰,既然铃兰已经跟了这个男人,那么,那她也只能为她争取包大的权益了。

    “锦娘,你不能……”铃兰咬了咬牙,尽力阻挡着锦娘上阁楼,是,她单薄的身子,在锦娘的力道之下,显然起不了太大的作用。

    “锦娘要如何替铃兰讨公道?”

    正此时,阁楼上,传来男人浑厚有力的声音,原本背对着些外面的男人,已然转过身来,居高临下的看着二人,嘴角勾起一抹淡淡的笑意。

    锦娘看到那男人,身体一怔,男人有些苍白的脸色让她心里浮出一丝怪异,但是,很快,她的注意力便被那男人的身份给吸引了去。

    “妙手公子?”锦娘的脸上堆满的笑意,眼里甚至迸出金灿灿的光芒,似看到了金山银山一般。

    不是看到了金银了么?妙手公子是谁?

    或许,前些时候,她还不怎么知道妙手公子的身价,但自从回春坊在城里一开,她也听说了不少关于妙手公子的事情,别看这回春坊主要是义诊,就算是平日里看诊,也只是收取少许银两,是,据传那妙手公子是神鸿运游戏手机版注册,曾经鸿运游戏手机版注册治病人,是刁钻了去了,收入囊中的财富,那也是不计其数。

    没有想到,铃兰的入幕之宾竟然是他!

    呵呵,老天真的是太好了!

    锦娘看了铃兰一眼,满眼的欢喜,铃兰这丫头,福气倒是不小!

    “锦娘,你快些回去吧,莫要打扰了妙手公子休息。”铃兰将锦娘的贪婪看在眼里,眉心皱了皱,即便这是他们计划好的,即便锦娘的反应在他们的预料之中,她的心里终究还是有些不是滋味儿。

    “急什么急?”锦娘睨了铃兰一眼,转眼看向妙手之时,又是一脸的谄媚贪婪,“妙手公子,我家铃兰乖巧人,是好多客人都趋之若鹜的呢,锦娘我觉得,她和公子更般配一些,你不知道……”

    锦娘的心里早就盘算好了,今日,妙手公子这头肥羊,她要好好宰一番,谁叫他要了铃兰呢!

    是,还没有等她说太多,阁楼上的妙手公子却是打断了她的话,“锦娘……”

    那声音,有一种莫名的威慑感,让锦娘下意识的止住了话端,甚至心里开始打鼓,莫非妙手公子是要耍什么手段,不买账么?

    锦娘脸色一沉,谁知妙手公子接下来的话,却是让她心花怒放。

    “锦娘只管开价就好。”

    锦娘愣了一愣,确定她所听到的是真真切切的,脸上立即绽放出一抹笑容,“哎哟,妙手公子比是深爱我们家铃兰,这样吧,我也看得出铃兰是喜欢你,我也是愿意成全你们二人,不如就象征性的下个聘礼,给个黄金万两……”

    “锦娘!”铃兰扯了扯锦娘的衣袖,黄金万两,锦娘这不是狮子大开口么?

    锦娘却是理也没有理会铃兰,看着阁楼上的妙手公子,“公子,您意下如何?”

    “行,锦娘请放心回去,明日,我会让人送上的万两黄金,替铃兰赎身,还请锦娘回去替铃兰准备好,让她风光出门。”妙手公子淡淡的开口,眼里一片平静,没有半分波澜。

    锦娘一怔,没有想到,妙手公子竟答应得这么爽快,片刻震惊之后,随即雀跃起来,忙不迭的点头,“好,好,好,我这就回去准备,明日,织桂坊就专为公子大开了。”

    说罢,似害怕妙手公子会突然反悔一般,转身迅速的出了院子,院子里,又剩下了铃兰和妙手公子二人,阁楼上下,两人相对而立,沉默了许久,铃兰才叹了口气,“公子这是何苦?铃兰不值得这么高的价钱,锦娘她狮子大开口,只要公子不应允,她自然会妥协降价。”

    “你帮我这么多,我也不知道该如何回报你了,铃兰,我会在这城里,给你置办一座宅子,以后,你也不用流离失所。”妙手公子叹了口气,这个女子为他所做的,他确实无以为报,他所做的这些,也不过只是让他的心里好受些罢了。

    “公子不必如此,铃兰尚有些积蓄……”想到妙手公子如今的状况,铃兰的心里阵阵抽痛,她如何不知道妙手的意思?那宅子,是在他离开后……

    妙手公子却是没有再听进铃兰的话,站在阁楼上的他,望着某个方向,眼神变得迷离,“她已经回来了。”

    铃兰一怔,心中更是泛出一丝苦涩,是啊,她回来了,上官敏已经返回了城里!

    明日……铃兰抬眼,看到阁楼上落寞的男人,心酸的扯了扯嘴角,默默的转身,朝着院外走去,明日妙手公子为织桂坊花魁一掷万金的消息,必然会让全城震惊,那上官敏听到这消息……深深的叹了口气,这是一出谁都心酸的戏,上官敏怕会恨妙手公子吧!

    是,这也正是妙手公子想要的,不是吗?

    嘴角扯出一丝苦笑,铃兰的身影消失在了院门处,明日,就等明日了!

    翌日一大早,城内比起往日,就热闹了许多,织桂坊内,锦娘早就布置妥当了,将打扮好的铃兰安置在房间里,锦娘在织桂坊的门口翘首以盼。

    整条柳巷,围满了看热闹的人,都知道,今日会有人为铃兰姑娘赎身,却是不知道,那神秘的男人是谁。

    终于,约莫过了一个时辰,有人抬着大箱小箱的进了织桂坊,领头的是一个五旬的老者,依旧不见那神秘男人,但是,在铃兰姑娘被轿子接走,锦娘笑颜如花的送出织桂坊之时,众人才忍不住好奇的打探了起来。

    城内,回春坊,上官敏再一次准备出门,这些时日,她失去了妙手的行踪,便是有南宫天裔照顾着,整个人也憔悴了不少,她依旧没有放弃,她想着,上次去寻找的路线兴许错了,这一次,她再重新出城去找,无论如何,她都要寻到妙手才行。

    一出门,上官敏却是碰到正进门的南宫天裔,二人一个对视,上官敏便知道,南宫天裔的眸子里隐藏着什么,上官敏心中一怔,迅速的上前,抓住南宫天裔的手臂,急切的问道,“是不是有消息了?”

    南宫天裔眸子闪了闪,扯了扯嘴角,“没有,咱们再出城去找找,上次兴许是咱们错过了什么。”

    上官敏的手一松,面上难掩失望,“罢了,咱们出吧。”

    上官敏话落,便要出门,南宫天裔却是伸手拦住了她,“你多休息几日也无妨。”

    上官敏却是皱了皱眉,今日的南宫天裔让她觉得奇怪,好似有什么不想让她知道一般,是什么呢?

    上官敏抬眼,对上南宫天裔的眸子,是,内敛如他,她却是看不出丝毫端倪……

    “真是好福气,那铃兰姑娘没想到会遇到这样深爱她的男人,一掷万金啊,这手笔真是骇人。”

    “不是么,对了,就是这里,据说那男人就是妙手公子,这不是回春坊么?没想到,妙手公子鸿运游戏手机版注册术高明,心肠好,还是一个痴情种,这当是一段佳话啊!”

    细微的谈论声从外面传来,让南宫天裔脸色一沉,再看上官敏,她整个人似乎已经僵住。

    “敏敏……”

    南宫天裔刚叫出口,来不及阻止,上官敏一个闪身,已经出了门,南宫天裔紧随而上,出了回春坊,却已然看到上官敏拉住了谈论的人。

    “你们说什么?你们刚才说什么?”上官敏的脑海里只有“妙手公子”四个字,心里满是兴奋,他回来了么?

    那几人看上官敏的急切,皱了皱眉,不过很快认出了她便是经常在回春坊内出入的上官姑娘,其中一人忙恭贺道,“恭喜了,妙手公子抱得佳人归。”

    “是啊,铃兰是织桂坊的花魁,好多人趋之若鹜,不过跟了妙手公子,倒也算是一段佳话。”另外的人符合道,却是丝毫没有留意到上官敏的脸色变了又变。

    “怎么回事?”上官敏眸子一紧,对于她所听到的,脑袋里似乎有些消化不过来,什么铃兰?什么佳话?

    “上官姑娘不知道么?妙手公子一掷万金,给铃兰姑娘赎了身,将铃兰姑娘接走了呢,看来,那妙手公子对铃兰姑娘真是爱得深啊。”

    上官敏的脑袋轰的一声,片刻空白之后,眉心皱得更紧,爱?妙手爱铃兰么?

    这怎么能?上官敏下意识的摇头,身体一晃,幸亏南宫天裔一个力道,拉着她入了自己的怀中。

    “敏敏,这些传言,信不得。”南宫天裔低沉的声音响起,是,就连他的眼神,也是有些不确定,传言么?整个城里都传得沸沸扬扬的传言,当真信不得么?

    他不过是在安慰上官敏罢了!

    上官敏的脑海里不断的回荡着方才路人的话,不愿意去相信,是,那些人煞有其事的说辞,却是在她的脑海里盘踞,怎么也挥之不去。

    “他能在城里,很好不是吗?咱们不用再出城去寻找了。”上官敏缓缓开口,抬起头,对上南宫天裔的眼,“我想见他!”

    上官敏虽然笑着,是,那笑容在南宫天裔的眼里,却是引得他的心里一阵抽痛,苦涩,害怕……他从来未曾从这个女子的眼里看到过害怕的情绪,就算六年前的战场上,她也不曾有过丝毫害怕,今日……这个坚强的女人,却因为一个男人,因为一个能存在的事实,她的眼里竟流露出了害怕。

    如果以,他恨不得此刻带着上官敏离开这个地方,不让她去面对那些事情,是……南宫天裔深深的叹了口气,以他对上官敏的了解,就算是绑着她离开,她也会想尽法子,无论什么时候,再回来看个究竟。

    “好,我们去找他。”南宫天裔柔声道,轻抚着上官敏的头,此刻的他,对她充满了怜惜。

    妙手公子为了花魁一掷万金的事情,他来回春坊之前,就已经知道了,在他看来,那真的不像是传言而已,他几乎能够料到,上官敏在亲眼看到事情真相时的心伤,不过……终归是要面对的,不是吗?

    南宫天裔伸手,紧紧的将上官敏的手握着,似是在告诉她,无论是什么情况,无论生了什么,他都会陪着她!

    还是那个僻静的宅院里,花轿停在门口,跟随着看热闹的人,都被挡在了门外,看着紧闭的门扉,交头接耳,似是在猜测着什么。

    就在刚才,花轿里铃兰姑娘进了院子,也仅仅只有她进了院子,看热闹的人,终究谁也没有看见今日的男主角一眼。

    在人群之外,上官敏和南宫天裔并肩而立,看着被人群围着的院子,上官敏的眼里沉了沉,一股原本从来不属于她的哀伤渐渐在眼眸里浮现了出来。

    就在这里面吗?

    如果传闻是真的,那么,妙手就在这院子里了!

    想到什么,上官敏眸光闪了闪,除了他,还有另外一个女人,铃兰!

    他们在干什么?她的出现,他会有何反应?

    无数的疑问在上官敏的脑海里浮现,就在今天之前,她迫不及待的想要寻到他,想要见到他,是,此刻,明知道他能就在自己面前的这座宅院里,明知道,只要推开这座宅院的大门,她就以见到他,是,此刻,她的脚步却怯懦了。

    她害怕,她害怕等待自己的是自己不愿意看到的结果!

    此刻,她竟想回头!

    也许不去面对,以当很多事情没生!

    是,她真的能做到这样吗?

    不,下一瞬,她的脑海里已经给出了答案,不能,她又怎是容易甘心的人?

    深深的呼吸了一口气,上官敏下意识的回握了一下南宫天裔的手,似是在感受身旁这个人给予她的力量,终于,她的眼里渐渐浮出一丝坚定,看着那道门扉,“进去吧!”

    ------题外话------

    谢谢姐妹们的支持,么么大家

    本书由潇湘书院,请勿转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