鸿运游戏手机版注册 - 都市言情小说 - 侯门毒妃最新章节 - 第十一章 意外结果

侯门毒妃 第十一章 意外结果

作者:真爱未凉书名:侯门毒妃类别:都市言情小说
    安宁匆匆的从位置上站起来,目光闪烁不定,形色慌乱,毫无疑问,这样的举动在众人的眼中,便是做贼心虚的表现,一时之间,所有的人的视线都落在了这个安平侯府二小姐的身上。97小说网

    皇后眼神一凛,视线来回打量着安宁,“你就是安平侯府二小姐?”

    安宁心中虽然镇定,但表面上依旧面露惶恐,眼中难掩畏惧,“回……回皇后娘娘的话……臣……臣女正是,臣女……安……安宁见过皇后娘娘。”

    “说,是不是你拿了我母后的血玉?”明月公主气势冲冲的大步上前,方才这个安宁虽然给了她一个台阶下,但若是她真的是偷了母后血玉的人,她定要连同刚才的惩罚,一起加注在她的身上!

    竟然敢在皇宫中行如此鸡鸣狗盗之事,她当然要好好整治整治。

    “臣女……臣女没有,臣女万万不敢……臣女……”安宁不停的摇头,手却是若有似无的掠过腰间的锦囊,更加让在场的人怀疑。

    安茹嫣瞥了一眼那锦囊,眼中闪过一抹诡异,朝着琴芳看去一眼,嘴角若有似无的扬起,安宁啊安宁,你不敢偷血玉,并不代表血玉没在你身上,等到银霜姑姑搜了出来,即便是你没偷,那也是百口莫辩了。

    看来,这一出好戏,正要到精彩处了啊!安茹嫣心中自得满满。

    婉贵妃淡淡的扫了一眼安宁,这丫头,一看就是没有见过大世面的,也难得安茹嫣将她看成威胁,这样的对手,也太不值一提了!

    “哼!本公主管你敢不敢,银霜姑姑,快搜她的身,等搜出了东西,本公主才知道你究竟是敢与不敢!”明月公主丝毫不让,看安宁那慌乱闪烁的模样,定是偷了血玉!

    银霜看了一眼皇后,似请示,见皇后娘娘点头,立即意会过来,转脸看向安宁,“二小姐,请给奴婢行个方便。”

    安宁身体一怔,颤抖得比方才更加厉害,似一只受惊的小鹿,前世,在搜身的时候,她丝毫不知道自己便是那个“罪人”,等到血玉从她的身上搜出来的时候,她才不知所措,最后落得个那样凄惨的下场,可是,这一世,她又怎么会走前世相同的路?

    淡淡的看了一眼腰间的锦囊,下一秒,那锦囊便被一只手给扯了下来,慌乱的抬眼,安宁惊呼出声,“银霜姑姑,这个……”

    银霜微微蹙眉,握着手中的锦囊,心中有百分之百的肯定,皇后娘娘遗失的血玉,就在这个锦囊之中,一时之间,所有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在这里,神色各异,等着看那锦囊里到底是什么东西。

    当着众人的面,银霜姑姑将锦囊拆开,小心翼翼的拿出锦囊中的东西,只是,当那东西暴露在所有人的视线中的时候,顿时神色各异,众家贵女们窃窃私语,不是血玉,那这出好戏是没得看了?

    看来,这血玉还得找,好戏还在后头!

    皇后和明月公主的脸色也是变了又变,她们都以为血玉应该是在安宁的身上的,可是,这……

    婉贵妃微微蹙眉,看了安茹嫣一眼,这是怎么回事?这个安茹嫣,莫不是连这点儿事儿都做不好!

    而此时的安茹嫣如遭雷击,原本带着笑容的脸瞬间垮了下去,不可思议的看着银霜姑姑手中的那一块普通的玉佩,怎么会这样?怎么会不是血玉?她明明……她明明吩咐琴芳将血玉放在安宁的身上,可是这……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安茹嫣狠狠的瞪了一记琴芳,琴芳也是一脸的吃惊,锦囊是原来的锦囊,没错啊,她在将锦囊拿到手的时候,亲自确认了里面确实是一块价值连城的血玉,可是为什么……感受到小姐责问的视线,琴芳顿时慌了起来,怎么回事?她该怎么办?小姐方才因为梅花妆的事情,就已经对她心存责备了,这下子,她又将这件事情给搞砸了,小姐怕是不会饶了她!

    此时的琴芳丝毫没有去考虑,那块原本该在安宁身上的血玉到底去了何处。

    不用看,安宁也能想象得出,此时的众人会是什么样的表情。

    下意识的抬眼,安宁的目光扫过某个方位,那一张熟悉的脸赫然印在她的眼前,不期然的,那人也正看着她,嘴角似笑非笑,忆起前世,她当众被搜出血玉,唯独璃王替她说了请,这一世,他怕是也没有替她说情的机会!

    “哼!血玉不在你身上,你慌张害怕个什么劲儿?搞得跟做贼心虚似的。”明月公主翻了个白眼,心里说不出是什么滋味儿,隐约有一丝被耍了的感觉,可是,看安宁那唯唯诺诺、胆小如鼠的模样,她便又觉得,这个安宁哪来的本事耍她们!

    安宁收回神思,猛地跪在地上,低垂着头,依旧是一脸诚惶诚恐,“臣……臣女愚笨,生性胆小,第……第一次来皇宫这样威严的地方,又是第一次见到母仪天下的皇后娘娘……所以……所以十分紧张,请皇后娘娘恕罪。”

    “起来吧!这么大的动静,你一个小泵娘,应该是害怕的,你确实不是偷玉之人,本宫也不便和你一个小丫头计较,不过……”皇后娘娘慢慢踱步到安宁的面前,从银霜的手中拿过玉佩和锦囊,细细的打量,“本宫看着不是什么稀罕的东西,你倒好,当个宝贝一样。”

    “这是臣女的姐姐送给臣女的,姐姐对臣女好,所以臣女便要记得她的好,她送的东西,臣女自然要当宝贝一般。”安宁满脸的真诚,顿时引得皇后呵呵的笑出声来。

    “倒是一个懂事的丫头。”皇后露出了自发现血玉不见之后的第一个笑容,朝安茹嫣招了招手,示意她过来,“嫣儿,你有这么个妹妹,当真是福气啊!”

    “嫣儿和妹妹的感情素来深厚,疼妹妹,亦是嫣儿应该的。”安茹嫣脸上恢复了笑容,一脸的亲和。

    安宁对上安茹嫣的视线,依旧是无害笑着,“是啊!姐姐最疼宁儿了,这次牡丹宴,若不是姐姐求皇后娘娘恩准宁儿破例参加,宁儿还没有机会见到皇后娘娘的风姿呢!”

    安宁这话一出,安茹嫣脸上的笑顿时僵了僵,没有谁比她更知道,是皇后娘娘主动开口让安宁参加,她不过是想卖安宁一个人情,好让她更加对自己感恩戴德,可是……这个没脑子的安宁,竟然在皇后娘娘面前提起这事,皇后娘娘又该怎么看她?

    “哦?是吗?”皇后娘娘微微蹙眉,若有所思的看了安茹嫣一眼,心中隐约多了一丝不悦,转身对银霜淡淡的吩咐:“好了,银霜,继续搜吧!这血玉务必要给本宫找到!”

    安茹嫣感受到皇后娘娘的失望,想解释,可是张了张口,却又不知道该从何解释……看皇后似乎不想再理她,只能紧咬着唇,将这口气往肚子里吞!可是那一股郁结之气,怎么也压不下去,就像是吞下了一只死苍蝇,堵在心口,上也不是,下也不是,难受得发慌!

    而安宁看到安茹嫣的反应,心中顿时觉得格外畅快,安茹嫣啊安茹嫣,可要承受得住啊!她的回击可才刚刚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