鸿运游戏手机版注册 - 都市言情小说 - 侯门毒妃最新章节 - 九十章 防不胜防被害小产

侯门毒妃 九十章 防不胜防被害小产

作者:真爱未凉书名:侯门毒妃类别:都市言情小说
    大夫人这话一问出口,几乎是所有人都包括安兰馨以及那些下人都是不可思议的抬眼看向马车上靠在安平侯爷怀中的五夫人,他们在这府中待的时间不短了,五夫人从进了侯府开始,一次消息都没有传出来过,下人们暗地里都在议论,说五夫人是不生蛋的母鸡,现在五夫人当真是怀上了?

    所有人都等待着答案,大夫人虽然问出了心中的疑问,但手却是紧紧的握成拳头,指骨泛白。

    “哈哈……夫人好眼力啊!玉双正是有喜了,我安平侯府又要添新丁了。”安平侯爷朗声说道,老来得子,自然是无比高兴的,便是他再冷情亦是如此,再加上上一次四夫人杨木欢怀了身孕,他还不知道这个好消息,便被嫣儿那丫头害得小产了,还没来得及高兴,那孩子就没了,如今五夫人传出好消息,此时,他心中的兴奋是成倍增加的,希望玉双的肚子里怀的是个大胖小子啊!

    “老爷……瞧把你高兴的,这还要等好几个月,我们的孩儿才会出来呢!”秦玉双柔声娇嗔,整个身体几乎都是挂在了安平侯爷的怀中,她高兴啊!她心心念念都想怀上个孩子,这么多年的愿望,终于在这次幽州之行中传来了好消息,她怎能不高兴?幽州真是她的福地啊!谁能想到这么多年都没有求到的事情,这么短短的月余,就让她如愿了呢!

    大夫人在安平侯爷确定了自己的猜测之时,整个人就彻底的僵住了,秦玉双怀孕了?这怎么行?她这么多年的算计,就是让秦玉双无法怀孕,可是,竟让她在这次幽州之行中钻了空子,脸上依旧笑着,可是,心里不断流窜着的气血,却猛地上涌,看着安平侯爷对秦玉双呵护备至的模样,身体一软,整个人顿时昏厥了过去。

    “夫人……夫人……”下人们还没有从五夫人怀孕的消息中回过神来,便听得顾大娘紧张的叫唤道,看向大夫人,只见大夫人倒在地上,双目紧闭,脸色惨白,似受到了什么刺激。

    “呀!大姐……”秦玉双皱眉叫道,看到大夫人这般激烈的反应,心中浮出一丝得意,哼!找了个六夫人和她争宠,现在自己怀上了老爷的骨肉,老爷自然会对自己更加宠爱,若是自己肚子里怀的是一个儿子,那么刘香莲想跟她斗,以后怕是更加没有资格了!

    心中虽然如是想着,但脸上却是带着关怀,看了看大夫人,随即咬着唇将安平侯爷搂紧了几分,“老爷,大姐她……是不是不希望看到玉双怀孕啊?”

    楚楚可怜,不是指责,而是自责,但正是这样,更加激起了安平侯爷的怒气,安平侯爷冷冷的看着晕厥在地上的大夫人,大夫人是怎样的人,他是知晓的,以她的性子,怕是真的容不得这个孩子,敛了敛眉,安平侯爷沉声吩咐道,“以后五夫人就在无双阁内,任何人不得进去打扰,吃的用的,都要格外小心,这一点管家你要好好注意着,顾大娘,等你家主子醒来,告诉她,好好当她的大夫人,若是再动什么歪心思,到时候,我定不饶恕!都散了吧!”

    说罢,安平侯爷将秦玉双抱下马车,小心翼翼的揽在怀中,二人丢下一干人等,径自进了侯府。

    余下的众人都神色各异,老爷竟当众说出这番话,可见对五夫人怀孕之事的重视,而地上晕厥过去的大夫人……顾大娘皱了皱眉,老爷平日里都会给大夫人一些面子,但今天……竟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这般警告大夫人!

    “还愣着干什么?快些将夫人扶进去。”顾大娘指使着下人,现在也无暇去考虑太多,最重要的是等夫人醒来,再看夫人有什么打算,夫人竟以为五夫人怀孕之事而昏厥了过去,可见受到的刺激不小啊!

    下人忙按照顾大娘的吩咐动了起来,安兰馨自从听到五夫人怀孕的消息之后,整个人也在那一瞬间愣住了,她所担心的是秦姨娘会不会因为有了自己的孩子,而冷落了她?

    小小的她,心中满是不安,紧紧咬着唇,万一秦姨娘真的因为有了自己的孩子而不要她了,她该怎么办?

    安兰馨猛地看到的安宁,下意识的上前,抓住安宁的手,“二姐姐……”

    她心里害怕,不知为何,她从二姐姐的身上感受到了安全的气息,这些时日,二姐姐教她画画,可是,无论自己怎么讨好她,她对自己总是淡淡的,虽然也是笑脸相对,但她却隐约觉得二姐姐排斥着她,不喜欢她。

    想到那日自己偷了二姐姐邀请帖的事情,她定是因为这件事情在责怪自己!

    安宁微怔,看着又长高了许多的安兰馨,紧皱的眉,闪烁着不安的双眼,聪慧如安宁,又怎么会看不出安兰馨此刻心里到底是在担忧着什么,想到前世发生的事情,安宁却也只能在心里叹了口气,杨木欢临死都想着为安兰馨做打算,可她又怎会料到,正是她的算计,鸿运游戏大厅手机版可能会害了安兰馨。

    安兰馨抓着自己,无非是想让自己怜悯她,可是,对于这个三妹妹,她是怎么也生不出怜悯之心,想到前世安兰馨的手段,又想到这个小丫头曾经的那些小心思,眉心蹙了蹙,装作不看不明白她的不安,笑了笑,回握着她的手,“馨儿,怎么了?秦姨娘要给馨儿添个小弟弟了呢!馨儿不开心吗?”

    安兰馨看着安宁的笑脸,“二姐姐……我……我……馨儿是开心的。”

    她终究还是没有说出自己内心真实的感受,她不开心,她怎能开心?这件事情带给她的又有担心,哪来什么开心?

    此刻,她竟觉得,自己好无助,没了娘亲,大哥又只顾着功名,根本无暇顾及她,现在是不是又要快没了秦姨娘的疼爱了?她也有些后悔,后悔当初为何要惹二姐姐不快,在这后府中,若是硬要找一个可以依靠的人的话,那人或许就是二姐姐,可是,如今二姐姐对她已经生出了排斥,她又能怎么办呢?

    她虽喜欢将军,即便是嫉妒二姐姐,可她也应该隐忍一段时间,只要自己羽翼丰满,那个时候再争取将军,她便什么都不怕了!

    “快些去看看你秦姨娘吧!秦姨娘终于实现了愿望,定是十分开心。”安宁催促着安兰馨,眸光微敛,看不出她心中所想。

    安兰馨松开了安宁的手,更加觉得不安了起来,但她还是坚持着,走进了侯府大门,心中盘算着,或者自己趁着秦姨娘还没有剩下弟弟之时,好好讨好秦姨娘,那么到时候秦姨娘或许会看在她听话的份儿上,依然庇佑着她。

    安宁站在侯府门口,看着“安平侯府”几个大字,嘴角扬起一抹诡异的笑,安平侯府,她要看着它乱了,看着安平侯府一步一步走向破灭!

    无双阁内,秦玉双一直被安平侯爷揽着进入了房间,安平侯爷吩咐了管家许多事情,依旧沉浸在喜悦当中。

    榻上,秦玉双靠在安平侯爷怀中,满心甜蜜,自从第一次害喜,意识到自己怀了身孕之后,她脸上的笑容就一直没有消失过,“老爷,等到我们的孩儿生下来,老爷可要给他最好的,不然玉双可不答应。”

    “好,我一定给他最好的。”安平侯爷笑道,眼中不似以往那般冰冷。

    “老爷,你说,我们的孩儿会长得像谁?”秦玉双轻抚着自己的小肮,虽然那里依旧平坦,但她感受得到他的存在,她刚害喜不多久,可也折磨得她够呛,不过,再多的苦,她也能够承受,只要能够在几个月之后替老爷生下一个小鲍子,她就心满意足了。

    肚中的孩子会是她这辈子的依靠,老爷现在是很宠她,但未来的事情谁又说得准?她出生青楼,自然是知道再过些年,等到红颜真的老去,便是再想争宠,也怕是心有余而力不足了,孩子才是她真正的依靠!

    不过现在,她正得宠,便要将老爷的宠爱全部占据着,尤其是不能便宜了那个刘香莲!

    想到方才刘香莲听到她怀孕的消息,竟昏厥了过去,哼,她早猜到刘香莲知道自己怀孕,肯定是要受打击的,可没有想到,她竟在那样的场合,当着老爷和侯府下人的面昏厥了过去,当真是让她心中畅快至鸿运游戏大厅手机版。

    “要是有一双和你一般美丽的眼,那就好了。”安平侯爷柔声说道,眼神之中更是多了几分温柔。

    “真的?”秦玉双满心欢喜,却没有发现抱着她的男人,此刻眼中竟有些异样一闪而过。“玉双,你且在府中好好休息,这段时间舟车劳顿,你又怀有了身孕,可别疏忽了。”安平侯爷交代道,将秦玉双从他的怀中拉起来。

    “老爷,你要去哪儿?”秦玉双却不干了,自从怀了身孕之后,她的胆子倒是也大了几分,她知道,自己怀孕,老爷不会对她怎样,现在老爷要离开无双阁,莫不是要去岁兰轩?

    想到那个十九岁的年轻六夫人,秦玉双不由得警惕起来。

    “今天回了京城,自然是要进宫面圣,幽州的事情办得很顺利,等我汇报了皇上,皇上说不定还会奖励于我。”安平侯爷敛眉说道,重新换上了一套衣裳。

    秦玉双听说是面圣,不疑有他,便没有再说什么,亲自将安平侯爷送到无双阁外,又将心思放在了肚中的孩子上,这些时日她可要好好留意才行,那刘香莲万一有起什么歹心……想到此,秦玉双便脸色变得严肃起来。

    此时她想着别的事情,自始至终都没有去注意安平侯爷临走之时,并非是穿着朝服。

    大臣进宫面圣,自然是要穿朝服,没穿朝服,只是穿了一身锦衣的安平侯爷自然不是去什么皇宫,他要见的,也自然不是皇上,要向皇上汇报,那也得等到明日早朝。

    此时的安平侯爷坐在马车上,马车朝着城南的方向驶去,脑海中浮现出那一抹身影,嘴角上扬,那温柔是在安平侯府内无法见到的,哪怕是在秦玉双怀孕时,也不及他此刻的柔情。

    马车在一处幽静的院子外停下,安平侯爷下了马车,步履匆匆,倒有几分归心似箭的模样。

    “老爷……老爷回来了。”院中的下人看到安平侯爷,忙欢喜的叫道,随即,一个五旬老者听到声音,忙从大厅迎了出来,“老爷,您回来了。”

    “程伯,夫人呢?”安平侯爷急切的问道。

    “夫人和小姐在后院儿呢!小姐昨日作了一首诗,得了夫人的赞赏,小姐找夫人讨赏,拉着夫人要夫人和少爷陪她玩呢。”程伯是这个院子内的管家,满脸慈爱,提起夫人和小姐之时,脸上的笑意亦是掩饰不住。

    安平侯爷笑意更浓,“那丫头就知道折腾,别累坏了她娘!对了,夫人这段时间,可有出去?”

    程伯怔了怔,遂答道,“有,夫人前些时候去了一趟天灵寺,住了一晚,第二日一早便回来了。”

    “哦?天灵寺?”安平侯爷微微皱眉,她又去天灵寺了吗?“可有派人保护?”

    “这……老爷,夫人说天灵寺是佛家重地,自然是安全的,所以……”程伯诺诺道,他虽然不说,但也知道老爷对夫人的态度,明着是保护,但实际上,他却是在保护的同时,监视着夫人,夫人住进了这个院子十多年了,这十多年来,夫人出去的次数屈指可数,不过,每一次出去,都是上天灵寺拜佛。

    “好了,你且下去吧!我自己到后院儿去就行了,对了,准备一些夫人爱吃的菜,送一些酒来。”安平侯爷沉声交代,但心思依旧没有从方才得到的消息中转回来。

    不多久,安平侯爷便到了后院,远远的便听到一个欢快的声音,“娘,你看,念儿把哥哥都打趴下了呢!”

    十三岁的女娃笑声如银铃一般,无忧无虑,整个人骑在一个十五六岁的少年身上,满脸的得意。

    “快些起来,你把哥哥的衣服都弄脏了。”妇人的温和的声音响起,有些责备,但更多的却是无奈与宠溺。

    唤作念儿的小泵娘却并没有从少年的身上起来,反而是抓着少年的衣裳,“念儿将来要做一个女将军,哥哥现在就是念儿的战马!”

    “哈哈……好一个女将军,我家念儿竟有这般志气!”安平侯爷看着院中的三人,浑身没有了丝毫在安平侯府的淡漠,大步走向母子三人。

    念儿看到安平侯爷,忙从少年的身上起来,欢喜的朝着安平侯爷奔去。

    “爹爹……”念儿靠近安平侯爷,张开双手,安平侯爷亦是展开了双臂,迎接着念儿的到来,念儿一个腾身,就着安平侯爷的手,攀到了他的身上,双手圈住安平侯爷的脖子,重重的在他的脸上亲了一下,“爹爹,你好久都没来看念儿,念儿还以为爹爹忘记念儿还有娘亲和哥哥了呢!”

    “怎么会?爹爹怎么会忘记念儿丫头?爹爹最疼的就是你了呀!”安平侯爷捏了捏她玲珑的鼻子,疼爱之情溢于言表。

    “那娘呢?爹爹不疼娘吗?”念儿转身看向在哥哥身旁站着的美丽妇人,笑得促狭。

    美妇人脸色微窘,隐约有两抹红晕爬上脸颊,在安平侯爷和念儿的注视下,走向二人,“念儿,休得在爹爹面前放肆,快些下来,都这么重了,别累着了爹爹。”

    美妇人声音温柔如水,被安平侯爷那灼热的视线看着,倒是有些不自然了起来。

    “爹爹最爱的就是你娘了,怎么会不疼你娘呢?”安平侯爷情不自禁的拉着美妇人的手,“楚楚……”

    好些日子不见,她依旧让他移不开眼,看着这张已经刻入了他心底的脸,安平侯爷满眼的柔情,目光落在她脸上那道浅浅的疤痕上,眸子一紧,多了几分怜惜,抬手轻抚着那淡淡的疤痕,眸中神色变幻。

    “哈哈……爹爹爱娘,念儿也爱娘!”念儿从安平侯爷的身上下来,刻意推了楚楚一把,楚楚身体顿时往安平侯爷的怀中栽去,安平侯爷自然是顺手便将她搂在怀里。

    “念儿!”楚楚皱眉,看着调皮的女儿,无可奈何。

    安平侯爷却是十分满意女儿的小动作,看了念儿一眼,只见念儿已经跑向了她的哥哥,朝着他们二人挥手,“爹,娘,你们说说悄悄话,念儿和哥哥到一边儿玩去。”

    说着,那小巧玲珑的身影便跑开了,院子里随即剩下了安平侯爷和楚楚二人。

    程伯准备好了酒菜,直接送到了后院儿的凉亭里,安平侯爷和楚楚二人坐在凉亭中小酌。“听说……你去了天灵寺?”安平侯爷开口,带着几分试探的意味儿。

    那替安平侯爷倒酒的手微微一怔,但很快便恢复如常,“嗯,是去了一趟。”

    楚楚并不隐瞒,放下手中的酒瓶,从怀中掏出一个锦囊,“妾身见你出远门,心中有些不安,那晚又做了个噩梦,梦到……”楚楚敛眉,神色之中似乎有些害怕,顿了顿,继续开口,“所以妾身就去了天灵寺替老爷祈福,顺道将前些时候绣的锦囊请方丈大人加持了,老爷……”

    楚楚将手中的锦囊递到安平侯爷的面前,安平侯爷心中一紧,方才他还有些怀疑,但此刻看到楚楚的心意,顿时满脸自责,手伸向楚楚,握住锦囊的同时也握住了她的手,“楚楚,是我不好,是我……不该怀疑你。”

    楚楚这么慧黠,自己方才的试探,定然被她看出来了,她虽然不说,但他却更加自责。

    “老爷,你不希望我出去,是因为你怕我受到伤害,你的心意,楚楚怎么会不明白?”楚楚任凭她的手被安平侯爷握着,没有丝毫责怪的意思,想到自己去天灵寺的真正目的,楚楚敛眉,却没有丝毫异样,扬起一抹笑容,“老爷,再喝一杯吧。”

    抽回手,重新拿着酒瓶,替安平侯爷倒酒,安平侯爷看着自己心爱的女人这般温柔,早已经将安平侯府那几个女人抛诸脑后,在他的心里,便只有楚楚才是他的妻子,这里才是他的家!

    这一夜,安平侯爷没有回侯府,而安平侯府内,却是正酝酿着一个惊天的大事。

    安平侯府,锦绣阁内。

    床上,大夫人猛地睁开眼,一有了意识,想到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方才听到的消息,被单下的手紧握成拳,怀孕了!秦玉双那贱人竟然怀孕了!

    胸中一股怒火迅速的窜了起来,想到自己曾经做的手脚,大夫人满心的不甘,谁能够料到,这一次幽州之行会让秦玉双避开了她的算计?

    “夫……夫人,您醒了。”六夫人雪儿在床边守着,见到大夫人醒来,忙上前扶她。

    “老爷呢?”大夫人首先问道,看到雪儿年轻漂亮的脸蛋儿,心中更加不是滋味儿。

    雪儿目光微微闪烁着,欲言又止,大夫人更是来气,“哑巴了?我问你老爷呢?”

    雪儿瑟缩一下,“老……老爷……老爷他一回侯府,就和五夫人进了无双阁,之后……之后雪儿就不知道了。”

    “无双阁!秦玉双那贱人是要霸占着老爷吗?”大夫人咬牙切齿,掀开被子,太过激动的她,却没有看到雪儿正在此时眸中闪过一丝异样,怒火攻心的她,一想着老爷和那秦玉双在一起,她就恨不得跑到无双阁去,将老爷拉出来。

    “夫人,你消气,别气坏了身子。”六夫人在一旁关切的道,“许是因为五夫人刚有了身孕,老爷在乎孩子,所以才在无双阁陪着五夫人的,等到老爷记起了夫人,自然会过来看夫人的。”

    “身孕?哼,秦玉双她以为她有了身孕就了不起了吗?能不能生得下来还是两回事。”一提起秦玉双有身孕,大夫人的怒火更是高涨。

    “夫人,你……”六夫人听着大夫人的意思,眸光微敛,“夫人你是说,要害了五夫人肚中的孩子?那老爷……啊……”

    “啪……”六夫人还没有说完,大夫人便一巴掌打到她的脸上,同时也打断了六夫人的话,“你乱说什么?小心你那一张嘴,害五夫人肚中的孩子?那也是老爷的孩子,我怎么会做这样的事情?你这话要是传了出去,坏了我的名声,仔细你的皮。”

    “是,雪儿乱说的,雪儿再也不乱说了。”六夫人捂着脸,忙讨饶,紧咬着唇,心中却是恨恨的,便是她也看得出大夫人容不下五夫人,更加容不下五夫人肚中的孩子。

    或者,大夫人真的要动手!

    这个猜测在雪儿的脑海中成型,想到大夫人对自己做过的事情,雪儿掩藏在袖口下的手紧握成拳,心中也是暗自盘算着。

    “行了行了,快些回去,若是老爷能够到你岁兰轩去便好了,你也给我争气着点儿,五夫人如今怀了身孕,以她对孩子的期盼与在意,怕是不会执意留老爷过夜的,你且借着这个机会,一定要拴住老爷,不然……昨天那件事情你还记得,后果你也是知道的,你自己掂量着办吧。”大夫人冷声吩咐道,支开雪儿,她现在必须好好静一静。

    “是,雪儿告退。”六夫人忙福了福身,不敢多做逗留,匆匆出了锦绣阁,一路上,她却是不断想着大夫人方才的话,若是大夫人真的要害五夫人肚中的孩子,那么……她现在该怎么办?想了许久,直到经过听雨轩之时,六夫人不由得顿住了脚步,听雨轩内,灯火通明,院子里传来两个欢笑声,似在谈着什么乐事,六夫人不由自主的朝着那院门走去,她多久没有听到过如此真切的欢笑声了呀,自从进了侯府,她便一直都处于水深火热之中。

    听雨轩,这是府中二小姐的院子,她和二小姐没有什么交集,便是平日里遇见,也只是点点头而已,但二小姐给她的感觉却是鸿运游戏大厅手机版好的,云淡风轻,好似置身所有事情之外,尤其是那一日二小姐给自己留下的那一句话,想到那句话,六夫人咬了咬唇,想要进去,刚到了院门处,可是一想到大夫人,她却是收回了迈出去的那一步。

    她听说,大夫人似乎十分嫉恨二小姐,她虽然不明白是为什么,但这个时候,若是让大夫人知道自己进了二小姐的院子,她的日子怕又难熬了。

    深深的呼吸了一口气,六夫人终究还是转身朝着她自己的岁兰轩走去……

    听雨轩内。

    “方才那身影好像是六夫人,她来干什么?”碧珠从厅中望出去,那抹身影刚好落入了她的眼里,“可怎么站那么久不进来,反倒是又转身走了。”

    安宁也是看到了那一抹身影,敛了敛眉,“怎么?你还想和六夫人做朋友不成?”

    “哪敢啊!六夫人是主子,碧珠不过是一个小丫鬟。”一直以来,碧珠都是怜悯六夫人的,只因为她们都是出身贫苦,可她却从来没有过要和六夫人做朋友的心思。

    “什么丫鬟不丫鬟的,你如今手上掌握着的这些账本,谁还敢说你碧珠姑娘是丫鬟呀?”安宁促狭道,也只有在这种时候,她才和碧珠开开玩笑,不过,碧珠的接受能力确实是不错的,自从她将账本交给了碧珠之后,每次表哥让人暗地里送来的账,都由碧珠来看,她想,等到她们出了侯府,碧珠就可以到店中去接触一些经商的东西,过不了多久,就可以独当一面了。

    前日里收到云锦表哥的消息,说是他们的府邸已经快建成了,不过想到表哥所选的地址,安宁却是皱了皱眉,竟在宸王府的隔壁,这……脑海中浮现出苍翟的身影,过不了多久,他们便要成为邻居了呢!

    “那倒是!”碧珠扬了扬下巴,神色之间多了几分小得意,现在的碧珠,可不再是以前那个碧珠了,不过这一切都是小姐赐予她的,这辈子,她都会是小姐的丫鬟!无双阁。

    天一黑,秦玉双就让管家吩咐人准备了饭菜,等待着安平侯爷回来,可是,此刻也已深了,依然没有见着老爷的身影,老爷莫不是去了岁兰轩?秦玉双找来管家问了个究竟,却没有得到任何结果,索性就让下人将一桌饭菜都撤了去。

    坐在梳妆台前,秦玉双手中拿着一张纸,上面罗列着十几味药材,这便是四夫人杨木欢临死之时给她留下的礼物,这么多年了,她终于怀孕了,她自然是将这功劳归到了这张药方上。

    定是她前些时日用这药方调理好了身子,才会有了收获。

    “四姐,玉双要谢谢你了,等到玉双肚子里的孩子生了下来,玉双定会带着孩子去祭拜祭拜你,另外,你且放心,你帮了我这么一个大忙,你的女儿安兰馨,玉双也一定会好好照顾着。”秦玉双对着那张药方低声呢喃,小心翼翼的将药方叠好,这东西她可不能丢了,这么好的宝贝,她自然是要好好的留着。

    没有等到安平侯爷,秦玉双自知自己的身子不同往日,要格外小心,等不到,她便不等,休息好,养好身子才是最重要的,在福儿的伺候下,秦玉双上了床,很快便睡着了,可是,到了半夜的时候,却突然难受得醒了来。

    “福儿……福儿……”秦玉双大声叫道,不知为何,她的胸口堵得慌,好似被一块大石头压着,难受得很。

    外间的福儿听到声音,也是从梦中惊醒,忙匆匆的进来,满脸的紧张,“夫人……夫人你怎么了?”

    福儿将灯点亮,看着床上捂着胸口的五夫人,五夫人现在怀有身孕,事事都要格外小心,见她这般难受的模样,福儿有些手足无措了起来。

    “去给我倒杯水,不知道怎么回事,心里难受得慌。”秦玉双皱眉,交代道,掀开被子,径自从床上起来,走到榻上坐着,不知为何,伴随着这心闷的感觉,她感到一丝不安。

    福儿很快便端上了谁,秦玉双喝了,坐在榻上,却怎么也睡不着,想到肚子里的孩子,秦玉双对着福儿吩咐道,“这些时日,你要尤其注意这点儿,你可不要忘记了,被六夫人钻了空子的那天晚上,你端给我喝的汤里,是被人下了药的,幸亏那是普通的蒙汗药,只能让我沉睡,但要是再有人下药,威胁到我肚中的孩儿……你知道会是什么后果。”

    福儿身体一怔,忙跪在地上,“福儿知错,那日是福儿的疏失,不知道大夫人她们对那汤动了手脚,福儿……”直到现在,她都不知道那汤是怎么被下了药的,那日,五夫人虽然没有过分的责怪她,但她却看得出夫人的不悦。

    “好了,快些起来,以后别让这样的事情发生就是了,我和未来的小少爷都要麻烦你照顾了,等到小少爷出生之后,我自然是不会忘记你的好。”秦玉双看了福儿一眼,现在最重要的事情不是责怪,福儿是她的贴身侍女,收买了她,才能给自己和孩子博得更大的安全,大夫人必然是不会眼睁睁的看着她就这样把孩子生下来,大夫人的性子,她多少有几分了解,表面上温婉贤惠,知书达理,但实则就是一个阴险小人,卑鄙善妒不说,还心狠手辣,上次要将她填井,就已经有了想置她于死地的心思了,就连老爷今天都话中也带着对大夫人的警告,想来,她对大夫人的防备要更加严密才是。

    “谢谢夫人,福儿一定会注意的,不会那般大意了。”福儿起身,听五夫人说不会忘记她的好,心里自然是开心的,在这府中,主子地位高了,她们伺候的下人的地位也会跟着提高,就像那大夫人身旁伺候着的顾大娘一样,若是五夫人真的给老爷生了个小少爷,那么五夫人在府中的地位定不会低了去,大夫人虽然是正室,但她却没有儿子,唯一的一个女儿大小姐,如今也是躺在床上,人不人鬼不鬼的,连床都下不来,整天在绮水苑打骂下人为乐,跟个疯子没有什么两样了。

    大小姐指望不上,大夫人以后在这府中的地位,怕是难说了。

    这一夜,秦玉双到了天亮时分才睡着,却也只是躺在榻上,刚睡着不多久,福儿却叫醒了她,秦玉双睁开眼,心中因为被打扰了睡眠,多了一丝不悦,“什么事?我不是说过吗?我睡觉的时候,不许人打扰。”

    “五夫人……”福儿满脸为难,正开口,身后便响起的声音便打断了她的话。

    “五妹,这都快晌午了,你还没起呢?五妹真是好福气。”大夫人的声音传来,人已经走了进来,身后还跟着顾大娘,瞧见秦玉双躺在榻上,微微皱眉,“哟,五妹怎的就在榻上睡着了?你现在的身子可不同往日,这榻上总归是没有床上来得舒服,万一折腾到肚中的孩子,可又如何是好?”

    秦玉双看着大夫人那满脸的笑,心中暗道虚伪,但面上却是扯出一抹笑容,“让大姐操心了,大姐来我无双阁可是有事?”

    “有事,当然有事。”大夫人径自坐在榻上,亲昵的拉着五夫人的手,“你我姐妹,姐姐来看看妹妹,你说算不算大事?妹妹如今有了身子,我这个做姐姐的,当然要关心照看着,你我都是老爷的妻妾,做什么事,都还不是为了那一个男人。”

    秦玉双心中冷笑,“如果我没记错,昨日姐姐听说玉双怀孕,可是气晕了过去呢!”

    冰冷的语气,丝毫不掩饰她的讽刺,话落,果然看到大夫人脸上惨白了几分,呵呵的笑道,“妹妹定是误会了,姐姐高兴还来不及,怎么会因为这个而生气,还气晕了呢?这话要传了出去,我这个大夫人怕是每脸见人了。”

    秦玉双脸上依旧笑着,但心中却是暗自腹诽:你刘香莲,还有脸么?

    大夫人见秦玉双不说话,顿了顿,又继续开口,“你和老爷去了幽州,这府上上上下下的事情都由我来打点着,为了迎接你和老爷回府,姐姐我一大早就在府门口等着,许是身体虚弱了些,才支撑不住,给晕厥了过去,妹妹莫要误会姐姐了。”

    “哦?是吗?那玉双该是误会姐姐了。”秦玉双嘴上虽如是说着,但心里却是不以为然,误会?她哪有误会她?她秦玉双可是将这刘香莲看得清楚明白得很呢!

    “妹妹,你怀了身孕,姐姐今早特意让顾大娘熬了碗汤,当年我怀嫣儿的时候,也曾喝过呢!不仅补身,还对改善害喜的症状颇为有作用。”大夫人说着,给一旁的顾大娘使了个眼色。

    秦玉双这才看到顾大娘的手中端着一个碗,小心翼翼的模样,似十分在意那里面的东西,秦玉双一看到那汤,心中就警惕了起来,昨儿个夜里,她才对福儿交代了那些事情,没想到今天一早,大夫人便动手了吗?还是亲自将汤送过来!

    补身?哼!秦玉双在心中冷哼,大夫人怕不是怀着替她补身的目的吧!

    “大姐,你的好意我心领了,可玉双刚醒来,没什么胃口,福儿,快些将顾大娘手中的汤接过来,莫要让顾大娘劳累了,大姐,你看我等会儿喝成吗?”秦玉双有些为难的询问,刚起的她,却是看着有些虚弱的模样。

    大夫人皱眉,“这怎么行?妹妹,汤凉了味道就不好了,你还是先喝了吧!”

    说话间,已经将汤碗从福儿的手中接了过来,亲自舀起一勺,喂到秦玉双的嘴边。

    秦玉双越发觉得这汤中有问题,又怎么会按照她的意思喝下去,这一口喝下去了,自己肚中的孩子怕是要难保了,她怎能拿孩子来冒险?

    “大姐,玉双是真的不想喝,玉双刚起,有些不舒服,也没胃口,大夫人如果没别的事情,玉双就不亲自送了,福儿,你替我送送大夫人和顾大娘。”秦玉双脸色微沉,方才脸上还带着几分笑意,现在,丝毫不见温和,径自下了逐客令,她可不管面前的是不是大夫人,也许正是大夫人,她在这般下逐客令。

    大夫人脸色倏地沉了下来,眼中闪过一丝怒意,但很快便又恢复如常,“既然妹妹不舒服,那姐姐我就先走了,不过这补汤真的不错,我放在这里,你要是有胃口了呢,就尝尝,姐姐可是为你好,明日里,姐姐再给你送。”

    大夫人起身,将碗放在一旁的桌子上,看了秦玉双一眼,心中冷哼一声,随即走出了房间。等到大夫人走出了无双阁,秦玉双才瞥见那桌子上的汤,冷声吩咐道,“福儿,将这东西,给我倒了。”

    哼,大夫人想害她,没那么容易!

    “是,夫人。”福儿忙按照她的吩咐,将大夫人送来的汤给倒了,五夫人心里在想什么,她自然也是知道的,五夫人就是在防着大夫人动手脚,可是想到什么,福儿皱了皱眉,“夫人,大妇人方才说,明日还要给夫人送呢!”

    “哼,她送她的,我倒我的,看她如何。”五夫人摸着自己的小肮,眸光多了些许温柔,“孩子,你放心,娘会好好保护你,谁也休想害到我们母子。”

    看来,未来的这几个月,她要好好防着大夫人才是!

    而大夫人和顾大娘走出了无双阁,大夫人脸上的笑意才敛去,想到方才秦玉双草木皆兵的模样,眼中闪过一抹不屑。

    “夫人,奴婢看,您的好意,五夫人怕是不愿领呢!”顾大娘试探的开口,“真是不知好歹,五夫人怕是不会喝那汤吧。”

    “也没有期望她领,既然她不喝,那便罢了,她不就是怕我在汤里下药害了她和那孽种吗?她秦玉双也未免太小瞧我刘香莲了。”大夫人轻哼了一声,她是容不得她肚中的孩子,但又怎么会傻傻的这么明目张胆的自己将毒药送进去?

    这秦玉双许是防备太甚,连这一点也没有想通,若是她真的喝了自己送的汤,以致小产,那老爷怪罪下来,她不也吃不了兜着走吗?她又怎能为了害秦玉双,把自己也赔进去?

    “夫人,万一五夫人真的生了个小鲍子,该怎么办?”顾大娘小心翼翼的看了一眼自己的主子,五夫人若生了小鲍子,对大夫人是最不利的,大夫人往日还有大小姐,但现在大小姐却……

    一想到在绮水苑性情大变的大小姐,顾大娘紧皱着的眉就无法舒展开来。

    “若真的生了个小鲍子,我这个做姐姐的,自然是要为她庆贺了。”大夫人嘴角上扬,眸光微转,心中盘旋的却是恶毒之意,呵呵……秦玉双啊秦玉双,真希望你能顺利将这你肚中那肉生出来呢!不过,就要看你有没有那本事了!

    整整三天,大夫人都按照她那日说的那样,每天一早就亲自给秦玉双送汤,下人们看着她的举动,都称赞夫人贤惠大度,就连安平侯爷也对大夫人的看法有了些许改观,但他却没有去在意太多。

    当然,大夫人送汤,五夫人是怎么也不会喝的,每日将大夫人打发走,便让福儿将汤全数倒掉,一滴也没有流入肚中。

    不过,秦玉双这三天倒是不好过,不知为何,每晚一躺到床上,到了半夜,胸口就闷得发慌,不得不起来,有时候整夜整夜的睡不着,到了第二天,才勉强在榻上躺着小憩一段时间。

    安平侯爷这三天不知去了哪里,并没有在无双阁内过夜,这让秦玉双有些不悦,这也,秦玉双亲自找到了安平侯爷,一番撒娇之下,终于缠得安平侯爷答应她今晚在无双阁歇息。

    秦玉双心情顿时大好,早早的便沐了浴,在房中等候安平侯爷,这一次安平侯爷倒没有食言,到了睡觉的点儿,便来进了秦玉双的房间,看秦玉双那诱人的装扮,眸光微敛。

    “老爷……”秦玉双刚挽住安平侯爷的手,要替他宽衣,却被安平侯爷打断。

    “睡觉吧!”安平侯爷推开了她的身子,径自走到床边,自己解着腰带。

    秦玉双皱眉,没有料到老爷竟如此冷淡,莫不是……心中浮出一丝不安,遂有凑上去,“老爷,你是不喜欢玉双了吗?”

    安平侯爷明了她心中所想,安抚道,“你多虑了,你现在怀有身孕,怎能如以往那般?”

    “可是……”秦玉双自然知晓,但她心里依旧是在防备着大夫人和六夫人,若是自己因为怀孕而将老爷推到六夫人的怀中,她是鸿运游戏大厅手机版不甘心的,她盘算着,或者小心些,也应该不会出什么事情。

    “今晚答应了你在你房中睡,我都进来了,你还担心什么?快些睡吧!你不睡,你肚中的孩儿也是要休息的呀!”说着,拉过秦玉双的手,随即二人上床躺下。

    秦玉双感受到身旁男人的气息,心中一股暖流萦绕着,拉着安平侯爷的手,放在她的小肮上,心中暗道:孩儿,你爹爹可是很疼惜你的呢!

    秦玉双心中满是甜蜜,靠在安平侯爷的怀中,很快便睡着,但到了半夜,她却又醒了来,依旧是如前几日那般胸闷难受,这一次似乎还更加严重。

    秦玉双本想如往日那样下床舒缓舒缓,可是看到身旁安平侯府睡得正熟,若是她下床,必定会弄醒老爷,加上她真的有些不愿离开老爷的怀抱,便就这样强忍着,紧靠着安平侯爷,心中想着,或许坚持一会儿就好了。

    而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她胸闷的情况不减反增,甚至小肮开始隐隐作痛,秦玉双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却已感受到双腿之间好似有什么东西流了出来。

    “啊……”秦玉双摸到那粘粘的液体,大叫出声,脑中一片空白,这是怎么回事?她的孩子怎么了?随即而来的是满心的恐惧与不安,此时她已经顾不得许多,急急忙忙摇晃着身旁的男人,慌乱的叫着“老爷……老爷……你快醒醒,快醒醒……”

    安平侯爷被这一声呼喊惊醒,睡眼惺忪,“怎么回事?”

    “孩子,快,快救救我的孩子!”秦玉双慌乱的大叫着,脑中闪过无数的念头,为什么会这样?大夫人送来的汤,她一滴都没喝啊,可是为什么还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感受到腿间的汹涌,秦玉双脸色早已惨白,不会的,她的孩子不会有事!

    ------题外话------

    三夫人出来了哇,想必大家都看出来了,她也是有事瞒着安平侯爷的哟,嘿嘿~至于为什么瞒嘛,后面凉凉揭晓~谢谢姐妹们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