鸿运游戏手机版注册 - 都市言情小说 - 侯门毒妃最新章节 - 九十八章 报复升级母女都休想逃

侯门毒妃 九十八章 报复升级母女都休想逃

作者:真爱未凉书名:侯门毒妃类别:都市言情小说
    安宁的笑让安茹嫣分外的不安,这张脸是她不认识的,但却俊美得不像话,而这双眼,她却感到分外熟悉,是在哪里见到过,一时之间,安茹嫣却怎么也想不起来。||中文||

    安宁目光上下打量了一边安茹嫣,挑眉,“安大小姐,现在连你的侍女也走了呢?你在这里躺着可如何是好?我倒是有个建议,不知你愿不愿意?”

    “不,我不愿意。”安茹嫣斩钉截铁的否决,她还没有听对方说出到底是什么建议,便知道,这人来者不善。

    安宁就是来者不善,既然是来者不善,自然也不会听了她一句“不愿意”而动摇自己的决定,嘴角微扬,一抹诡谲一闪而过,“不好意思,这可由不得你!”

    “你要干什么?”安茹嫣身体瑟缩了一下,顿时有一股想逃的冲动,可是,她却是心有余而力不足。

    “你不是要知道我是谁吗?我自然是要找个地方为你解惑呀。”安宁笑得无害,但在那无害底下,却是隐藏着无可比拟的邪恶。

    安宁看了苍翟一眼,苍翟拍了拍掌,不知道从哪里涌出两个黑衣人,都是一身劲装,动作利落迅速,安宁亦是不可思议的看着苍翟,想到以前见过的惊蛰十二煞,这里虽然没有十二个,但和他们怕也不相上下。

    苍翟接收到安宁的视线,嘴角扬起一抹笑容,但很快,在他的视线转移到这几个黑衣人身上的时候,苍翟的眼中迅速的换上一片阴冷,“将她带走!”

    “是,主子。”两个黑衣人齐齐应道,单是听这声音的中气,便隐隐感觉得到几分强大的压力。

    “你们干什么?你们放开我……你们到底是谁……宸王……我和你无冤无仇,你为何要抓我?”安茹嫣连丝毫反抗的余地都没有,只有眼睁睁的看着自己被一个黑一个人给抗在肩上,那个俊美的公子是谁?宸王的身边何时多了这么一号人?

    “让她闭嘴!”苍翟冷声吩咐,微皱的眉隐约昭示着他的不悦,她和自己无冤无仇么?可是,她似乎是碍了宁儿的眼呢!

    “是,主子。”黑衣人应声,随即一个手刀砍在安茹嫣的脖子上,安茹嫣啊的一声,顿时昏厥了过去,那吵闹繁杂的声音消失,世界瞬间变得安静而祥和。

    “哎,惊蛰中的人,怎的都如此不懂怜香惜玉?”苏琴展开折扇,“惊蛰”中的人,个个都是高手,方才那一手刀,安茹嫣怕有的好受的吧!

    苍翟眸光微敛,看了苏琴一眼,“要不交给你?”

    “不不不。”苏琴猛地跳开,那动作好似安茹嫣是什么病毒一般,“敬谢不敏,惊蛰的人比我苏琴,更加胜任这个工作!”

    苍翟但笑不语,但安宁的眉心却依旧没有舒展开来,想到方才丢下安茹嫣走了的颖秋,安宁眸光微敛,前世,颖秋是安茹嫣的好帮手,也是害死了她和肚中孩儿的直接凶手之一,她又怎么会让她一个人逃脱?

    便是她要回安平侯府也不行,前世颖秋帮安茹嫣做了不少的事情,既然是主仆,那么自然要在一起的!

    安宁心中有了决断,转身正要去追回颖秋,刚走出一步,手腕儿便被一只大掌握住,安宁回头,看向大掌的主人,对上那双深不见底的双眸,随即听得那熟悉的声音响起。

    “用不着你亲自出马。”苍翟开口,再次拍了拍手掌,像刚才一样,两个黑衣人同时出现,单膝跪地,朝着苍翟恭敬的行礼,“主子!”

    “前面有个丫鬟打扮的姑娘,立刻将她带回去。”苍翟交代道,两个黑衣人立即领命,追着那街道的方向而去,不多久,这边听得一声痛呼,黑衣人已然得手。

    安宁看着苍翟便魔术一般的召唤出几个黑衣人,眼神变得鸿运游戏大厅手机版其怪异,看了周围漆黑的夜色一眼,“你身旁到底跟了多少人?”

    那些人这么久都没有人被人察觉么?看样子似乎不必翩的能耐小。

    这一问,倒是让苍翟微怔,但随即而来的却是满脸的笑意,反而答非所问,“走,带你去看看这两个人。”

    “苍翟,这……不可!”苏琴倏地变得严肃起来,挡住二人的去路,看了看那二公子,又看了看苍翟,他是聪明人,自然知道苍翟要带这二公子去哪里,方才苍翟命令那四个黑衣人将人带回去,他就有些诧异了。

    所谓的带回去,自然是带回惊蛰,惊蛰是苍翟手下的组织,在许多地方都有据点,其中北燕国的据点最多,那些据点都十分隐秘,便是连他也不完全知道具体的地点,但东秦京城的据点,他却是知道的,惊蛰是一个秘密组织,除了苍翟本人以及效忠苍翟的属下,怕就只有他苏琴知晓,就连崇正帝也是被蒙在鼓里,苍翟今竟要带这个二公子去,他怎能不吃惊?

    这个二公子和他们认识也不过数月而已,苍翟为何对他这般放心?

    精明如苍翟,一眼便知晓苏琴的顾虑,他不知道二公子便是宁儿,有所顾虑在情理之中,看苏琴的严肃,苍翟嘴角微扬,“放心,她是自己人!”

    “自己人?”苏琴眉心皱得更紧,二公子何时成了自己人了?这个二公子还真是不得了,能够得到苍翟的信任是多么难的事情,便是自己也是和他有过生死之交才会彼此信任,可这个二公子,短短数月便得到了苍翟的信任,此刻,苏琴看二公子的眼神多了几分异样,迷惑,探寻,欣赏,以及些微不易察觉的敌意。

    “色晚了,你且回去吧!”苍翟没有得到安宁的允许,也不便揭露二公子便是安宁的秘密,心中对苏琴生出一丝愧疚。

    苏琴也没有再多说什么,敛了敛眉,神色复杂的瞪了安宁一眼,随即转身离开……

    安宁被他那一瞪,顿时有些懵了,这个苏琴,到底是什么意思?眸光微敛,好似想到什么,嘴角微扬,打趣道,“怎么我感觉方才琴公子是吃醋了。”

    那可不假啊,**luo的吃醋!

    苍翟身体一怔,嘴角微微抽搐,吃醋么?苏琴的心思他是明白的,这么多年,他真正信任的朋友便只有苏琴一人,现在突然多了一个宁儿,又在苏琴不知宁儿身份的情况下,苏琴心里有些补平衡也是理所当然。

    “走吧!”苍翟柔声开口,没有别人在,他便也可以肆无忌惮的拉着安宁暖软的小手,大掌将那手完全包覆着,暖意从他的掌心直达安宁的心底,便就这样任凭他拉着自己的手,走在黑夜中的街道上。

    安平侯府。

    锦绣阁内,大夫人一听到顾大娘得到的消息,整个人脑袋一晕,身体一个踉跄。

    “夫人,你要顶住啊。”顾大娘忙不迭的将大夫人扶着,大夫人才免于摔倒在地。

    “你说什么?你方才说的可是真的?”大夫人紧紧的抓住彼大娘的手臂,身体隐隐颤抖。

    “夫人,老爷怒气匆匆的回来了,大小姐她真的被休了。”顾大娘再一次说出事实,也是一脸的哀戚,同时,眸中又盛满对大夫人的担忧。

    “被休了?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被休的?”大夫人眼神闪烁着,还是无法接受这个事实,在东秦国,女子被休,那是多大的事情啊,嫣儿刚嫁入璃王府,才不过几个时辰,这就便休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走,我一定要去找璃王给一个交代。”大夫人想到什么,努力平息着胸口的起伏,她的嫣儿被休,那她此刻人在哪里呢?

    这一点,大夫人鸿运游戏大厅手机版其担忧。

    “去?去什么去?”大夫人的话刚落,安平侯爷带着满身的怒气便走了进来,一看大夫人那张脸,便想到了安茹嫣,心中的怒气更加高涨了起来。

    “老爷,嫣儿被休了,这么严重的事情,怎么能不去找璃王给一个交代?”大夫人并没有因为安平侯爷的怒气而退缩,这一刻,她的心中便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去璃王府,为她的女儿讨回公道。

    “哼,你想找璃王要交代?我们都自身难保了,你还想去找他要交代?你这不是要存心激怒他吗?你以为璃王殿下是好惹的吗?他好歹也是一个王爷,你有几个胆子敢惹?”安平侯爷想象就来气,他心中还忐忑着呢!这一次,真的不该对安宁的那个提议动了心,现在可好,闹出这么一件大事,将他璃王的脸丢尽了不说,还将他安平侯府的脸也给狠狠的放在脚下让别人踩。

    “难道就这么让嫣儿受委屈吗?”大夫人又怎么能眼睁睁的看着嫣儿被休?哪怕是要去林家求她姐姐姐夫帮忙,她也在所不惜,不就是璃王吗?林家在朝中的势力,可不比璃王差,况且,皇上那里还有婉贵妃在。

    “委屈?她有什么好委屈的?”安平侯爷冷哼出声,丝毫没有将安茹嫣放在眼里,“怪只怪你的女儿没那本事,一个废人,如何能得璃王殿下青睐?如何能够成为璃王妃?这是白日做梦!”

    还要怪他没有算计好,这下是偷鸡不成蚀把米。

    “老爷,你怎么能这么说自己的女儿?”大夫人瞪着安平侯爷,满脸的不甘与愤怒,安平侯爷对嫣儿无情,便等于是在打她的脸啊。||中文||

    “哼,从今以后,我没有这个女儿,安平侯爷没有这个大小姐,我警告你,休要做出让我难堪,让安平侯府难堪的事情来。”安平侯爷眸子一紧,满脸的警告,便是大夫人心中也有些惶恐,这一次,老爷甚至比哪一次都要愤怒。

    他的意思,是要将嫣儿赶出去了?

    是啊,嫣儿新婚之夜被休,不出明,整个京城便会人尽皆知,那么安平侯府便也要跟着被推到刀锋浪口,若是安平侯府和嫣儿划清界限,那么便可以减小对安平侯府的损失,随着时间的推移,安平侯府甚至还可以从那些不好听的流言中挣脱出来,但被休了的嫣儿回了侯府,那么嫣儿的丑闻便永远都和安平侯府联系在一起了,这对安平侯府未来的发展无疑是不利的。

    但大夫人即便是明了这个道理,但是,被赶出去的是自己的女儿,她又怎能平静?

    可是想到老爷的警告,大夫人终究还是没有再开口……

    “你给我好之为之。”安平侯爷不愿再多看大夫人一眼,这件事情让他心中异常纷乱,此刻,他唯一想做的事情,就是去楚楚的身边,便只有看到楚楚,他的内心才会平静,才能暂时忘记这些事情,不被这纷乱所侵扰。

    丢下这一句话,安平侯爷甩袖大步离开……

    等到安平侯爷愤然离开了锦绣阁,大夫人整个身体顿时瘫软了下来。

    “夫人……现在该如何是好?”顾大娘开口问道,她跟在大夫人身旁伺候这么多年,知道大夫人对大小姐的疼爱,是断然不会如老爷那般放着大小姐不管的。

    大夫人想到安茹嫣,她的身体状况,被休了,被璃王府赶了出来,此刻又该是怎样的境况?

    “快,我们出府去找嫣儿。”大夫人焦急的开口,抓着顾大娘的手,强大的力道甚至引得顾大娘疼得皱眉,但顾大娘却是强忍着,扶着大夫人一起匆匆的走出了锦绣阁。

    马车一路载着大夫人和顾大娘来到了璃王府门口,此时,早已经是深夜,璃王府大门紧闭,丝毫没有一点办喜事的样子,大夫人下了马车,看到王府门外空无一人,心中一紧,“人呢?老张,大小姐人呢?”

    老张是安平侯府的车夫,方才便是载着安平侯爷来了王府,大夫人就是从他的口中得知安茹嫣被赶出来,丢在了璃王府的门口。

    “这,这……奴才也不知道啊,方才我们离开的时候,大小姐还在这里,对,还有颖秋姑娘。”老张叙述着,他也是一脸的疑惑,按理说,颖秋姑娘一人,怕是无法将大小姐给挪走吧。

    大夫人脸色早已经苍白,身体更是无力的靠在顾大娘的身上,“嫣儿啊……你到底哪儿去了?你可不要出什么事情才好啊!你要是出事,娘亲可怎么活?”

    此刻安茹嫣不知所踪,便是强硬如大夫人,此刻也禁不住当场大哭,只要一想到安茹嫣可能出事,她的一颗心更好似被一只大手紧紧的揪着。

    “夫人,你别急,大小姐不会有事的,兴许是颖秋找了人帮忙,老爷不让大小姐回府,颖秋可能将小姐安置到别的地方去了,咱们先回府,颖秋一定会回侯府禀告小姐的情况的。”顾大娘此刻倒是比大夫人镇定许多。

    “真的?嫣儿她真的会没事?”大夫人紧紧的抓着顾大娘,便也只有这样给自己安慰,她相信,嫣儿一定会没事,不然……

    大夫人一心祈祷着安茹嫣没事,但却不知道此刻安茹嫣的状况便不是“有事”亦或者“没事”就可以概括得了的了。

    这是一个空旷的房间,四周都是墙壁,密不透风,房间内透着一股子的冰冷,安茹嫣便是因为这彻骨的冷意而醒了来,睁开眼,安茹嫣便下意识的观察着周围的情况,她打量了许久,也看不出这到底是一个什么房间,但这屋子却让她心中满是不安。

    猛然,她看到一个身影,心中一怔,“颖秋?颖秋,你快醒醒……颖秋……”

    此刻,她依旧被被子裹着躺在地上,而颖秋则是坐在地上,身体斜靠着墙壁,双目紧闭,还没有从昏迷中醒过来。

    “颖秋……你快醒醒……”安茹嫣心中的不安越发的浓郁,颖秋不是丢下她走了吗?为什么还会出现在这里?

    想到她昏迷之前发生的事情,是他,那个和宸王苍翟在一起,长得十分俊美的小鲍子?一定是他,可是,他为什么要将自己带到这里来?

    砰地一声,石门被打开,安茹嫣顺着那声音看过去,一男一女先后走了进来,前面的男子正是苍翟无疑,而后面的那女子……但安茹嫣看清楚了那张脸的时候,好似被什么击中了一般,整个人僵在当场。

    “怎么?姐姐不认得我了吗?”此时的安宁已经换回了她原本的装束,绕过苍翟高大的身躯,将自己完全展露在安茹嫣的面前,脸上绽放出一抹灿烂的笑容,无邪无害,真可人。

    但正是这样的无害无邪的笑,却让安茹嫣心中生出阵阵寒意,回过神来,不可思议的看着朝着自己走近的安宁,依旧不愿相信眼前的人正是那个让她嫉妒,让她不甘的安平侯府二小姐安宁!

    “你……你怎么会在这里?”安茹嫣声音透着一丝颤抖,先前对安宁的嫉恨,此刻被不安与害怕压了下去。

    安宁皱眉,似乎也在纠结着这个问题,“是啊,我为什么会在这里?”

    但那眉宇之间淡淡的纠结却很快消散,取而代之的一脸的冷冽,“这就要问问你自己了!”

    安茹嫣被她的话弄得一头雾水,问她自己?她若知道,又怎么会问安宁?

    “姐姐,你忘记了吗?方才我答应过你,一定会让你知道我是谁,现在你便看到了呀,我就是安宁呢!”安宁一步一步的朝着安茹嫣走近,在离她一步之遥的地方站定,然后蹲了下来,“我们从小一起长大,姐姐都认不出安宁,实在是好笑呢!”

    “安宁……你……你是方才那个小鲍子?”安茹嫣颤抖着手,指着安宁,依旧无法消化这个认知,不一样的脸,为什么会是同一个人?

    似乎是看出了她的疑问,此刻的安宁也不吝啬替她解惑,淡淡的一笑,“姐姐还这是孤陋寡闻,那个响当当的第一才女,竟然连人皮面具也不知道么?”

    第一才女,这无疑是对安茹嫣的讽刺,尤其这四个字从安宁口中说出来,更是如在安茹嫣的脸上打了一个耳光。

    “哼,你将我带到这里来,是要干什么?我告诉你,你休想动什么歪脑筋,不然我娘一定不会放过你。”安茹嫣被这‘第一才女’一激,此刻突然强硬了起来,在安宁面前,她永远都是不认输的,只有安宁被她欺负的份儿,她怎么能让安宁将自己给欺负了去?

    “歪脑筋?不,宁儿怎么会对姐姐动歪脑筋?”安宁挑眉,她是报仇,光明正大的报仇,又怎么能算得上是歪脑筋?况且,大夫人不会放过她?安茹嫣啊安茹嫣,此刻还这么真,她以为大夫人会寻得到她么?

    安茹嫣却丝毫都不相信她的话,心中的不安反而更加强烈,看着安宁的笑,安茹嫣终于有些崩溃了,“你到底要干什么?”

    安宁淡淡的看了她一眼,笑得依旧无害,“姐姐,难道你忘记了那年冬,你是怎么将我推进冰冷的湖水中的吗?”

    轰的一声,安茹嫣如遭雷击,怔怔的看着安宁,“你……你……你记起来了?”

    她知道安宁已经知晓娘不是她的亲生母亲,但却不知道安宁已经恢复了记忆,“你……你是什么时候记起来的?”

    安宁眼底划过一抹冷意,却是不答反问,“姐姐觉得呢?姐姐猜猜宁儿是从哪个时候记起来的?”

    安茹嫣脑中不断的回想,到底是什么时候?是四国祭?是牡丹宴?还是更早?但唯一有一点,她十分确定,安宁记起了一切,定然是来找她报仇的,而或许,以前的许多看似巧合与安宁无关的事情,此刻都有可能是安宁在背后操控。

    安茹嫣浑身泛出一丝凉意,她竟然这般大意,自己或许一早就踏入了安宁设计的陷阱之中,而这一次安宁撮合她和璃王的事情……安茹嫣突然疯狂的大笑了起来,好一个安宁!竟有如此的心思!

    早知道,她该早些杀了她,早知道,那年就该将她淹死在湖中,可老为何要留安宁一命?

    “姐姐可是在想,为什么不早些杀了我,以绝后患?”安宁的语气依旧平静,但眸中却是一片冰冷,“安茹嫣啊安茹嫣,可惜你如今没有机会了呢!当年,你将我推入湖中,没有要了我这一条命,便注定我要找你复仇,你可知,比起你的心狠手辣,你和你那狠心的娘编织一个谎言,害得我认贼作母,才更加让我深恶痛绝!”

    话说到后面,安宁的身体隐隐颤抖着,一旁一直静静的看着这一切,听着这一切的苍翟立即走过来,将安宁拉入怀中,双手将她牢牢的圈住,恨不得将她揉进骨肉里。

    知道,他在听到这一切时有多震惊,有多心疼她,他曾经调查过,知晓安宁因为落水而失忆,却没有料到,这落水失忆的背后竟是这样的真相,宁儿亲口说出来,又是另外一个层次的震撼,宁儿一个人到底承受了多少?

    想到他得知的其他消息,还有她的娘呢?

    安宁靠在苍翟的怀中,她能够感受得到他对自己的怜惜,这怀抱给了自己温暖,亦是给了自己力量。

    “你放心,我没事。”安宁抬眼对上苍翟关切的眸子,脸上绽放出一抹笑容,渐渐的平息好自己的心情,安宁从苍翟的怀中出来,再次面对安茹嫣的时候,她平静了许多,看着安茹嫣,安宁淡淡开口。

    “你的娘亲害死了我的娘,我永远也忘不了亲眼看到娘亲在火中挣扎的画面,而你,又要夺走我的命,可我不能死,我死了谁来报仇?任凭你和大夫人逍遥法外么?

    不,休想!安茹嫣,你可知道,我和你的账不仅仅是如此而已……”

    想到前世的一幕幕,她和安茹嫣的纠葛,安宁的手下意识的紧紧我成拳头,“现在,你欠我的,我会一笔一笔的算,连本带息,要从你的身上夺回来!”

    这是安宁对安茹嫣第一次正面的宣战,不过,这场战争对她们来说,谁强谁弱一眼便看得出来。

    这宣告,让安茹嫣没了底气,她完全相信安宁不会对她手下留情。

    “安茹嫣,你说,我们该从什么时候开始算呢?”安宁居高临下的俯视着地上的安茹嫣,瞧见她眼底的惊恐,嘴角勾起一抹满意,惊恐么?安茹嫣现在动不能动,也无法反抗,或许从精神上开始折磨她,才更加有趣。

    “宁儿……我是你姐姐,我们好歹姐妹相称这么多年,我……”安茹嫣开始哀求,脑中想着如何才能逃过这一劫,只是她的话还没说完,便被安宁打断。

    “住口。”安宁轻声说道,带着几分温柔,但此刻即便是温柔,也能对安茹嫣产生一定的威慑力。

    姐姐?安茹嫣也知道她们姐妹相称这么多年?她既然知道,为何前世那般对她?勾引她的丈夫,害死她临盆的孩儿,还结束了自己的生命?

    安茹嫣啊安茹嫣,她还以为自己是那般好糊弄的安宁么?以为她会凭着她的这一句“姐妹相称这么多年”而手下留情放过她吗?她怎知,那所谓的姐妹之情,早在前世,便已经被安茹嫣挥霍殆尽。

    “你放心,我现在还不会杀你。”安宁淡淡的开口,有什么比让安茹嫣慢慢受尽折磨而死,更加让人兴奋的呢?直接杀了她,那真的是太便宜了安茹嫣了,那么多的仇,又岂是结果了安茹嫣的性命便可以填补得了的?

    “你不杀我?”安茹嫣震惊的道,心中终于是松了一口气。

    “对,我不杀你!”安宁点头,只是暂时不杀她而已,如今安茹嫣在自己的手上,她的命就等于被她掌控着了,不是吗?

    安宁见安茹嫣安心不少的模样,眼里划过一道诡谲的光芒,缓步走到靠在墙壁上,依旧昏迷着的颖秋身旁,她可没有忘记,颖秋也是害死她的罪魁祸首之一。

    冷眼看着颖秋,眸光微凛,正要用一桶水将颖秋给泼醒,手还没有触碰到那桶的边缘,一只大手便先她一步,提起水,利落的倒在了颖秋的身上,从头淋下,淋湿了全身。

    苍翟放下桶,看着安宁,正对上她迎上来的视线,嘴角微扬,眼中满是温柔,虽然没有开口,但那眼神好似在对安宁说:这等粗活,就让我来做。

    安宁心中浮出一丝暖意,朝他一笑。

    而此时,颖秋被冰冷的水刺激而醒,浑身被淋湿,更是止不住颤抖,“冷……好冷……”

    颖秋根本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想要抱着自己的身体取暖,可一动,竟发现自己双手被牢牢的捆着,颖秋一个激灵,猛的想起昏迷前似乎被人重重的打了一下,接下来便什么都不知道了。

    一抬眼,便看到面前的宸王苍翟和……

    “二小姐?”颖秋吃惊的叫出声来,下意识的看了一眼周围,陌生的环境更加让她警惕起来,“这是什么地方?”

    安宁挑眉,却没有那个闲心思去为一个丫鬟解惑,而颖秋此刻唯一的作用……安宁想到自己的计划,眼底划过一道冷冽的光芒。

    “颖秋,方才我见你丢下大小姐一个人走,该当何罪?”安宁厉声开口,声音中的威严,让人不寒而栗。

    颖秋微怔,脸色顿时白了白,“二小姐,奴婢……奴婢不是要走,是要去找人来帮小姐。”

    “哦?是吗?”安宁嘴角微扬,不知从哪里拿出了一把匕首,锋利的刀身利落的划向颖秋,还没看清她的目标是颖秋身体的那个部位,便得颖秋如杀猪般的惨叫声响彻整个房间。

    “啊……”颖秋痛呼出声,脸色彻底惨白,疼痛手蔓延到全身,几乎可以将人吞噬,脸上的水珠早已经不知道到底是水还是汗,她的全身就只有一个意识,那就是痛。漫无边际的痛。

    看着她的手,此刻就连安茹嫣脸色也是苍白如纸,张大嘴,睁大眼,满脸的不可思议与惊惧。

    目光落在地上的那一根手指上,似乎还没有从方才的那一幕中清醒过来,刚刚……安宁竟毫无预警的,利落的一刀削掉了颖秋的一根手指。

    “唔……”颖秋紧咬着唇,几乎要痛晕过去,她被削掉的食指还在不停的流着血,那模样,分外骇人,“二……二小姐……为何……”

    颖秋断断续续,几乎无法将一句话说完整。

    安宁挑眉,却好似什么也没有发生过一般,云淡风轻的开口,“说谎可是要不得的,姐姐,宁儿已经替你教训了这个不听话的奴才!”

    她可没有忘记,前世正是这双手打昏了凤儿,更帮助安茹嫣害死了自己和孩子!

    “你……你……”安茹嫣没有想到安宁会将她牵扯进来,一时之间,有些反应不过来。

    “怎么了?姐姐可是认为这样的处罚不够?一根手指不够么?那宁儿一切下她一根手指,直到将手指切完为止,如何?”安宁无害的提议道,眸光微敛,淡淡的扫了安茹嫣一眼。

    安茹嫣身体颤抖着,宁儿方才出刀,利落无比,若是那刀子的对象是她,那么……自己曾经企图害死她,还这般利用了她,她又会如何对待自己?安茹嫣莫名的恐惧着,而她却不知道,安宁要的便是她的恐惧。

    安茹嫣脸色难看得不像话,她原以为,被璃王休掉,赶出王府,或者是被爹爹赶出侯府,对她来说便是如置身地狱一般了,可是,她完全想错了,那些比起此刻来说,又算得了什么呢?

    “姐姐不开口,意思是这样也便宜颖秋了么?那等到将她的手指切完,再继续切她的脚趾,一一根,再等到脚趾切完,再切什么呢?”安宁皱眉,似在思索着,看到安茹嫣眼中的恐惧越来越浓烈,嘴角微扬,继续开口说道,“哦,宁儿知道了,瞧我方才,竟然没有想到,颖秋的指头切完了,还有姐姐的呀!一一根,也能切上二十呢!”

    安茹嫣心中一怔,“不,宁儿,你不能这么对我,不要这样对我,我求你……”

    “姐姐言重了?宁儿又怎承受得起姐姐的一个‘求’字?”安宁眸子一凛,前世,她临死之时,那般哀求安茹嫣放过她的孩儿,可是,安茹嫣呢?她又接受她的哀求了吗?

    那是一条无辜的生命,还没有来得及降落在这个世界上,就被这恶毒的主仆二人给扼杀在了她的肚子中,安茹嫣可又有丝毫的怜悯?

    那时,她怕是想着留下她肚中的孩子会是一个大的隐患,所以,她赶尽杀绝,那么这一世,她回来报仇,又怎会放过她?她同样也要赶尽杀绝!

    这是安茹嫣欠她的,她便是要做那心狠手辣之人,也要将安茹嫣置于死地,折磨而死!

    “不,宁儿,我错了,我不该那样对你……我不该害你……”安茹嫣已经见识到了安宁的报仇的决绝,更加慌乱了起来。

    安宁冷冷一笑,现在后悔了么?晚了!

    没有理会安茹嫣的哀求,安宁似乎想到什么,安宁转眼看向苍翟,“劳烦宸王殿下让人将这手指送到安平侯府的大夫人手上,我想,这对大夫人来说,会是一个不错的礼物。”

    她要折磨安茹嫣,更要折磨大夫人,这些害过她的人,她一个也不会放过。

    如今安茹嫣失踪,大夫人爱女心切,肯定会寻找,她找不到,只会担心,在这个时候,她再将这些“小礼物”送到她的手上,大夫人又会怎样?

    即便是这手指头暂时不是安茹嫣的,大夫人也察觉不出什么。

    此刻,她竟有些迫不及待的想要看到大夫人收到“礼物”时的表情了,她想,那一定会非常的精彩。

    “好,我每都会准时派人送过去,宁儿放心便好。”苍翟看安宁的眼神依旧温柔得可以滴出水来,他和安宁一样,身上都肩负着仇恨,没有谁比他更了解安宁报仇的心情,他要做的便是守在安宁身旁,给予她最大的支持与依靠,让她尽情的享受报仇的快感,他想,有一,他也会如安宁一般,亲自手刃他的那些仇人。

    想到那一个英伟的身影,十多年前那个雷雨交加的夜晚,娘亲的尸体……那个人的无情……以及那座皇宫里的黑暗……北燕三大望门的联合陷害……一切的一切,终究有一会彻底的解决。

    察觉到苍翟微微变化的神色,敏锐的安宁心中一怔,下意识的伸手,将自己的手塞进他的大掌,抬眼望进他深邃的眸子,二人视线交汇,似有什么在两人之间绽放开来,那是惺惺相惜,那是相互依靠,相互支撑……亦是……爱恋与爱怜。

    颖秋早已经痛得昏厥了过去,那流血的手指,血迹已经干涸凝固,安茹嫣在听安宁说要将手指头送个大夫人的时候,便明白了她的意图,此时此刻,她竟然疯狂的大笑了起来,“安宁,有本事你就痛快一些杀了我!”

    她不想死,但想到不死这些折磨也会让她生不如死,她何不痛快一些呢?

    “我说过,我不会杀你。”安宁的声音依旧淡淡的,“等到你该死的时候,我自然也不会留你的性命!”

    冰冷的声音,好似从地狱传来,对安茹嫣来说,尤为凛冽,愤恨的看着安宁,“你不杀我吗?不杀我,我难道就死不了了吗?”

    安宁似乎早料到她会有如是一说,她刚说完,安宁便快速的到了安茹嫣的面前,眼疾手快的捏住她的下颚,正阻止了她咬舌的动作,看到安茹嫣眼中的愕然,安宁嘴角微扬,“我说过,现在我不会杀你,等到你该死的时候,我自然不会留你性命,你记住了,别当这句话是玩笑!”

    语气虽然很轻,但其中的威慑力,却丝毫也没有减少,安茹嫣只觉得浑身一颤,这个安宁,什么时候那懦弱的丫头,竟如此的杀伐果决?

    还未回过神来,一颗药丸便塞入自己的口中,入口即化,安宁这才满意的放开了她的脸,安茹嫣想到自己方才吞下的东西,“你给我吃了什么?”

    她知道,那一定不是好东西,此刻,她感觉到身体渐渐无力,心中的不安越发的浓烈。

    “让你无法自杀,无力自杀的东西。”安宁淡淡的瞥了她一眼,想自杀吗?她又怎能不做防备,安茹嫣既然已经被她掌控,那就得掌控她的所有,包括生,更包括死,所以,没有她安宁的允许,安茹嫣连死都不能!

    仅仅是片刻的时间,安茹嫣便完全相信了安宁的话,她发现,她身体瘫软,身体无力得甚至连呼吸都需要十分努力,更何况是自杀呢?

    她是真的连自杀的能力都没有了啊!

    愤恨的瞪着安宁,她真的要折磨死自己么?

    她该死的时候,她不会留她,那她到底什么时候该死?安茹嫣不知道答案,只知道自己的命运完全由一个人掌握着,那个人便是安宁,她从小便嫉妒的安宁!

    安宁没有再理会安茹嫣,此刻已经三更已过,扫了一眼安茹嫣,安宁便上前自然而然的拉着苍翟的手,二人相携走出了房间……

    翌日一早,璃王赵景泽娶安平侯府大小姐为妃,又连夜将她休弃的事情,便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从城中急速的辐射传播,很快,城东,城西,城北,城南的大街小巷。

    所有人一见面不是互相问好,而是开口就是一句,“你知道昨晚安平侯府大小姐被休弃的事情吗?”

    而回答亦是十分的相同,“你也知道了?我正想和你说这件事情呢!据说昨晚成亲之时,那安平侯府大小姐……”

    这话传到两个人耳里,皆是微微皱眉。

    “娘,此话可是真的?他们说的真的是嫣儿表妹?”

    这两人正是曾经到安平侯府找大夫人要人的刘夫人以及刘府的二公子,二公子听了这消息,倒是没有担心安茹嫣的状况,反而有些看好戏的意味儿,在卫城,他们也听过安茹嫣那一个“下第一不要脸”的名号,这次来京城,他还没有去见过那个表妹呢!

    便是昨安茹嫣大婚,大夫人专程让人送了邀请帖给他们,他们亦是没有赏脸前去道贺,笑话,刘宝儿如今下落不明,还让他们去参加她女儿的婚礼,他们又怎么会如了大夫人的意?

    “是与不是,咱们去一趟安平侯府不就知道了。”刘夫人开口道,内敛的眸子似有什么一闪而过,昨他们没去,但今听了这个消息,他们是怎么着也得去安平侯府一趟,看一看大夫人的。

    “是,孩儿这就陪母亲一起前去。”刘二公子也正有此意,他不是没见过被休的女子,但听闻嫣儿表妹自视甚高,她要是被休弃,会是什么模样?他能料想那定是十分难得的景象。

    母子二人打着相同的主意,顺便还要去问一问,大夫人这些时日寻宝儿的下落,进行得到底如何了?

    安平侯府,锦绣阁内。

    安宁一早便来“照看”着大夫人,据说,昨夜大夫人去寻了大小姐,回来之后,便因为担心过度,而晕厥了过去,这一晕,到此刻都还未醒来,安宁看着床上大夫人苍白的脸色,便是昏迷中,那两条眉毛都是紧紧的皱在一起,便是一看,便知道大夫人到底有多担心安茹嫣的下落了。

    “二小姐,让奴婢来守着吧。”顾大娘进了房间,看到安宁,态度不甚友好。

    安宁看在眼里,却是不以为意,扯了扯嘴角,却因为满脸的担忧,那笑容显得尤为苦涩,“顾大娘,便让宁儿守着吧,姐姐她……找到了吗?”

    安宁试探的问道,话落,不出所料的看到顾大娘眉心皱得更紧,脸色不怎么好看。

    “还没有消息,夫人醒来,又该如何对她交代啊?”顾大娘本以为大小姐是被颖秋找人带走了,安置在某处,可是,如今都已经快到晌午时分了,颖秋那丫头也还没有消息,随着时间的推移,她的心中越是不安。

    “姐姐她不会有事的。”安宁敛眉,“安慰”道,但心中却是另外一番光景。

    “嫣儿……嫣儿……我的嫣儿……”大夫人突然叫出声来,安宁和顾大娘看过去,以为她醒了,但她的双眼依旧紧闭着,安宁心中冷哼,爱梦中都不得安生么?谁叫你要那般狠毒呢?

    安宁回想起娘亲刚死的那半年,她也是每夜都梦到娘亲,梦中娘亲也是在火中挣扎着,如今大夫人也体会到了她那时的痛苦了吗?

    哼!这还没结束呢!单是这点痛苦,又如何能够填补她心中的恨?

    大夫人在睡梦中呢喃不停,顾大娘担心梦魇伤了她,不得不将大夫人叫醒,大夫人睁开眼,第一件事情便是抓着顾大娘的手询问,“嫣儿呢?有消息了吗?”

    顾大娘皱眉,表情已经给了她答案,大夫人眼中原本的希望瞬间被浇灭,目光变得呆滞,“还没有消息么?还没有消息……”

    顾大娘正想安慰几句,便听得有丫鬟匆匆的赶了进来,大夫人心中一怔,“是不是大小姐有消息了?”

    丫鬟摇头,“回禀夫人,刘夫人和刘二公子来侯府拜访,要见大夫人,现在已经在大厅等着了。”

    大夫人眸光一凛,竟是他们!嫣儿的事情还没解决,他们又跑来凑什么热闹?

    “夫人,你若是不见,奴婢这就去回了他们二位。”顾大娘看大夫人的脸色不佳,提议道。

    大夫人敛了敛眉,“怎能不见?还不快替我收拾一下?”

    若是换成别人,她不见也罢,但是这两人她不得不见,现在宝儿还没找到,若是对他们二人避而不见,那嫂子怕又有话说了。

    大夫人下了床,顾大娘很快替大夫人梳妆好,便走出了锦绣阁,安宁自然是跟在后面,想到她对苍翟的交代,那东西怕也快送到了吧!她还等着看大夫人好戏呢,怎能错过?

    几人刚到了大厅,还没来得及踏入大厅之中,一个家丁便拿着一个锦盒送了进来,“大夫人,这是有人指定要送给大夫人的,还交代说,要请大夫人亲自打开,事关大小姐……”

    大夫人一听到“大小姐”三个字,丝毫都没有犹豫,连忙上前夺过锦盒,事关嫣儿,她怎么能不心急?

    锦盒到手,大夫人便迫不及待的打开,安宁看着她的急切,嘴角微扬,一抹诡谲一闪而过,大夫人啊大夫人,可要好好享受这份大礼啊!

    ------题外话------

    姐妹们周末愉快,谢谢姐妹们支持啊~

    请牢记本站域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