鸿运游戏手机版注册 - 都市言情小说 - 侯门毒妃最新章节 - 119章诛杀,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侯门毒妃 119章诛杀,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作者:真爱未凉书名:侯门毒妃类别:都市言情小说
    “去死吧!”太子楚的杀意,一触即发,此刻,他哪里还顾得上自己的处境,今日进宫之前,他事先准备好了一套完美且凄美的说辞,他相信,便是自己是南诏国的质子,皇上也会因为同情为自己做主,而方才,他对皇上的一番倾诉,更是用情至深,可是,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这个二公子会来这么一招,便立即搞定了崇正帝,他最后甚至连一点机会都没有。

    想到方才崇正帝对那二公子的态度,心中就怎么也平静不了。

    他能甘心吗?不能啊!

    在东秦做质子的这段时间,他压抑得太久了,要知道,他在南诏国,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存在,谁不得对他奉承巴结?他想杀一个人,便如捏死一只蚂蚁那么简单,他从来也不会因为受伤沾满鲜血而心生罪恶感,这件事情几乎是一个导火索,彻底点燃了深埋在心底的**,一发而不可收拾。

    此刻的他,双眼燃烧着熊熊的怒火,新仇加上旧恨,便这样一鼓作气,爆发了开来,在刚出了御书房,他便朝着前面的二公子发起了攻击。

    饶是以往理智的他,只知道杀了眼前的二公子,除掉他,心中就解气了,凌厉的掌风朝着二公子那单薄的背影袭击而去,他有把握,能够在这一掌之间,便要了二公子的命。

    安宁感受到危险的靠近,一个转身之间,只见眼前一道身影闪过,停在自己面前,随即而来的,便是男人一声低沉痛苦的闷哼,鲜血喷洒而出,太子楚那一掌没有落在安宁的身上,硬生生的被一高大的身躯挡了去。

    “哥!”安宁惊呼出声,这蘀她挡下太子楚那凌厉的一击的人,不是她的表哥云锦又是谁?

    接住云锦倒下的身体,安宁眼中烧红了怒火,太子楚见杀二公子失败,但见到这张银色面具,眼中的杀意更浓,真正抢了韶华郡主的人是银面公子,他此刻来,倒是来得太及时了,眼里划过一道阴狠的光芒,很好,既然都送上了门来,那么他便将这两兄弟一起送上黄泉路,好让他们路上做个伴!

    方才他的那一掌,有十成把握能够让二公子丧命,但这银面公子一看便是习武之人,虽然没一掌毙命,但却也是受了重创。

    正要飞身上前,趁着这个关键的时候,补上一掌,好彻底解决掉这二人,只是,他刚有所动作,敏锐的安宁锐利的视线便激射而来,与此同时,只见那俊俏的小鲍子满脸愤怒,手一扬,似抛出了什么东西,在那电光火石之间,他竟看不见被他抛出的东西是什么,只是,下一瞬,他便感受到心口处一阵刺痛,好似被蚂蚁叮咬了一口一般,看似无大碍,但他原本的动作却倏然僵住,浑身的力气好似在那一瞬间被吸走了一般。

    便是朝前迈出一步的力气也没有了。

    这是怎么回事?太子楚心中大骇,那二公子对他做了什么?

    安宁扶着重伤的云锦,不远处的韶华郡主也是一脸焦急的循着声音,朝着这边摸索过来,“锦哥?锦哥怎么了?”

    方才他们本在裕亲王府,但云锦终究是有些不放心让宁儿一人来应付,所以,他便带着韶华进宫,刚赶到这里,便看到太子楚满面杀意的朝安宁一掌打去,那一刻,云锦几乎是想也没想的放开身旁的韶华,冲了上去,用自己的身体挡住了要落在宁儿身上的那一掌,疼痛袭来的那一瞬,他心中只有一个念头,那便是——还好这一掌没有打在宁儿的身上!

    安宁紧咬着牙,表哥他竟然会为她奋不顾生!

    安宁心中的情绪激荡着,看到韶华郡主走近,伸手抓住她有些冰冷的手,见云锦投来的目光,安宁咬了咬唇,压下心中的愤怒,柔声道,“嫂子,哥没事。”

    韶华郡主快速的抓住云锦的手,眉心却依旧无法舒展开来,没事吗?为什么她却感觉到不对劲儿?

    方才的那一系列的事情,饶是随后而来的裕亲王也满是震惊,此刻猛然反应过来,大声吼道,“来人,将这贼人给本王捉住!”

    看到云锦吐出来的鲜血,以及他此刻的虚弱,这一掌挨得不轻,他已经接受了云锦这个女婿,他宝贝女儿的丈夫,怎容得他人伤害?而这二公子对韶华的隐瞒,他也十分感激,毕竟,没有谁比他更了解韶华的性子,他们都不希望韶华因为云锦受伤而伤心。

    侍卫迅速领命上来,轻而易举的将浑身瘫软无力的太子楚押着,正要押下去,安宁却倏然唤道,“慢着!”

    那霸道的气势,这些侍卫根本无法忽视,架着太子楚,便就站在那里,等待着二公子的吩咐,云锦强忍着身体的疼,握着韶华柔弱无骨的小手,强撑着身子,在安宁的扶持下站起来,如方才来时那般将韶华揽在怀中,似这样才能够安抚韶华,“我们似乎来晚了,这边的事情,父王和二弟都已经解决好了,既然这样,我们便回家吧。”

    语气十分平静,平静得好似真的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过一般,但面具下俊美的脸庞,却是因为疼痛而抽搐着。

    云锦眸光微闪,温顺的点了点头,握着绣帕的手紧紧的攥着,空气中散发着的那淡淡的血腥味道,又怎么会瞒得过聪慧的韶华?

    锦哥受伤了!这个认知跳进韶华的脑海,韶华的心中便沸腾着,但她也在佯装着平静,锦哥和宁儿还有父王一起瞒着自己,是不愿让自己担心的,那么,她又怎能让锦哥失望?

    不着痕迹的扶着云锦,却是扯了扯嘴角,“锦哥,韶儿走累了呢,咱们向皇上借一个步辇,好不好?”

    韶华郡主的话一落,裕亲王首先开口吩咐着宫中的太监准备,步辇很快便送了上来,安宁看着二人上了步辇,目送他们离开,脑中始终挥不开方才韶华郡主的表情。

    韶华郡主真的被瞒过去了吗?韶华郡主这般聪慧的女子,又怎是轻易瞒得过去的?表哥不忍让韶华郡主担心,韶华也不愿让表哥担心,所以,她才用那般婉转的方式心疼着表哥,韶华郡主是真正的大智慧啊。

    能得韶华郡主这样的女子为妻,真的是表哥的福分,而自己,能够得到云锦这样的人做表哥,又何尝不是她安宁的福分呢?

    想到方才云锦的奋不顾生,这世上会有几人会为了你连生命都不顾的?

    眸光微沉,安宁想到那罪魁祸首,转身看向那被侍卫押着的太子楚,此时的他,若不是被侍卫架着,怕是连站都站不起来。

    安宁一步一步的朝着太子楚走近,面无表情,每靠近一步,便让人觉得心中一颤,饶是太子楚这样的人,此刻都被不安笼罩着,他见识过这个二公子出手的狠与利落,想到那日沉香的下场,太子楚眸子一凛,“你干什么?别忘了,我是南诏国的太子!”

    身体无力,便是说话也没有多少力气,若是在南诏国,太子楚若说出这一样一番话,便是那气势,就足以将人压垮,可是,此刻他说出来的话却没有丝毫威慑力。

    安宁嘴角扬起一抹不屑,一巴掌扇过去,动作利落得让人无法反应过来,脸上火辣辣的疼便扩散了开来。

    “你……”太子楚咬着牙,满眼的不甘,他堂堂太子楚,便是在东秦国为质子的日子,也没有人敢跟他动过手啊,可是,这个二公子却……扇了他一巴掌,这无疑是在挑衅他的底线。

    “我?我怎么了?我这手专打太子,如何?你不服气么?你不服气,我便打得你服气!”安宁此刻的怒意全面的爆发了出来,方才太子楚是想杀自己啊!好一个太子楚,在这东秦国的皇宫中也敢动手,当真是不要命了,既然他如此不珍惜他的这条命,那么,她为何还要蘀他珍惜呢?

    说罢,便又一巴掌打在了太子楚的另一边脸上,安宁胸中燃烧着怒火,她可是丝毫也没有手下留情,一想到方才表哥为自己挡的那一掌,安宁眼中的激射出的历光便如刀子一般凌厉。

    “唔……”

    安宁一脚踹在太子楚的胸膛上,那正好是方才太子楚打云锦的地方,白色的锦衣上赫然印出一个鞋印,太子楚一个闷哼,硬是从架着他的侍卫手上落在了地方。

    狼狈!太子楚何曾如此狼狈过?他现在浑身使不上任何力道,好似那砧板上任人宰割的鱼肉!

    裕亲王在一旁看着,却也没有多说什么,外面的动静将崇正帝引了出来,一出御书房,正好看到那二公子对着太子楚一阵拳打脚踢,便是他心中也不由得抽了抽。

    想到方才自己得到的好处,崇正帝正要默默的回身,打算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却被太子楚叫住。

    “皇上……救命……”太子楚抱着头,在二公子的拳打脚踢之下,好不容易才叫出这一声,心中满是屈辱,他何时落魄得需要求他人救命?可是,这个二公子好似发疯了一般,拳脚相向,胡乱踢打,好似他不过是一个供他发泄怒气的沙袋而已。

    而周围那些侍卫也都这么看着,似乎都被这二公子给震慑到了,崇正帝的脚步怔了怔,暗自皱眉,他这跑出来干什么?

    “皇上,流芳好歹也是南诏国的人,若是流芳有个什么三长两短,那南诏国和东秦国的邦交……”太子楚开口道,试图用这一点让崇正帝有所顾忌,虽然那次战争,南诏国败了,但东秦国也不是没有损失,况且,这个时候是东秦国缺粮的时候,若是发动战争,对东秦国也有十分巨大的影响,所以,太子楚赌的就是崇正帝现在对南诏国的顾忌。

    />崇正帝皱了皱眉,很显然,太子楚所想,便也是崇正帝心中所想的,稍早,他之所以会同意太子楚和韶华的婚事,这也是其中的一个原因,两国结成了姻亲,那至少在短时间内,关系会很稳定。

    粮食问题啊,依旧是崇正帝心中的一个大石。

    崇正帝思索片刻,终于转身,安宁便是再愤怒,此刻也是有理智在的,她自然是明了这二人在想些什么,看向地上的太子楚,眼中划过一抹不屑,“皇上,有一句话草民不知道当讲不当讲。”

    崇正帝皱了皱眉,“你说。”

    安宁停止了责打,朝崇正帝拱了拱手,“这话只能对皇上一人说。”

    崇正帝眉毛一挑,却也没有拒绝,示意安宁过去,安宁大步上前,在崇正帝耳边低声说了一句什么,崇正帝脸色骤变,再次看向太子楚的时候,眼中分外凌厉,怒声喝道,“来人,将他打入天牢!”

    “皇上……”太子楚心中一惊,还没有弄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可崇正帝却丝毫不理会他的呼喊,大步走进御书房,那态度明显就是在告诉众人,便是太子楚抬出南诏国,崇正帝也不会因为顾忌,而保他。

    崇正帝的身影消失在视线中,太子楚满心的愤恨,看着二公子脸上那得意的笑,恨不得将他整个人给撕碎,该死的,这二公子对崇正帝那老匹夫说了什么?

    安宁好似看出了他眼中的疑问,嘴角扬起一抹笑意,蹲在太子楚的头边,低声道,“想知道我对皇上说了什么?告诉你也无妨,我只是告诉了皇上,你在京城暗中安插的那些势力……还有那些美人计你用得不错啊!”

    安宁的话一落,太子楚脸色更是难看,“你……”

    他如何知道?看他的神色,似不是诈他,他一直都小心翼翼,十分隐蔽,可这二公子怎么会察觉?

    安宁耸了耸肩,这一次却没有再为太子楚解惑,安宁既然知道太子楚和璃王赵景泽关系密切,她又怎能不多多留意这个太子楚?况且,以前世太子楚那些狠辣的手段,安宁也知道,若是太子楚为敌人的话,那必定会是一个棘手的主,所以,飞翩蘀她培养的那些精锐,便起到了作用,正是他们暗中查明了太子楚的动向。

    安宁本来是有备无患,知己知彼,她本没有打算现在将太子楚暗地里的那些动作揭穿,方才,她告诉崇正帝,崇正帝虽然有所怀疑,但在他去查清楚之前,这个太子楚就休想得到自由。而在崇正帝查清楚之后,太子楚也休想有好下场。

    毕竟,任凭是谁处在那帝王的位置上,都不会容许他国的质子在自己的国家暗中做这些小手脚。

    伸手拍了拍被她打得通红,甚至有些肿了的俊脸,堂堂太子啊,此刻哪里还有一点儿太子的样子?哼,让她安宁的表哥受了伤,他便是太子又怎样?她照样照打不误,现在的安宁,早已经不再是那个懦弱,没有自己势力的深闺小姐。

    现在的她完全有本事,在打了太子之后,照样全身而退!

    “太子楚,改日,我再到天牢,好好的看看你。”安宁嘴角扬起一抹笑意,声音异常的平静,但是,那平静却让人听得头皮发麻,就连周围的侍卫,也不由得打了个寒颤。

    太子楚心中愤怒,屈辱,恨意,交织着,狠狠的瞪着这个二公子,可是,他现在却什么也做不了,被关进天牢?他此刻担心的却不是自己,这二公子能够知道自己的那些秘密,那么,他暗中安置的那些人,怕是没法保住了。

    心疼啊!那是他在东秦国设下的炸弹,就是希望,有朝一日,南诏攻打东秦国之时,能够里应外合,让东秦国毫无招架之力,可是,此刻看来,时机尚未成熟,他的计划便要夭折了。

    心中不甘啊!这一切都是拜这个二公子所赐!

    “我不会放过你。”太子楚紧咬着牙,宣誓道,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这个二公子此刻会是他最大的敌人。

    事实上,若是太子楚不和赵景泽有交集,他根本就不会引起安宁的注意,他的那些安排便也不会暴露,他若是方才不心生杀意,他也不会激怒了安宁,最后逼得安宁将他的这些秘密告诉崇正帝。

    这样看来,全是他自己一手毁了他的部署,可他的恨却全数归咎到了二公子的身上。

    “还是那句话,随时候教。”安宁眸子一紧,心中浮出一丝不屑,太子楚不会放过他吗?若是前世在南诏国的那个太子楚,她或许还有几分忌讳,但在东秦国的太子楚,便是他心狠手辣又怎样?他始终都被束缚着,一头猛虎被关在了铁笼子中,那还有什么威胁呢?

    况且,此刻的太子楚说出威胁的话,倒是丝毫都没有杀伤力。

    “记住,若是我哥有什么事情,你的命……”安宁想到方才为了自己而受伤,又为了韶华郡主而强忍着的云锦表哥,眼中历光迸射而出,后面四个字,几乎是从牙齿缝中蹦出来,“不死不休!”

    太子楚心中一怔,不知为何,此刻他的心竟有些颤抖,不死不休?好似被阎王盯上了一般。

    安宁给侍卫使了个眼色,侍卫是时刻记着方才皇上的吩咐,立即将太子楚押着,朝着天牢而去……

    自始至终,裕亲王都看着这一切,目光落在二公子的身上,他竟有一种感觉,这个二公子并非等闲之辈啊!

    且不说他对皇上心思的把握,就是刚刚他对太子楚的那一股狠劲儿,他就知道,得罪谁,也别得罪了二公子啊!不,不仅仅是二公子,只要是二公子在意的人,怕都是得罪不得的!

    幸好,幸好韶华嫁给了云锦,那么,他们便成了一家人,以云锦对韶华的在乎,那么韶华便也是在二公子的保护范围之内了。

    安宁出了皇宫,临走之时,裕亲王找皇上要了一个御鸿运游戏手机版注册,跟着安宁回府,豪华的宅邸内,安宁赶到之时,只见韶华郡主和云锦都在大厅里待着,韶华郡主听到急促的脚步声,便知道是安宁回来了。

    “锦哥,韶儿有些累了,想回房休息。”韶华郡主开口道,脸上温婉的笑着,没有丝毫不妥。

    “我送你。”云锦起身,却因为身上的伤而皱了皱眉,但声音听起来,却没有丝毫异常。

    “不,不用了,让二弟送我过去吧,正好,我也有些话想对二弟说。”韶华郡主抓着云锦的手,立即拒绝。

    云锦皱了皱眉,安宁看向韶华郡主,眼中划过一丝怜惜,大步上前,扶着韶华郡主,“哥不用担心,嫂子交给我便成。”

    说着,不待云锦开口,便扶着韶华郡主出了大厅,临走之时,安宁给御鸿运游戏手机版注册使了个眼色,让他留下蘀云锦看看伤势。

    二女出了大厅,韶华郡主方才脸上的笑意早已经不见,取而代之的是满脸的担忧,方才,她和云锦回府,她知道云锦一直在强撑着,他那般努力的不让自己担心,她能做的就是让他满意安心。

    也许是眼睛看不见了,其他的感觉却尤为敏锐,在安宁进了大厅之时,她便闻到了一股淡淡的药香,她知道,安宁定是带了大夫来,所以,她才借口累了,独自离开,好让云锦有机会让大夫看看他的伤势。

    “嫂子,你放心吧!表哥他不会有事。”安宁开口道,韶华郡主是聪慧的女子,安宁同样也是精明之人,她又怎会看不出韶华的故意离开?

    韶华“看”向安宁,微微诧异之后,却只剩下了了然,嘴角扬起一抹笑意,“锦哥他很在意你。”

    安宁皱眉,没有否认,因为这是事实,促狭道,“嫂子吃醋了么?”

    这一下韶华倒是僵了僵,脸上闪过一丝尴尬,但很快便消失不见,嘴角扬起的笑意同样带着几分戏谑,“宁儿迟早会嫁人,韶华的表哥也是值得托付终身的人。”

    吃醋了吗?她怎会吃醋?宁儿是云锦的表妹,对云锦的意义也同样非凡,她倒是庆幸云锦有这个表妹,她看得出来云锦对安宁的在意不下于自己,安宁又何尝不在意云锦呢?

    他们表兄妹之间的情谊,有时候甚至是自己也插足不进去的,韶华是聪明人,她自然是知道该如何看待几人之间的关系,对于安宁,她只有友好相待,和睦相处。

    安宁怎么也没有想到,韶华会在这个时候提到她的表哥,她的表哥是谁?可不就是苍翟么?当下安宁的脸不由得红了红,亏得韶华此刻看不见,她的尴尬才有几分缓解。

    安宁将韶华送进了房间,去了大厅,御鸿运游戏手机版注册已经查看过云锦的伤势,虽然受了些内伤,但好好调理,却也没有大碍,安宁放下心来,第一件事便写下了一封信,命人往炎州送去。

    璃王府,书房内。

    “你说什么?”赵景泽一巴掌拍在桌子上,整个人轰然起身,面目狰狞,目露凶光,眉宇之间隐约带着一丝不可思议。

    “王爷……太子楚被关入天牢,皇上似乎十分震怒。”侍卫禀报道。

    皇宫中人多,总有那么几个是别人安插的眼线,璃王赵景泽也不例外,他觊觎皇位,又怎能不让人密切留意皇宫中的动向,可这一次细作带给他的消息,却是太子楚别关入天牢,他隐约能够猜想得到,太子楚是因为什么事情而受到了牵连,心中一紧,那二公子就这么大的能耐么?

    太子楚好歹也是南诏国的人,虽是质子,但若这般对他,于两国邦交也是不利的,父皇竟然……浓墨的眉峰紧紧的拧成一条线,脸色更是难看至鸿运游戏大厅手机版。

    赵景泽想到和太子楚的约定,他本打定主意,联合太子楚,必要的时候以太子楚南诏国的势力,来支持他登上皇位,太子楚若是在天牢有个什么三长两短,那么,他所有的盘算怕都要落空了。

    不,不行,豫王对他的威胁越来越大,豫王和苍翟交好,在父皇面前,苍翟的一句话,足以顶其他人的百句话,他现在等于是势单力薄,不能再失去太子楚这个帮手。

    脑中快速的转动着,赵景泽努力的想着办法,现在东秦国粮食紧缺,若是战争来袭,那么必定会有所影响,这个时候无疑是一个好机会,或许,趁着这个机会,将太子楚营救出来,助他逃出东秦国,然后立即发动对东秦国的战争,按照协议,他借此机会登上皇位,而将南方的是座城池,送与南诏国。

    十座城池虽然是不小的损失,但他登上皇位才是最重要的,所以,当初他才答应了和太子楚的约定,眸中阴沉的光芒转动着,渐渐的,赵景泽的目光变得坚定,对,就这么办,与其等豫王顺利登基,还不如放手一搏。

    皇位,他赵景泽势在必得!

    “蘀本王召集一百死士,攻入天牢,务必要救出太子楚。”赵景泽沉声开口,利眼微眯着。

    青衣侍卫皱了皱眉,“王爷,天牢重兵把守,况且,近日里禁卫军巡逻得异常严密,一百死士,怕是无法完成任务。”

    “一群饭桶,本王养这些死士这么久,这点事情都做不了吗?那次击杀豫王,已经折损了本王三百死士,府上的死士本来就不多,难不成要本王全部派出,孤注一掷?”赵景泽火大,便是事情过了这么久,那三百死士的折损,依旧让他肉疼加心疼,那可是他的心血,他的底牌啊,全部被诛,他不疼才怪。

    这一次营救太子楚,无论如何都不能再有任何闪失,眸光微敛,赵景泽沉吟片刻,突然,眼睛一亮,好似想到什么,示意青衣侍卫上前,在他耳边低声呢喃的几句,眼中多了一丝势在必得的希望,“就这么办,这次要是完不成任务,你也得受罚。”

    青衣侍卫心中一怔,忙跪在地上,“属下领命,属下一定完成王爷交代的任务。”

    赵景泽满意的点头,嘴角扬起一抹笑意,坐回原来的位置,又开始喝着茶,太子楚啊太子楚,你可不要让本王失望啊!

    夜,正浓,一辆马车在天牢外停下,作二公子打扮的安宁下了马车,亮出一枚令牌,顺利的进入了天牢。

    天牢中,一股血腥的气味儿弥散着,让人觉得心中生寒,安宁跟着狱卒的指引,来到了一个牢房外,示意狱卒离开,安宁便坐在了凳子上,看着被绑在木桩上,浑身满是伤痕的太子楚,嘴角扬起一抹淡淡的笑意。

    太子楚身上的药效早已经过了,虽然有了力气,但此刻的他,被绑着,便是看到二公子的到来,满心嫉恨,恨不得将他撕碎,但他也依然无能为力。

    “你来干什么?”太子楚紧咬着牙,此刻的他,早已经没有了那温润的伪装,他堂堂南诏国太子,到东秦国为质子也就罢了,可如今却沦为了真正的阶下囚,这一切都是拜这二公子所赐。

    “看看你啊!我说过,我很快便会来看你。”安宁挑了挑眉,平静的道,对于这个太子楚,她是从来都没有好印象的,此刻他回归本性,倒是比起刻意披着羊皮的时候,要顺眼许多。

    “看我?哼,你是来看我笑话的吧。”太子楚冷哼了声。

    “是又如何?”出乎意料的,安宁给了他肯定的回答,倒是让太子楚怔了怔。

    太子楚看着这二公子,面如冠玉,俊俏机灵,眉宇之间散发着的自信,饶是他也无法忽视,这个二公子若是成了朋友,那很多事情,便都对他有利了,太子楚敛了敛眉,放缓了声音,“二公子,你若放我出去,助我回国,他日我做了南诏皇帝,定封你为丞相,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如何?”

    安宁眼睛一亮,心中明显吃惊太子楚会在这个时候抛出诱惑拉拢她,眸光转动着,神色之间多了一丝**,“丞相,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啊?倒是真的很诱惑人呢。”

    太子楚心中一喜,“那二公子是答应了?”

    安宁耸了耸肩,眉心却是微微的皱了皱,“太子楚,你可知道,皇上已经揪出了你安插和收买了的那些人,侍卫,官员,以及被你送到各个官员府上的美姬,一个不漏,你是聪明人,应该知道这意味着什么,等待你的又将是什么!?p>

    ?p>

    崇正帝又怎会让太子楚在东秦国如此兴风作浪,太子楚这番行为被发现,其心可诛,那么他的命怕是也保不了多久的了。

    太子楚脸色一沉,听闻这个小心,心中一阵抽痛,他自四国祭开始,就在暗中部署,好不容易略有成效,却被全数揪出来了,他当然知道这意味着什么,等待他的又将是什么,沉吟片刻,太子楚看向安宁,“二公子,你若救我,将来我若为帝,定与你同享皇位。”

    “哦?皇位啊?倒是比那沉香的位置高了许多呢!可是,你暗中做的手脚,都是我向皇上揭发的,若是他日你得救了,对我怀恨在心,这可又该如何是好啊?再说了,我的哥哥可是抢了你的韶华郡主呢!”安宁敛眉,颇为为难的开口道。

    “你放心,娶韶华郡主,我完全是冲着她能带给我的好处才会娶她的,你若救我,过去的事情全数让它过去,我们都不用再提,另外,我南诏国皇宫,还有一个美若天仙的小鲍主,他日我便做主,将她许配与你。如何?”太子楚此刻一心想要说服二公子救他出去,不断的抛出好处诱惑之,他现在说不会嫉恨,可到时候,谁又知道呢?

    “呀,条件还真是丰厚,太子楚这条命可值不少啊!”安宁眼睛更是亮了几分,在太子楚的眼中,那成了十足的贪婪模样,此时的他以为有了希望,可他又怎知,他的这些条件,对于安宁来说,根本就没有样是被她放在眼里的。

    太子楚脸上绽放出一抹笑容,只是,但他听到这二公子下面的一句话之时,整个人却好似被重重的一击,气得吐血。

    “不好意思,你的这条贱命,在我眼里,一文不值。”安宁一字一句的开口,丝毫不留情的打击着太子楚,果然看到他原本带着几期待的脸色僵住,心中甚是畅快,单单是看在他对自己生了杀意,这一点,她都不会助他,再加上,以她前世对这个太子楚的认知,安宁又怎会相信他的承诺,也许前一刻还是盟友,那么下一刻,他便会在你的背后使刀子,这样的人,她安宁根本就不屑与之为伍。

    “你……”太子楚顿时觉得自己被耍了,这个二公子,竟然如此三番两次的阻碍他,甚至是捉弄他,他心中怎咽得下这口气,正要开口,却听得那二公子的声音先一步传来。

    “太子楚,如果我猜的不错,你回到南诏之后,便会立即促成和东秦国的战争吧!你的野心从来不止这么一点点,所以,留着你,对东秦国是一个祸害,倒还不如……”嘴角扬起一抹笑意,利眼一眯,迸射出一丝凌厉的杀意。

    太子楚心中一怔,“你要杀了我?”

    “不,杀你,会脏了我的手,用不着我动手,我是想来告诉你一件事情罢了。”安宁淡淡的开口,眸光闪动着,异常耀眼。

    太子楚皱了皱眉,却见二公子朝着自己走来,嘴角那云淡风轻的笑,好似让人觉得,在她的面前,自己那般渺小,就好似蚂蚁与猛虎的差别。

    “太子楚,你以为你被关入了天牢,有人会希望你活着,将他的秘密抖了出去?”安宁意有所指的开口,对上太子楚的双眸,异常的高深莫测。

    太子楚心中咯噔一下,几乎是下意识的,脑中立即浮现出赵景泽的身影,对啊,如今自己被关在天牢,或许对赵景泽已经没有了利用价值,对于没有利用价值,又有可能威胁到自己的人,毫无疑问的他会选择诛杀,他能这样想,那么赵景泽呢?

    眸子一紧,锐利的眼睛眯了起来,安宁看着他的反应,眸光微敛,眼里有一抹得逞不着痕迹的一闪而过,太子楚自然是没有机会察觉,安宁见她挑拨的目的已经达到,便不再多留,淡淡的看了太子楚一眼,“你好自为之了。”

    说罢,便不再理会太子楚变得越来越难看的脸色,大步朝着天牢之外走去……

    三日之后,同样的深夜,皇城边缘,突然冒出一阵熊熊大火,将整个漆黑的也照得通亮,南宫天裔率领在整个京城巡逻的禁卫军,立刻赶去救火,就在这时,一抹身影出现在离天牢不远的地方,看着不断朝着皇宫涌去的禁卫军,眼底划过一道光芒。

    “动手。”那人正是赵景泽,赵景泽沉声吩咐道,身旁的青衣侍卫领命,立即发动信号,不过是短短的片刻时间,一百号黑衣劲装的高手,便好似从天而降,朝着目的地天牢飞跑而去……

    今夜,天牢的侍卫似乎很少,这正方便了赵景泽的人潜入救人,一百号黑衣人,分工明确,很快便带着天牢中的太子楚到了天牢之外。

    太子楚浑身防备着,他暗自猜测着这些黑衣人是谁派来的,救他?谁会救他?

    他还没有来得及想明白,正此时,一个声音响起,“璃王殿下吩咐了,谁能砍下太子楚身上的人头,便赏赐黄金万两,美女十人。”

    那声音刚落下,另外一群黑衣人不知道从哪个地方冒了出来,直奔太子楚,途中遇到的其他黑衣人,也全数杀尽,太子楚看着眼前这阵仗,心中咯噔一下,想到那日二公子对自己说的话,心中满是嫉恨。

    好一个赵景泽,果然是要他的命来了啊!

    几乎是想也没想的,太子楚捡起地上死了的人的剑,朝着对方杀去。

    而在一旁看着这一切的赵景泽也是分外震惊,这……他本是来救人的,可为何……他怎会杀太子楚?他又何时下过这样的命令?另外的那一群黑衣人到底是谁?

    无数疑问在脑中盘旋着,见太子楚在其中杀红了眼,下意识的大声叫道,“太子楚,冷静些,休要上了贼人的当!”

    这一声无疑来得正是时候,太子楚听到这声音,早已经怒火冲天的他,第一个想法便是让赵景泽死无葬身之地,眼中激射出一道凌厉的光芒,太子楚循着那声音传来的方向,果然看到了赵景泽,几乎是想也没想的,太子楚握着手中的剑,朝着赵景泽冲了过去。

    赵景泽心中一怔,见太子楚浑身散发着凌厉的杀意,心中隐隐浮出一丝不安,这……这该如何是好?

    青衣侍卫见太子楚靠近,忙上前挡住他,二人交锋,青衣侍卫本不是太子楚的对手,但太子楚身体受过严刑,倒是打了几个回合。

    “太子楚,这是贼人的计谋,你上当了啊,本王是来救你的,你……”赵景泽朝着太子楚喊话,心中也是郁闷至鸿运游戏大厅手机版,那暗中之人到底是谁?又如何知晓他的计划?这一切都太过诡异了,怕是找就有人在等着他今日来天牢救人。

    “哼,赵景泽,你我都是同类人,你心里在想什么,我会不知道吗?你想杀我,没那么容易,今日不是你死,就是我亡。”太子楚冷哼一声,咬牙切齿,或许平日里太子楚是理智而冷静的,但是,这三日,他时时刻刻担心着赵景泽来杀他,今日果然看到了他,他先入为主的观点,自然而然的主导了他的理智。

    况且在这关键的时刻,也容不得他多想,只要他犹豫一会儿,或许下一刻,便是他太子楚的死期。

    “……”赵景泽眼神一凛,也是抽出了手中的剑,不是你死,就是我亡?既然如此,他还能坐以待毙吗?他怎么也没有想到,今日之事会演变成这个场面。

    趁着青衣侍卫和太子楚交锋之时,赵景泽心中一横,挥剑朝着太子楚攻去……

    太子楚眼中划过一道历光,“哼,现在终于亲自动手了吗?”

    刀剑相交,异常凌厉,太子楚刀刀致命,赵景泽也不遑多让,但是,交手之际,赵景泽却也心存希望,因为,太子楚的帮助对他太重要了,“太子楚,本王是真的来救你的。”

    太子楚根本就不相信他的话,下手更是凌厉……

    此时交锋着的两人却并不知道,在天牢的强上,有两抹身影赫然而立,远远的看着这一幕,远处的火光照在二人的脸上,隐约可见的,不就是二公子和飞翩的俊脸么?

    事实上,安宁一直让飞翩留意着赵景泽的动静,在察觉到他的侍卫组织死士的时候,安宁就知道赵景泽想干什么了,他是要救太子楚啊!可见在赵景泽的心里,太子楚的作用是多么的巨大,正是因为这样,安宁才更加不能让他得逞,若是赵景泽救了太子楚,那不但等于是放虎归山,而且,还会让太子楚和赵景泽联系得更加紧密。

    赵景泽无非就是想太子楚回国,利用太子楚的势力,助他争夺皇位,既然这样,安宁便将计就计,先是到天牢去见太子楚,好一番挑拨,让太子楚对赵景泽心生防备与隔阂。

    赵景泽利用皇宫中的大火,转移了禁卫军的注意力,以一百死士到天牢救人,他却没有想到,自己早就带着人在这里埋伏,就等着他的人将太子楚带出来。

    方才自己的人打着赵景泽的名号,无非就是要让太子楚知道,赵景泽是真的不会放过他,在这样生死的危机关头,太子楚便是再精明,也没有时间去多想什么,他能够做的,就是反击,杀了赵景泽!

    当然,坐山观虎斗不是安宁这一次的主要目的,她的主要目的嘛……想到什么,安宁眸子一紧,目光依旧在那缠斗着不分上下的太子楚和赵景泽的身上。

    “不能让他们继续打下去了,时间越久,赵景泽说服太子楚的可能便越大。”安宁低声开口,此时的她,好似能够断人生死的修罗,浑身散发着的气势,便是身后的飞翩,也禁不住为之震慑。

    他亲手执行着小姐安排的一切,每一个环节都是那般精妙,对于安宁,飞翩早已经心悦诚服,“主子,让我去动手,你要杀谁?赵景泽?太子楚?或者是两者都杀?”

    安宁眉毛一挑,嘴角扬起一抹笑意,“这一次,让我亲自送赵景泽一份大礼。”

    安宁的目光扫向另外一个地方,虽然是黑夜,但他依旧看得到那在战局之外的人,此人可是她达到目的,不可或缺的一环,眸光微敛,在飞翩疑惑的目光下,安宁继续开口,“给我一把飞刀!”

    话落,飞翩立刻抽出自己佩戴在腿上的匕首,“小姐,这个行么?”

    安宁接过来,把玩着手中的匕首,勉强的道,“应该行的吧!”

    安宁的飞刀技术,以及抛银针的技术,可谓是十分精妙,再远的距离,她都能击中目标,目光扫了一眼依旧打斗在一起的太子楚和赵景泽,眸子一紧,手一挥,手中的匕首便如箭矢一般,朝着那两抹身影激射而去,在这黑夜中,甚至看不到那匕首是如何飞过去的。

    下一瞬,太子楚身体一怔,一声闷哼,一个踉跄,与此同时,赵景泽手中的剑,趁着太子楚顿住的当口,毫不犹豫的刺进了他的胸膛。

    “你……”太子楚抬眼,狠狠的瞪着赵景泽,眼中的恨意凌厉的交织着,“我太子楚……死在你赵景泽的手中……我在此发誓,便是做鬼也不会放过你,便是托梦给我父皇,我也要让他蘀我……报仇!”

    太子楚说完最后两个字,一口鲜血喷洒而出,整个人轰然倒地,没了气息。

    赵景泽呆了,看到太子楚背后插着的那一把匕首,整个人懵了,是他杀了太子楚吗?不,太子楚背后那匕首插的微怔,便是自己不刺下最后的这一刀,他也活不了了。

    但是,在安宁所在的位置看来,却只见赵景泽刺杀了太子楚,此刻,剑还在人家身体里,没有拔出来呢!

    安宁嘴角扬起一抹笑意,目光看向方才那一抹身影所隐蔽的地方,见到那一抹身影悄然离去,眼底划过一道精光,“赵景泽啊赵景泽,希望这个礼物,你会喜欢!”

    而此时的赵景泽心中满是不安,是谁?他很肯定自己被设计了,可是谁设计了这一切?又有什么目的?

    抽出插在太子楚身体里的剑,赵景泽看向四周,他的那些死士早已经全数覆灭,就连青衣侍卫,也死在了他的身旁,方才那些突然而来的人,也已经不知去向,赵景泽眼中烧红了疯狂的火焰,看着满目的尸体,“是谁?给本王出来!”

    ------题外话------

    谢谢姐妹们送的月票,谢谢姐妹们的支持,周末愉快~

    请牢记本站域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