鸿运游戏手机版注册 - 都市言情小说 - 侯门毒妃最新章节 - 155章 惨败遭羞辱VS大放光彩

侯门毒妃 155章 惨败遭羞辱VS大放光彩

作者:真爱未凉书名:侯门毒妃类别:都市言情小说
    而正在此时,北燕皇帝的寝宫内,原本被人拿在手中拿的一副秀女的画像,在琴音响起的那一刻,砰地一声,掉落在地上,那手的主人明显的一怔,眉心紧蹙,满眼的不可思议。

    这……他听错了吗?这琴音……苍羯僵在那里,动也不敢动一下,好似生怕动一下,那琴音便会消失,而他舍不得……哪怕是不相信这是真的,他也依旧舍不得。

    这琴音他再熟悉不过了,当年,昭阳最爱的便是在他面前弹奏这一首东秦曲子,她曾说,这首曲子是弹给自己心爱之人的,那时的她……风华绝代,灿若桃李,他政务繁忙,每每疲累之时,听到她的琴音,都好似会瞬间变得有精神。

    可是,多少年了?这些年,他曾让宫廷乐师演奏过无数遍此曲,但是,即便是那高超的技巧精湛,能够及得上昭阳的三分之一,但是,那味道与感觉,那情意却没有人能够模仿得了。

    饶是在梦中,他听得都不似这般真切,好似真的有人在弹奏着那首独属于昭阳的曲子一样。

    “皇儿,你这是怎么了?看你,这姑娘的画像都被你给掉在地上了!”一旁的老妇人皱眉道,一身华贵锦衣,满头银丝,虽然已经上了年纪,但是,却依旧不显老态,那双眸子,更是让她看起来精神抖擞。

    察觉到北燕皇帝的失态,轻轻斥责着,可是,虽然是斥责,但眼中依旧是溢满了慈爱。

    这便是东秦国的皇太后,北燕皇帝苍羯的亲生母亲。

    北燕皇室苍家和三大望门自第一代起,就定下了许多规矩,北燕皇帝可以有两宫皇后,其中东宫皇后必须是凤家的女子,但是,在将凤家女子推至高位的同时,却也有一个制约,那便是,东宫皇后的儿子不能为帝,这也就断绝了凤家一脉的过分膨胀。

    不仅如此,除了凤家,剩下的墨家和詹家进宫的妃子,若生了子嗣,也没有皇位的继承权!

    要知道,凤家每一代都会出一个东宫皇后,要是东宫皇后的儿子能为下一任皇帝的话,那么,这北燕国的天下怕早已经不再是苍家,而是凤家的了!

    而这个皇太后,便是当年的西宫皇后,虽然出身不及北燕三大望门的女子,但她却无疑是最有福气的一个,当年先帝虽然三宫六院一个也不少,而皇后也依然是两个,但对这个西宫皇后甚是疼爱,可以说是荣宠一生。

    苍羯在那一辈的皇子中,是最出色的一个,也深得先帝的疼爱,所以,他继承皇位是顺理成章的事情。

    苍羯猛地一惊,回过神来,但他脸上却浮现出更多的兴奋,脸上猛地一喜,口中不断的喃喃,“是真的,这是真的。”

    说罢,便顾也不顾皇太后还在他的宫中,立即行色匆匆的走出了大殿之中。

    “喂……皇儿……你干什么急着走?”皇太后的眉峰皱得更紧,“什么真的假的?这么大人了,还是个皇帝,还这么毛手毛脚的。”

    “娘娘,皇上许是有急事才会这般,皇上自从登基为帝之后,一直兢兢业业,勤于朝政,咱们北燕可是更加强大了,皇上更是得了先帝真传呢!”一旁的苏嬷嬷,立即开口道,这一说,果然让皇太后的眉心立即舒展了开来,眼神之中更是柔和。

    苏嬷嬷一直伺候着皇太后,几乎这一辈子都在陪着她,她又如何能不知道皇太后最骄傲的,便是她的儿子,当今的皇上,而最爱的,就是先帝,如今,她一口气同时夸赞了皇太后两个最在乎的人,她又如何能不高兴呢?

    只是,突然,皇太后却是叹息了声,目光落在地上的那一卷画像上,“快些将那画像给捡起来,看看摔坏了没有。”

    苏嬷嬷不敢有丝毫怠慢,她是看得出皇太后对这个画像的在意的,饶是她在之前,都没有看到这画中的女子到底长什么模样,苏嬷嬷捡起了画像,目光瞟到上面的女子,“娘娘,这位姑娘长得可真好看,优雅天成,倒是一个天生的美人胚子。”

    皇太后眼睛一亮,“这是自然,这丫头是这一批秀女中,模样最出色的一个,不仅有咱们北燕女子的风姿,这眉宇之间,倒也有那么几分东秦女子的味道,哎,皇儿当年因为昭阳……哎,不说她了……”

    皇太后话说到此,却是倏然顿住,嘴角勾起一抹意味深长的笑容,“这女子好,一见着这丫头,哀家便相中了,况且又是詹家推荐,这女子是在合适不过的了。”

    “詹家?”苏嬷嬷眸光微敛,皇太后为何看中了詹家的女子?苏嬷嬷看了一眼皇太后,试探的问道,“娘娘,可这画上的女子,不是詹家的任何一个小姐啊!”

    以詹家在北燕国的地位,她这个在宫中的老人,又怎会没见过詹家的小姐们?

    詹家大小姐詹玉颜,是如今的詹家主事者詹灏的女儿,虽然早已经到了适婚的年岁,但依旧待字闺中,按理说,这次北燕皇宫选秀女,本来所有适婚的小姐都在甄选之列,但北燕三大望门却是例外,如凤倾城,詹玉颜这些三大望门的女儿,是不在甄选范围之内的,但若是三家有心让自家的女子参选,也是被允许的。

    “不错,是不是詹家的小姐,却是詹灏的义女,叫什么来着,哦,对了,叫兰馨,蕙质兰心,倒是一个好名字,人看着也是如其名字一样,后宫就是需要这样的女子。”皇太后端起身旁的茶杯,细细的抿着。

    义女?苏嬷嬷不着痕迹的挑眉,但却没有开口再说什么。

    而此时,在前往昭阳殿的路上,这皇宫中最高贵的三人皆是步履匆匆,北燕皇帝苍羯更是失了一贯的沉稳内敛,几乎是用了轻功,飞往了昭阳殿。

    随着那琴音的越来越靠近,三人神色各异,苍羯脸上的兴奋之色越来越浓,心里似乎有一个声音在叫嚣着:是昭阳!一定是昭阳!不然谁能够将这首曲子弹奏出如此意境?

    他似乎又回到了二十来年前,恨不得立即飞到昭阳的身边。

    此时的他,饶是那个精明的北燕皇帝,也没有去想,昭阳已经死了那么多年,又如何会在这个时候,再弹琴呢?

    距离越靠近昭阳殿,凤皇后和章皇后脸色越来越难看,昭阳殿,这是皇上专门为了东秦国的那个女人所修建,当初为了阻止修建这个宫殿,凤皇后和章皇后联手说服皇上放弃工程,要知道,在他北燕皇宫中修建一个东秦风情的宫殿,这像什么话,况且,她们身为女人,便是他们也没有得到丈夫如此的疼爱,她们如何能不嫉妒呢?

    只是,她们两人的阻止,却并没有成功,这昭阳殿终究是建成了,这对她们来说,不只是一个宫殿而已,更是一个耻辱,时刻提醒着她们,她们的男人对另外一个女子是如此的疼爱。

    几年专宠,那东秦国来的公主便一直是她们的眼中钉肉中刺,恨不得早些拔除,可是,那东秦公主却是一个聪慧的女子,许多次算计,都被她化解了,这无疑是大大的冲击到了凤皇后和章皇后,但这样的时间没有持续太长的时间,直到东秦国的公主怀了身孕,在昭阳殿中生下了皇子,从此之后,她便有了弱点。

    不错,那个小皇子便是那东秦公主的弱点!

    想到她们曾经做过的事情,凤皇后和章皇后听着耳边的琴音,眼中更是一片凌厉的阴沉。

    昭阳殿内。

    琴声还未停歇,琴音之中倾诉的意境与情意,几乎让在场的所有人震撼了,一百一十个秀女当中,饶是不懂东秦曲子的那一百个北燕国的秀女,此刻脸上都是一样的表情,震撼……触动……感动……

    每一个人都沉浸在这琴音之中,如痴如醉,甚至连什么时候皇上来了,什么时候这昭阳殿中又多了两个高贵妇人的身影,她们都没有察觉。

    北燕皇双目激动的看着那有琴音传出来的帘子,整个身体都在隐隐颤抖着,心中不断的轻唤着:“昭阳……昭阳……”

    而此时,心中震撼最深的,倒不是这些人,而是苍翟,别人或许不知道这帘子后的人是谁,但他又如何能不知道?

    他料到以宁儿的琴技,定能够胜得了凤倾城,但却没有想到,宁儿竟然……娘亲最爱弹的曲子啊,她竟然和娘亲所弹,不相上下,这不仅仅是琴技的不相上下,而是情意啊!

    心中的血液在听到第一个音调传出来之时,就已经被点燃了,此刻正是灼烈的燃烧着,想到娘亲曾经说过的话,为心爱的男子所弹,娘亲在弹这首曲子的时候,是倾注了她对那人的爱,宁儿此刻所倾注的,可不就是对他的爱么?

    苍翟的手紧紧的握成拳头,似乎是在隐忍着什么。

    终于,当最后一个琴音结束,整个昭阳殿中都安静了下来,众人都依旧沉浸在方才那首曲子中,无法自拔。

    苍翟率先回过神来,锐利的目光扫了一眼在场的秀女,嘴角扬起一抹笑意,不用想,他也已经知道了这一轮的结果,见众人都还未清醒,苍翟淡淡的敛眉,朗声道,“各位,凤家大小姐和本王的小侍卫都已经弹奏完了,按照程序,现在是该大家送出你们手中鲜花的时候了。”

    苍翟的声音,让所有人一怔,但她们依旧呆呆的看着那个帘子,看了看自己手中的鲜花,她们刚才在听到那琴音的时候,竟然忘记了她们要做的事情,对啊,她们是作为凤家大小姐和那个小侍卫这场比试的裁判啊!

    “各位,请。”苍翟再一次开口,催促道。

    东秦国的十个秀女,立即拿着自己的手中的那一朵花走到了右边的帘子外,将花递到了那帘子外所站着的宫女的手中,十个人,一个不少。

    而左边帘子外的宫女手中连一朵都没有。

    北燕国的女子却是在踟蹰着,她们本以为,那个东秦国的小侍卫最多是略懂琴技罢了,她们虽然不知道,这左右两个帘子后坐的人到底是谁,但方才两个帘子后所传出来的琴声,都是精妙至鸿运游戏大厅手机版的,由此便可以见得,那东秦国的小侍卫无论在那个帘子后,他弹琴都是个中高手。

    她们不得不承认,右边的这首曲子更加能够打动她们的心灵,更加的精妙无双,但是,她们却知道,她们在做选择的时候,一定要慎重,她们可不想得罪了凤家大小姐。

    北燕的秀女心中思量着,终于,有一个北燕女子走向了右边的帘外,将手中的花递到了右边帘外的那个宫女的手中,在她看来,这右边帘子后的人,弹得如此动人,定是凤家的大小姐。

    和她一样,其他的北燕国的秀女也都偏向了这个猜测,毕竟,她们始终都不相信,那个普通的小侍卫,能够弹出如此引人入胜的曲子,想到方才她们所听到的,此刻,心中依旧震撼着。

    第二个北燕国的秀女将她手中的鲜花送到了右边帘子前的宫女手中,紧接着是第三个,第四个……很快的,那个宫女的手中已经拿满了鲜花,而反观左边帘外的宫女手中,竟然连一朵都没有。

    众人看着这个情况脸上都浮现出一抹笑容,这次,凤家大小姐赢了,定会非常的高兴,而她们讨好了凤家的大小姐,自然是对她们有利的,要知道,凤家大小姐在北燕国的地位,那可是不一般的,她的姑姑是如今的凤皇后,由此,便是在这个后宫之中,她也能来去自如,宫中的宫女都不敢怠慢了她。

    突然,一个明黄的高大身影缓缓走到她们的视线之中,虽是中年,身形分外挺拔,众秀女见过皇上的人倒是不多,便是曾经跟着她们的爹爹出席过有北燕皇帝在场的重大场合,她们也都不敢仰望圣颜,但此人身上的明黄,却是让众秀女都是一怔,她们又如何能不知道,这明黄的颜色,只能出现在那个高高在上的帝王身上?

    “参见皇上。”众秀女齐齐的跪在地上,心中都满是疑惑,皇上怎么来这里了?他这个时候来这里,又是为了什么?

    众秀女心中疑惑,但却不敢开口询问,甚至只能低着头,连看也不敢去看皇上一眼。

    北燕皇帝的目光紧紧的锁着那一个地方,缓缓的朝着右边的帘子走去,好似周围的一切都全数不在他的眼里,他只看得到那个帘子,只想掀开帘子,看到他最想看到的那一个人。

    终于,北燕皇帝走到了帘子外,伸出手,那手竟然在隐隐的颤抖着,似乎在昭示着他此刻激动且挣扎的心情,对,他激动,激动能够看到那一抹身影,他挣扎,是因为害怕帘子掀开之后,那人不是她!

    终于,他的手触碰到了帘子,只是,在刚触碰到帘子的那一刻,一条长臂却挡在了他的面前,北燕皇帝顺着那条长臂看上去,看到那张脸,眸子倏地一紧,那人不是别人,正是苍翟,他的三儿子,昭阳和他唯一的子嗣,也是昭阳留给他唯一的礼物了啊!

    “你……”北燕皇帝开口,声音却是透着喑哑,吐出一个字,便僵在哪里,似乎是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北燕皇上,请勿打扰这场比试。”苍翟沉声道,丝毫没有因为站在自己面前的人是北燕皇帝,而有所畏惧。

    北燕皇帝浓墨的眉峰紧紧的拧了起来,比试?想到方才先后所听到的同样的曲子,以及方才自己所看到的,北燕皇帝恍然大悟,是了,是比试!

    只是,比试又如何?便是打扰了比试又如何?什么都阻止不了他想看到那帘后之人的决心!

    “让开。”北燕皇帝厉声道,眸中的坚决让人震慑,饶是那些低着头的秀女看了,身体也都跟着一颤,心中暗道:这皇上,便是这般骇人么?

    不过,他的威严,却无法震慑到一个毫无畏惧的人,北燕皇帝的厉喝,依旧没有让苍翟动摇,长臂仍然横在那里,不动如山。

    北燕皇帝眸中激射出一道历光,两个男子,相貌有七成相像,视线交汇,便就这样无声的对峙着。

    气氛顿时变得诡异无比,静得连针掉下来的声音都听得到,凤皇后和章皇后看着这两人,脸色更是难看。

    饶是她们事先没有见到这次东秦来的人,此刻看到这张脸,她们也都明白了,是他!是那个小男孩儿,曾经在八岁的时候,被皇上亲自拖出了宫殿,在雷电交加的夜晚,连夜被皇上驱逐出北燕国的小男孩儿!

    若只是一个普通的男孩儿,她们是不会在意的,但他却是那个东秦公主的儿子啊!他回来了!他回来了么?

    看着这两张相似的脸,她们心中万分不是滋味儿,章皇后的儿子大皇子和凤皇后的儿子二皇子,他们的长相都和皇上有几分相像,但却比不上面前的这个男子。

    看着这个和皇上对峙着的男人,她们好似看到了年轻时的皇上,竟然是那般的相像!

    终于,不知道过了多久,这对峙这的两个男人,依旧是互不相让,那些秀女们不禁佩服起这个俊俏的宸王来,这人还真是大胆,竟然连皇上都不怕啊!

    而正在此时,帘子后的两人都立即赶了出来,右边作小侍卫打扮的安宁,在帘子里面就已经感受到了外面的剑拔弩张的诡异氛围,她知道苍翟不怕北燕皇帝,但是,她却不希望苍翟就这样和北燕皇帝对立起来,毕竟,这里终究是北燕国的皇宫啊!

    “参见北燕皇上。”安宁跪地行礼,而正此时,左边的凤倾城也出了帘子,忙跟着道,“皇上,请皇上息怒,在这里比试的主意,是倾城出……”

    只是,凤倾城的话还没有说完,便被北燕皇帝打断,北燕皇帝丝毫没有闲暇去理会凤倾城,而是看着从右边帘子后出来的人,深邃的眸中神色变幻,“你就是方才弹那首曲子的人?”

    凤倾城脸色微僵,顺着皇上的视线看到了那个平凡的小侍卫,心中顿时浮出一丝郁结之气,似乎是要挽回什么,忙道,“皇上,方才倾城和这个侍卫,都弹了这首曲子。”

    “朕是说后面弹奏的那一首。”北燕皇帝沉声道,声音之中,似乎因为凤倾城的插嘴而不悦。

    凤倾城脸色更是沉了沉,她无疑是自己碰了一个钉子,她没有想到,皇上竟然丝毫也没有给她面子,要知道皇上平日里是很疼她的,压下心中的郁结之气,凤倾城很快的又绽放出一抹笑容,这一次,她只是静静的站在一旁,不再多言的自讨没趣。

    “回北燕皇上,后面那一首,正是属下所谈。”安宁朗声道,并没有避讳。

    此话一出,在场的众秀女心中都是吃惊不小,竟然是那个小侍卫……可,她们还以为是凤家的大小姐!

    此刻,众人都微微抬起头,目光落在那个小侍卫的身上,眼神之中满是震撼,她们之前丝毫没有将这个小侍卫放在眼里,可是,她们又如何能够想到,这个小侍卫不仅仅是略懂音律,她的琴技丝毫也不比凤倾城差,甚至,琴音之中还有凤倾城所没有的东西,那便是情感,触动人心的情感!

    此刻,她们看着这个小侍卫,竟好似觉得他是一个发光体,让人炫目。

    “是你?真的是你?”北燕皇帝虽然在看到这个小侍卫从帘子后出来之时,就已经猜到了,但此刻得到肯定,他的心中依旧是五味陈杂,有失望,也同样有震撼!

    是他,这个小侍卫,而不是昭阳!

    而是,为何这小侍卫弹奏出来的感觉,却是和昭阳如出一辙?

    北燕皇帝利眼微眯着,打量着依旧保持着跪地行礼姿势的小侍卫,眸光微闪,“你起来吧!”

    “谢皇上。”安宁起身,起身之时,目光扫过苍翟,瞧见他紧皱着的眉峰,给他投去一个安慰的眼神,似乎是在告诉他,这里是北燕皇宫,切莫要冲动行事。

    苍翟接收到安宁的眼神,心中因为北燕皇帝而产生的激动,渐渐的平复了下来,但他依然大大的上前一步,走到安宁身旁,那姿态,似乎是在护卫着她,好似在告诉北燕皇帝:休要对她有什么坏心思。

    北燕皇帝如此精明,苍翟对这个小侍卫的护卫他又怎会看不出来?眉心皱了皱,但很快,他的注意力便回到了自己的初衷上,看着这个小侍卫,再想着那琴音,“你有深爱之人?”

    密切注意着这一切的众人微怔,似乎没想到皇上会问出这样的问题。

    不过精明的人对北燕皇帝的问题倒是没有意外,包括苍翟,包括安宁,甚至是包括两宫皇后乃至凤倾城。

    “回皇上,是的。”安宁平静的回答道。

    北燕皇帝眸中多了几分异样,“你有多爱那人?”

    “愿意为他付出一切,哪怕是生命。”安宁一字一句,掷地有声。

    一旁的苍翟身形微怔,看安宁的眼神越发的柔和,宁儿爱的人就是他啊!愿意为她付出一切,哪怕是生命么?可是,在他的眼里,宁儿的生命却是比什么都要重要的存在,甚至比自己的生命还要重要!

    北燕皇帝眸子一紧,竟然是哈哈的笑出声来,“好,很好!能被你爱上的人,定是有福之人。”

    是啊!如果不是如此深爱着一个人,又怎会弹奏出那首曲子中的意境?

    愿意付出一切,哪怕是生命么?想到什么,北燕皇帝眸中闪烁,自己竟然比不得一个小侍卫,他爱昭阳,却终究没有达到能够为了她,放弃一切的程度,心中浮出一丝苦涩,是他对不起昭阳啊!

    敛去心中的苦涩,北燕皇帝继续开口道,“不过,朕倒是有个不情之请。”

    北燕皇帝态度陡然变得温和,让所有人都跌破了眼镜,而最震惊的,当要数凤皇后和章皇后了,皇上素来都是凌厉的,他竟然对一个侍卫,如此温和!

    “皇上请说。”安宁不着痕迹的挑眉,不情之请?堂堂北燕国的皇上,对她到底会有什么不情之请?

    “朕想请你为朕再弹一曲方才的曲子。”北燕皇帝满眼的热切,这些年,他寻遍许多乐师,都无一人能够奏得出昭阳半分的感觉,但今日,他终于是找到了,这个小侍卫心中有爱,更是那般浓烈的深爱,他定能帮他实现多年来的夙愿,他只想听着昭阳最爱的那首曲子,怀念着昭阳。

    “她可不是你的乐师。”安宁还没开口,苍翟便先一步出声,坚定的拒绝。

    但北燕皇帝却没有理会苍翟的话,而是看着安宁,柔声道,“只要你答应,朕许你一个愿望,只要不牵涉到北燕的社稷,什么要求朕都会满足你。”

    在场的人都响起一阵抽气声,什么要求皇上都会满足?皇上竟然对这个小侍卫许下这么重的诺言!

    这意味着什么?若是这个小侍卫想当北燕国的丞相,想封官拜爵,皇上都会答应的啊,这无疑是鲤鱼跃龙门啊!

    不过,安宁在意的却不是这个,她不得不承认,北燕皇帝提出的条件非常的诱人,不过,安宁眸光微闪,淡淡的开口,“北燕皇上,恕属下不能答应,凤家大小姐正等着属下继续接下来的切磋呢!”

    安宁的话一出,众人皆是哗然,这个小侍卫竟然为了这个比试,而放弃那么丰厚的条件,拒绝皇上的请求?

    北燕皇帝脸色也是僵了僵,小侍卫的拒绝也是他始料未及的,呆了片刻,却并没有放弃,“这无妨,朕可以等,等你们切磋完,你看如何?”

    北燕皇帝的此番话,让众人再次傻了眼,他们本以为那小侍卫的拒绝,定会让皇上勃然大怒,因为,北燕皇帝高高在上,有生杀予夺的权力,方才他请这小侍卫为他弹奏曲子之时,姿态也依旧是高高在上的,但是,此刻,他竟放低自己的姿态,征询着这个小侍卫的意见,这是什么情况?

    这小侍卫到底有什么本事?此时,她们都不得不对这个小侍卫更加另眼相待。

    北燕皇帝一瞬不转的看着这个小侍卫,心里甚至有些紧张,他完全可以用强制的手段命他弹奏,但是,他却不想侮辱了昭阳最爱的曲子,他必须要让这个小侍卫心甘情愿的为他弹奏。

    安宁敛眉,看到北燕皇帝的眼神,心中竟然一怔,似乎有些无法拒绝,不过,到了此刻,北燕皇帝都如此说了,她自然没有了拒绝了理由,安宁眸光微转,却是看向了身旁的苍翟,见他点头,安宁才转向北燕皇帝,“那就要劳烦皇上稍等片刻了。”

    “无妨,无妨,朕方才打断了你们的比试,实在是不该,那比试现在就继续吧!正好,朕有空,便在这里做个见证。”北燕皇帝朗声道,话落不多久,立即有人端来了椅子,让北燕皇帝坐下。

    “如此便再好不过了。”安宁嘴角微扬,眼底划过一道不着痕迹的光芒。

    众人的注意力重新回到了方才的比试上,看着左右两个帘子外的人,那个小侍卫身旁宫女手中的花都拿不下了,而在凤倾城那边,连一朵花都没有。

    气氛顿时变得有些怪异,凤倾城也瞧见了两边的形势,脸色一阵青一阵白,她在帘子中听着那小侍卫弹琴之时,就已经有了不好的预感,这一轮,她要赢那小侍卫,看来一定不会容易,只是,她却没有料到,自己不但没有赢,竟然还输得这么惨!

    安宁一早就留意着凤倾城的脸色,此刻看到她脸上如调色盘一样丰富多彩的表情,心中不禁浮出一丝畅快,不过,她可没有打算就此放过羞辱凤倾城的机会,嘴角扬起一抹笑意,安宁挑眉朝着凤倾城道,“凤大小姐,劳烦你让宫女数数手中的鲜花,看看这第一轮到底是谁胜了。”

    凤倾城的脸色更是黑得不能再黑,就连众秀女,此刻也都是神色各异,数?还用得着数么?这么明显的差距,便是瞎子都看得出来,到底是谁输谁赢了。

    凤大小姐不但输了,还输得很惨!

    零比一百一十,这是什么概念?要知道,这一百一十个秀女当中,有一百个是北燕国的人啊!她们竟然也都选择了那小侍卫!

    凤倾城满心的不甘,她素来什么都是最好的,也习惯了接受众人的仰视,但是,这一次,她竟摔了这么一跤,她如何能够接受这个现实?

    众秀女也都看着凤家大小姐脸色难看的模样,连大气都不敢出一下,一时之间,气氛顿时变得诡异至鸿运游戏大厅手机版。

    但在片刻之后,北燕皇帝却是打破了这诡异的沉默,“倾城输了!”

    北燕皇帝掷地有声,声音之中没了方才对那个小侍卫说话时的温和,又恢复了一贯的凌厉,皇上都发话了,凤倾城便是再不愿接受现实,此刻也不得不表态,抬眼看向那小侍卫,“第一轮你赢了,但你可别高兴得太早,还有第二轮,第三轮。”

    方才那一轮是东秦国的曲子,但第二轮是北燕国的曲子,不是吗?想到这小侍卫稍早告诉她的消息,凤倾城嘴角勾起一抹不屑,心中一阵冷哼:这小侍卫不会弹奏北燕国的曲子,第二轮的结果,毫无疑问,必定是她凤倾城赢,这样他们便在前两轮中打成了平手,第三轮她定要设法选取自己擅长的,她倒是要看看,这小侍卫等会儿如何高兴!

    凤倾城压下心中的怒气与不甘,现在这个小侍卫给自己带来的屈辱,等会儿,她定要亲自还回去,还会加倍的还回去!

    她要让他知道,被踩在脚下,是怎样的滋味儿!

    “承让了,希望在接下来,凤大小姐能让大家见识到北燕国乐曲的精髓。”安宁淡淡的开口,眸中平静如水。

    “这是自然,我们北燕的曲子,那才叫经典。”凤倾城嘴角勾起一抹自信,目光和安宁相对,“自然会让你见识见识!”

    安宁眼底划过一抹不以为意的光芒,说罢,二人正要走到帘子后,却听得一个女人的声音响起。

    “既然皇上来了,以本宫看,就不必遮着了吧!将帘子撤下去,大家不仅仅可以饱耳福,还可以饱眼福,皇上,你觉得如何呢?”凤皇后走上前,温柔的道,脸上淡淡的笑意,让人如沐春风,凤倾城是她的侄女儿,方才她输了,自己也是跟着丢脸,所以,凤倾城是决计不能再输了,她虽然对凤倾城有自信,但是,这个能让皇上另眼相待的东秦小侍卫,她可不会小瞧了去。

    她做事素来谨慎周密,是不会允许有一点差错出现,为了让凤倾城必赢,她才会有这个提议,毕竟,这一百一十个秀女中,有一百个是北燕国的,便是那小侍卫对北燕国曲子的掌控真的能和凤倾城不相上下,那到时候,这些秀女也不敢不选凤倾城。

    心里如是盘算着,但她的盘算,安宁和苍翟又如何能听不出来?

    安宁和苍翟看向北燕皇帝,见他皱眉沉思,随即听他开口道,“这是否会有碍公平?”

    以北燕皇帝的精明,他自然是知道这两个帘子的作用,是让人事先不知道弹琴之人是谁,只能凭着曲子的优劣做选择,这是大大的维护了公平啊。

    “怎么会?皇上在这里,谁还敢不公平投票?”凤皇后笑着道,随即转向那些秀女,“你们都给本宫听清楚了,若是谁敢做出有碍公平的事情来,本宫定不轻饶!”

    秀女诚惶诚恐,立即点头称是。

    北燕皇帝见此状况,却依旧看向那小侍卫,“你意下如何?”

    “听凭皇上安排。”安宁敛眉,神色依旧镇定。

    “那好,便将这帘子撤下去,先由倾城弹奏吧!”北燕皇帝敛眉,吩咐道,凤倾城的琴技,他是知道的,好些次宴会上,她的弹奏都能技惊四座,宫廷中的乐师都怕是比不上她啊,而这个小侍卫的琴技虽然不错,但却不是北燕人,他对北燕曲子的掌控,怕是……

    北燕皇帝对这个小侍卫在第二轮中的表现,丝毫都不抱希望,之所以决定先由凤倾城弹,因为这样的话,那小侍卫自知敌不过,也好有机会在弹之前认输。

    但是,北燕皇帝哪里又知道,安宁的性子,是决计不会不战而降的!况且,没有把握的事情,她同样也不会做,既然已经开始了,她就没有打算退缩。

    “是,皇上。”凤倾城福了福身,动作鸿运游戏大厅手机版尽优雅,她的心中亦是雀跃着,她就是想第一个弹,毕竟,那样的话,自己可以选择一个难度最大,最需要技巧的曲子,这样不但能够彰显自己高超的琴技,还能让那小侍卫知道,他是比不上自己的!不仅如此,她的高超更会让不会弹北燕曲子的小侍卫显得拙劣。

    凤倾城坐在了琴前,眉宇之间透着自信,在拨动琴弦之前,她的视线落在了苍翟的身上,嘴角扬起一抹笑意,苍翟啊苍翟,不就是一个小侍卫么?等我赢了你那小侍卫,你定会对我另眼相看!

    凤倾城对于这第二轮的胜利势在必得,目光离开苍翟,转到一旁的小侍卫的身上,眼神之中尽是挑衅与不屑。

    安宁将她的神色看在眼里,眼底划过一抹不着痕迹的精光,凤倾城的心思,聪慧如安宁,又怎会看不出来?

    不过,安宁却丝毫不将她的挑衅与不屑看在眼里,甚至催促道,“凤大小姐难不成还没准备好?还是因为方才输了第一轮而紧张,亦或者是伤心?”

    凤倾城脸色微僵,想到自己方才的惨败,心中的不甘更浓,“你便好好听着,什么才叫真正的好曲!”

    心中暗道:等会儿定要让这小侍卫好看!

    “洗耳恭听!”安宁嘴角微扬,本来是狡黠的神色,但是,在那张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脸上,却被掩饰的很好,让人看不出丝毫异样。

    洗耳恭听!她不但要洗耳恭听,还要好好想想,如何第二次羞辱这个高高在上的凤大小姐呢!

    对于凤倾城,安宁绝对不会手下留情!

    ------题外话------

    谢谢姐妹们的支持,谢谢姐妹们送的月票~和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