鸿运游戏手机版注册 - 都市言情小说 - 侯门毒妃最新章节 - 182章 当众表白,惨遭拒绝被逼嫁人!

侯门毒妃 182章 当众表白,惨遭拒绝被逼嫁人!

作者:真爱未凉书名:侯门毒妃类别:都市言情小说
    自始至终,所有人都被凤倾城的说出的话而震撼着,倒是没有去留意另外一个当事人的反应,此刻,苍翟的话,无疑就是另外一个重磅炸弹,让在场的人的注意力,皆是转移了过来。

    宸王说什么?众人都不约而同的看着宸王苍翟,瞧他那嘴角淡淡笑意中所蕴含着的不屑,似乎是在讽刺凤倾城的自说自话,这是什么情况?宸王是什么意思?

    其实,宸王的意思不难让人理解,他分明就是不承认这件事情啊!

    但是,当着众人的面儿,如此让堂堂的凤家大小姐难堪,这宸王,还真的不是一个怜香惜玉的主,但他方才那般细心呵护着宸王妃的举动,众人也都是看在眼里的,真的不是一个怜香惜玉的主么?许多人都看不透这个东秦国来的宸王苍翟。

    不过有一点,众人却是明白,凤家的这出好戏,是越来越精彩了。

    凤倾城身体一晃,没有想到苍翟竟然会说出如此的话,不错,爷爷曾经有意让自己争取苍翟,但是,这事情都是她一厢情愿的想法,方才自己当真是被凤孤城逼急了,连基本的理智都失去了。

    苍翟对自己,向来都是不咸不淡,不冷不热的,饶是她这个北燕国数一数二的美女,如此的对他大献殷勤,他也不为所动,自己对他来说,当真是没有半分的诱惑力么?

    不,她不甘心,多少男子对她趋之若鹜,她却看不上眼,独独对苍翟倾心,她强大的自尊心受到了打击,内心产生出强烈的挫败,但是,此刻,面对众人看好戏的目光,凤倾城努力让自己镇定下来,找回些许理智,扯了扯嘴角,“倾城对宸王殿下仰慕已久,若是能得宸王殿下青睐,倾城一定做牛做马,侍奉宸王殿下。”

    凤倾城努力让自己放下身段,看着苍翟,眸中满是祈求,现在,她所在意的,不仅仅是周围宾客们异样的目光,还有凤孤城这个想抓住她的婚姻大事,大做文章的人。

    心中祈祷着苍翟能够帮她一把,帮她度过这个困境,自己凤家大小姐的身份还在这里摆着,怎么着苍翟也不会真的让她做牛做马。

    自己的魅力,苍翟应该会有几分怜惜的吧!凤倾城想着,男人总喜欢怜惜弱小的生物,她抛开平日里那高贵的外衣,楚楚可怜些,或许,就能够让苍翟产生怜惜之情,哪怕此时真的只是对她的同情,她也心满意足了,而至于以后……以后的事情,以后再做打算,凭着她凤倾城的头脑,难不成还能吃亏?

    心中如是盘算着,凤倾城楚楚可怜的咬了咬唇,那模样,倒是引得在场的许多人生出了怜惜之意,让人一看,便恨不得将她抱进怀中,好好的呵护着,为她遮风挡雨。

    只是,她的期望注定要再一次落空了,苍翟是普通的男人么?

    便是看到凤倾城那楚楚可怜,惹人怜惜的模样,他也一眼看得出她的本质,这个女人,素来高高在上惯了,虽然他承认她有高傲的资本,但是,那却是苍翟最不屑的。

    他也承认,凤倾城是有些聪明的,只是,她的聪明却不如宁儿可爱,连宁儿的万分之一都及不上,他又怎会多看凤倾城一眼。

    对他倾慕已久么?那是她的事情,和他又有什么关系?

    不过,这个时候,他理应要开口说些什么的,毕竟,在场的所有人都看着他,似乎是在等着他开口,而身旁宁儿的视线,也是落在自己的身上,瞥了安宁一眼,从那双璀璨的眸中,他竟然看到了几分幸灾乐祸在闪烁着。

    苍翟微微皱眉,桌子下的手,指腹摩挲着安宁的手心,故意引得安宁手心一阵瘙痒,似乎是在惩罚安宁一般。

    心中暗自腹诽:宁儿这幸灾乐祸是对谁的?对凤倾城?还是对自己?若是对自己,那她就应该受罚!有人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儿,公开对她的丈夫表明爱意,她还有心思对他幸灾乐祸?

    这个宁儿啊,自己是被她吃得死死的,她是肯定了自己不可能看得上凤倾城的!

    幸灾乐祸么?这可不行,他被推上刀锋郎口,她这个做妻子的,自然要陪着他了。

    眸光微闪,苍翟嘴角扬起一抹邪恶的弧度,在这大厅诡异的安静中,朗声道,“王妃在这里坐着,凤大小姐想要做牛做马,侍奉本王,这事情,本王可做不了主啊。”

    这意思是再明显不过的,他纳妾,得由王妃说了算。

    哗……

    大厅中一阵哗然,宸王做不了主?王妃做主?这是什么情况?堂堂东秦国的宸王,连纳妾都做不了主,这不是笑话么?那宸王妃看似娇娇弱弱的,难不成还是一个母老虎?

    北燕皇帝,四皇子,以及追电眉毛皆是不约而同的一挑,眉宇之间,满是促狭,在四皇子和追电的眼中,更是将宸王妃的地位推高了些许,看来,他们的王爷对王妃那是打从心里疼爱啊,说不定,王爷这辈子就栽在了这个宸王妃的手上,被吃得死死的。

    可不是被吃得死死的么?这一点,北燕皇帝有更深的认识,在坐的人,除了苍翟和安宁夫妻二人,便只有他知道如今安宁的身体状况,且不说之前苍翟就对安宁呵护有加,现在安宁怀了身孕,那更是要小心翼翼的疼爱着了。

    北燕皇帝看着那对小两口,眸光变得深邃,看来,苍翟这辈子是遇对了人,不像昭阳,遇到自己,自己却带给她一生的悲剧,深深的呼吸了一口气,苍翟幸福,昭阳在天之灵,也会开心的吧!

    同样的一句话,对不同的人造成的影响也不一样,就如现在的安宁和凤倾城。

    安宁没有想到,她本来是安心的看着好戏,对于凤倾城对苍翟的觊觎,她本来心中是万分不悦的,不过,在苍翟将她的手握进手中的时候,就已经被苍翟的这个举动安抚了下来,凤倾城觊觎苍翟又怎样?还不是只看得着得不到,不仅如此,这样还能更加让凤倾城那高傲的自尊心受挫,而她,只在一旁看着好戏,等着看苍翟如何来拒绝凤倾城。

    是,她正看得高兴,心中正想着:谁让苍翟的魅力这般吸引女人趋之若鹜?她就看他如何赶走凤倾城那只苍蝇。

    怎料到,在这个时候,苍翟竟然将所有的注意力都转移到了她的身上来,抬眼对上苍翟的视线,正好瞧见他眼底的那一抹促狭,安宁瞬间肯定了一个想法——苍翟他是故意的!笔意将自己推出来,他是嫌自己清闲得很么?

    承受着众人的目光,暗地里狠狠的瞪了苍翟一眼,这一眼虽然做的隐秘,可是,现在所有人的视线都在她的身上,哪能不让人发现?

    宸王妃竟敢瞪宸王?这胆子可不小!只是,让他们更加吃惊的,却是宸王的反应,好些人张大着嘴,吃惊的看着宸王满脸讨好的朝着宸王妃一笑,那模样,近乎谄媚。

    这可是让看惯了苍翟那一张冷脸的人都傻了眼,这就是宸王的反应?怎么会是这样?他们眼前的,是那个浑身散发着拒人于千里之外气息的宸王么?

    这让他们怀疑,堂堂宸王殿下,是不是一个妻管严!

    凤倾城看着这二人的互动,手紧紧的握成拳头,似乎是在鸿运游戏大厅手机版力的隐忍着,尤其是苍翟看安宁的眼神,以及安宁那脸上幸福的笑容,更加是刺激着凤倾城,心中一股热浪在翻腾着,几乎是在冲击着她鸿运游戏大厅手机版力找寻回来的那一丝理智。

    为什么?凭什么安宁就能被苍翟那般呵护疼爱着?自己不比安宁差啊!

    想到方才安宁以宸王妃身份出现之时,那些看着她的人眼中的惊艳,凤倾城心中就更加不是滋味儿了,而此时,安宁对苍翟那带着娇嗔的一瞪,更是让她整个人看起来多了几分瑰丽的迷人风情。

    “呵呵,我家王爷就爱开玩笑,王爷做不了主,谁还能做主?我可不是那张牙舞爪的母老虎。”在众人的视线中,安宁呵呵的笑道,温和的语气,如潺潺流水,飘进人的耳里,异常的享受。

    母老虎?宸王妃这般优雅温顺,哪里和母老虎有半点儿相似之处?说出来,他们也不会信啊。

    不过,见识过安宁用毒手段的追电,却是不以为意,王妃虽然不是母老虎,可有时候,比起母老虎,还更加让人畏惧三分啊!

    安宁目光缓缓落在凤倾城的身上,看到她紧咬着唇的模样,在别人眼里是楚楚可怜,惹人怜惜,但是,在她看来,她是在隐忍着心中的不甘与嫉妒吧!

    呵!嫉妒被苍翟呵护的人是自己,而不是她么?

    安宁嘴角微扬,丝毫没有掩饰她的得意,“凤大小姐,你倾慕我家王爷,理应是我家王爷的荣幸,不过,你没和我家王爷过过日子,许多事情都是不知道的,我家王爷怕就只有我这样的人,才能忍受了,你堂堂的凤家大小姐要替我家王爷做牛做马,那还真是委屈了。”

    确实是委屈了,不过,这到底是委屈了谁,那就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了。

    安宁的一番话,虽然没有明明白白的说出“拒绝”这两个字,但是,意思却表达得再明显不过了,就是她不同意啊!

    凤倾城又如何会不明白安宁的意思,不过,心中的那一股郁结之气,在安宁对她说话之时,却是冒了出来,这个时候,她单纯的不想让安宁太过得意,便也忘记了宸王根本就对自己不感兴趣的事实。

    凤倾城嘴角微扬,淡淡的道,“倾城倒是觉得不委屈,能伺候宸王殿下,又怎会委屈?倾城一点儿都不觉得委屈。”

    “可本王觉得委屈!”凤倾城的话一落,苍翟便又抛出了一个炸弹,嘴角含笑,态度闲然,若是仔细看,那双幽深的黑眸中,隐约有一丝邪恶在跳跃着。

    苍翟说这句话时,目光自始至终都停留在安宁的身上,若不是他的声音辨别度鸿运游戏大厅手机版高,倒还会让在场的人不相信这句话是从宸王苍翟的口中说出来的。

    宸王觉得委屈?有趣!众人的兴致更浓了,真是有趣鸿运游戏大厅手机版了,看来,这凤倾城怕是要给人家当妾,人家宸王也不愿意呢。

    凤倾城脸色微僵,下一瞬便感觉到脸上好似被火烤着一般,意识到什么,双手紧紧的攥着,似乎是在鸿运游戏大厅手机版力的隐忍,不用看,她也感受得到哪些停留在自己脸上的目光中所带着的讽刺。

    尤其是从某个方向传来的一束视线,更加让她觉得如坐针毡。

    “王爷,你怎能这样?瞧你说的,把我们的凤家大小姐惹了个大红脸,你这样让凤家大小姐如何抬得起脸啊?”那一束视线的主人正是安宁,瞧见凤倾城脸上的尴尬,安宁可没有打算放过这次机会,聪慧如安宁,已经察觉到凤孤城对凤倾城的刻意刁难,如今凤倾城在凤家,定不可能如以往的那般,耀武扬威,怎奈,她素来自视甚高的性子,这个时候,怕是要成为她最大的弊病啊。

    这个凤倾城,自诩聪明,但是,在这样的情况下,理智怕也是难保啊。

    前有凤孤城的刻意刁难,那么,她安宁便做那个落井下石的人,一想到凤倾城曾经做过的事情,安宁的心里边冒出一根冰冷的尖刺,这个女人害得碧珠那般可怜,她又怎会对这个女人手下留情?

    她只会乐意看着凤倾城难堪,看着她从高高的云端跌下,看着她一天比一天凄惨,碧珠曾经所受过的苦,她也要让凤倾城百倍千倍的偿还,这便是害她安宁所在意之人的代价。

    凤倾城被那凌厉的视线看着,竟然感觉身体好似有一道寒意窜过,抬眼看向安宁,却只见她笑颜如花,不过,那笑意却没有直达眼底。

    “本王说的可是实话,可以让在座的各位来评评,你们说,本王已经有一个这般迷人的王妃,那还会想着纳妾?”苍翟呵呵一笑,丝毫不掩饰他对安宁的宠溺与疼爱。

    苍翟这话一出,在场的人皆是不由自主的点头。

    要说凤倾城是一朵娇艳的花,那那位宸王妃,比起她这多娇艳的花,更加吸引人,若是他们有这样的女子做妻子,还有谁会想着纳妾?

    “哈哈,宸王殿下说得对,王妃这样风华绝代的风姿,谁还能比得上呢?”凤孤城朗声开口,热络的附和着,要知道,宸王殿下的这一带着不屑与鄙夷的否认,可是正合了他的意啊,随即凤孤城转向凤倾城,状似开玩笑的道,“呵呵,倾城啊,看来你这倾慕是单相思了啊,人家宸王可看不上你呢!”

    凤孤城的话一落,在场的人顿时大笑出声,更加让凤倾城脸色一阵青一阵白,此时的凤倾城,好似一个小丑,沦为了众人的笑柄,或许不出今日,凤倾城被宸王所鄙弃的事情,怕又会成为昌都城百姓们茶余饭后的谈资了。

    凤孤城见凤倾城的脸色,满意的一笑,凤倾城啊凤倾城,在北燕国,许多男子都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但是,她的魅力终究还是入不了苍翟的眼,现在可好,她这不是自取其辱么?

    亏得凤倾城平日里那般精明算计,被他这一逼,也是慌了阵脚啊。既然这样,他自然要趁热打铁了。

    安宁和苍翟淡淡的一笑,将凤孤城眉宇之间的恶意看在眼里,却是不动声色。

    安宁刚端起一杯茶,送入口中喝着,恣意的欣赏着凤倾城那难堪的脸色,以及难堪的模样,嘴角的笑意越发的浓郁,她相信,凤孤城是不会这么轻易的放过她的,而她,只需要在这一旁继续看着好戏便可。

    果然,几乎没有让安宁多做等待,凤孤城的声音便响起了,“倾城,你也看到了,宸王殿下有如此娇妻美眷,看来,爷爷对你的婚事,安排得十分的不妥啊。”

    凤倾城脸色一阵青一阵白,紧咬着牙,她就知道,凤孤城还在这里等着她,可是,现在她该怎么办?凤家的规矩,当家人有权力决定她的婚事,哪怕是让她嫁给一个一脚踏进棺材的老头子,她作为凤家的人,也不得有半分违抗。

    一脚踏进棺材的老头子?凤倾城神色微闪,她丝毫不怀疑,凤孤城为了给她难堪,会刻意给她安排这样的婚事,可是,她凤倾城又怎能这样?

    她以为,只要自己表面上服了凤孤城这个当家人,她便可以在凤府,伺机而动,但是,她却没有料到,凤孤城会这么急切的要对付她,难道她就要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婚事,被凤孤城糟蹋么?

    不,她不甘心,可是,现在,她又有什么办法?爷爷中风了,在床上躺着,无法动弹,现在,在凤家,她几乎是孤立无援的,猛然,她的脑海中浮现出一个美丽妇人的脸,脸颊上那一条粉色的疤痕,异常的明显,对,詹楚楚,她应该很乐意帮自己吧!

    凤倾城像是抓住了最后一根救命稻草,心中生出了些微的希望,如果她能够帮自己,那便是再好不过的了,不过,现在,她也根本没有在大厅之中啊!她就是想求助,也是求助无门。

    “堂哥,倾城倒也不急着嫁人,倾城还想帮助堂哥,照看着凤家。”凤倾城扯了扯嘴角,努力让自己绽放出一抹温和的笑容,天知道,此刻,她内心所纠结的是怎样的情绪。

    凤孤城呵呵一笑,“这怎么行?倾城总归是要嫁人的,若是因为帮助堂哥我而耽搁了,你这不是置我与不义吗?若是不知道的,说我这个做堂哥的,硬是不让你嫁人,那就不好了,再说了,青春可是不等人的啊!”

    凤孤城嘴上如是说着,心中浮出一丝得意,权力这个东西,还真是一个好东西,瞧,若是以往自己敢这么和凤倾城说话,他是不一定讨得到好的,可是现在呢?凤倾城还不是任由着他揉圆搓扁?!

    不想嫁么?不嫁也得嫁!

    见凤倾城要说什么,凤孤城眸子一凛,在凤倾城开口之前,强势的抢过她说话的机会,朗声道,“正好,皇上今日在这里,善亲王以及各位长老都在,今日,孤城就当着大家的面儿,做主倾城的婚事了,来个双喜临门,各位觉得如何?”

    “你们凤家的事情,自然是由你这个当家人说了算,有喜事,朕权当凑个热闹。”北燕皇帝喝着酒,一派丝毫不插手凤家的事情的模样,但眼底的幽深,却是泄露了他的算计。

    对于北燕皇帝,他是乐得看凤府龙虎相争的,现在,没了凤裕,还剩下这么个凤倾城,别小看了那妮子,虽然方才被凤孤城逼得失去了理智,沦为众人的笑柄,可是,这凤倾城一旦精明起来,饶是凤裕怕都不是她的对手,如果能够在这个时候,狠狠的逼迫凤倾城,给她沉重的打击,北燕皇帝自然是乐得看好戏。

    “对,皇上说得不错,双喜临门自然是好事。”一直都没有开口说话的善亲王附和道,他一开口,声音倒显得分外的温和,安宁不由得看了那个善亲王一眼,一眼看去,仅仅只能用“低调”二字来形容,低调得没有棱角,甚至没有王爷的气势,这便是上一代凤皇后的儿子么?如今的善亲王?

    “孤城能够如此关怀倾城,实在是我凤家之福啊。”几位长老也竟相开口,每一句话,都让凤孤城心情高涨几分,但是,却让凤倾城的心情渐渐的跌落谷底。

    嘴角勾起一抹讽刺,这便是凤家,落魄的时候,人人打压,而在辉煌的时候,人人奉承,此时,她又感受到了八岁之前时的无助,这是她最害怕的,所以,她才会不顾一切的想要和凤裕争夺凤家当家人的位置,可是……

    “既然这样的话,那孤城便就做主了,让我想想,谁配得上咱们的倾城呢?”凤孤城皱了皱眉,似乎是在努力的思索着,大厅中一片安静,好像都在等着看凤孤城要将凤倾城许配给怎样的男子。

    突然,凤孤城眼睛一亮,似乎是想到了什么,满脸笑意的道,“有了,城东成家的大公子尚未娶妻,那大公子生的不错,成家又是昌都城中的大户,跟我们凤家,生意上还有不少的来往,若是能够结成亲家,那真是再好不过的了,倾城,你觉得如何?”

    轰的一声,凤倾城几乎听见脑中有惊雷炸开,整个人好似被雷劈到了一般,随之而来的是一脑袋的空白,似乎是不愿相信自己方才所听到的话,不仅仅是她,就连在场的其他知道成家大公子是何人的宾客,也是一脸的吃惊,甚至有些连要送进口中的酒水,也十分失态的撒在了衣服上,嘴角抽搐,难掩心中的惊诧。

    他们听错了吗?凤孤城说的可是城东成家的大公子?脑中浮现出那一个公子,且不说那大公子曾经在大火之中毁了容貌不说,还是一个傻子,不然成家怎么会有那么大的家业,也无法替大公子找到一个妻子?据说,不是没有找到妻子,花钱买一个贫苦人家的女子,不得成了么?可是,据说那傻子大少爷,傻归傻,人且粗暴了,还有买回来的女子,被他活活给打死的呢,甚至还有连新婚之夜都没有撑过去的,新娘子便死在了洞房之中。

    死的新娘子,没什么身份地位,成家便也只用了一些银子将对方的贫苦父母给打发了,息事宁人,不过,这事情传来传去,却没有人再敢嫁到成家去,就连庙里的小乞丐都不愿意。

    凤孤城要将堂堂的凤家大小姐嫁给那个傻子成家大少爷?

    如果是真的的话,那昌都城可又要有好戏可看了。

    “倾城,你觉得如何?我倒是觉得你们挺般配的,不过,嫁人的总归是你,你也应该说说你的想法。”凤孤城见凤倾城愣神的当口,立即开口提醒道,心中的恶意越发的浓烈,要知道,他绞尽脑汁想出这么个人,可是费了不少的心思呢。

    凤倾城她不是眼高于顶么?她不是认为,这世上没有谁配得上她的身份以及美貌么?哼,那么,他就偏偏要让凤倾城知道,落在他的手中,他便是让她嫁给一条狗,她也必须得遵从。

    一旁的安宁虽然不知道那成家大公子到底是怎样的人物,但是,能够让凤倾城露出如此“精彩”的表情,那定是不简单的啊!

    凤倾城的脸色,仅仅是用“惨白,难看”等字眼,是无法形容得了的,在她的心里,充斥着太多的情绪,嫌恶,不甘,愤恨……

    嫌恶,是嫌恶那个成家大公子,她虽然没有看过那个成家大公子的样貌,但是,单单是听人家说,她就有几分了解了,被火纹身,那疤痕还在脸上,可想而知会有多吓人了。

    不甘,是为她自己不甘,她堂堂的凤家大小姐,那么一个傻子,怎配得上她?

    愤恨,她愤恨凤孤城竟然用这样的手段来羞辱她,将她嫁给一个那么不堪的男人,他是要毁了她啊!

    想到关于成家大公子的那些传闻,凤倾城眼中的嫌恶,不甘,愤恨更加的浓烈,凤倾城的身体几乎都在隐隐的颤抖着,凤孤城这个可恶的男人,他还问她的意见么?他从来都没有想过她的心情吧!不,他有想过,他是想着,自己越难堪越好,越凄惨越好。

    “堂哥,倾城……”凤倾城正要开口,声音比起方才,多了几分虚弱,若说她方才是装出来的楚楚可怜,那么此刻她身上流露出来的那一分虚弱,却是真真切切的楚楚可怜,没有半分伪装。

    许多人一看,都忍不住想要帮帮她,可是,理智超越了感性,那些刚对凤倾城生出了同情之心的人,仅仅是在下一瞬间,便挥开了脑中的想法,因为,他们看了这么久的好戏,也算是看出来了,这个凤孤城分明就是在利用凤倾城的婚事而打压着她啊。

    凤孤城如今是凤家的当家人,凤家在北燕国那是什么地位?他们可不敢轻易惹怒了这个新任的当家人啊。

    所以,为了不为自己惹出祸端,他们也只有眼睁睁的看着这一出凤家人的内部风雨了。

    凤倾城刚想要说什么,但是,仅仅是说出了这几个字,便再一次被凤孤城无情的打断,凤孤城说是要征询凤倾城自己的意见,但是,却是打从心里,没有打算给凤倾城发表意见的机会,“倾城啊,堂哥又想到一人,城南商家的家主稍早还在跟我说,倾城是个好姑娘,若是谁能够娶得倾城,那可是三生有幸的福气,呵呵……听那语气,商家家主对倾城还是颇为倾慕的,嫁人当嫁给疼爱自己的男人,就如宸王妃这样,那才算是幸福,依我看,倾城若是嫁给了商家家主,定是会被捧在手心里疼爱着,这多好,倾城,你看如何?”

    凤孤城笑得异常的灿烂,凤倾城的脸色却是更加难看,大厅中的其他人,都静默不语,不过,他们的脑中却是思绪万千,商家的家主?是那个已经年过七十,连小妾都十八房的商家家主么?

    凤孤城是打算让凤倾城去给那商家家主做第十九房小妾呢?

    “商家家主七十好几,妻妾十八房。”苍翟在安宁的耳边低声的呢喃,似乎是在替安宁解释为何凤倾城的脸色会这样难看。

    安宁看着凤倾城的表情,嘴角上扬,原来如此啊,难怪凤倾城高兴不起来了,方才她那样心甘情愿的想当苍翟的妾,现在,这么个现成妾放在她的面前,她应该是满意了呵!

    “凤大小姐,凤家当家人说的不错,女人啊,就得嫁给疼爱自己的男人,那幸福,等到你嫁过去了,自己定是会体会得到的。”安宁忍不住揶揄道,心中分外畅快,凤倾城自作孽,得罪的人都不愿放过她啊。

    凤倾城身体一晃,抬眼狠狠的瞪了安宁一眼,“你管不着!”

    安宁是在看着她的好戏么?这个女人,上一次将自己羞辱得那么惨还不够,现在还要继续么?她又怎知道,她自己做下的事情,足以让安宁对她的恨,不死不休,安宁又怎会放过每一次羞辱她的机会。

    凤倾城自视甚高,性子高傲至鸿运游戏大厅手机版,对于这样的人,你想要折磨她,就要在她最在意的东西上下功夫,她高傲,那么就折辱她的高傲,将她的自尊狠狠的踩在脚下,从心里上折磨她,贬低她,羞辱她,甚至比对她使用酷刑还要让她难受。

    瞧,现在凤倾城不就是很痛苦么?

    安宁呵呵一笑,却是但笑不语。

    苍翟眼神一凛,顿时浮出一丝不悦,冷声道,“凤家便是这样对待贵客的吗?”

    苍翟的眉宇之间透着危险之意,凤孤城心中一紧,立即上前一步,一巴掌狠狠的打在凤倾城的脸上,“放肆!”

    啪的一声,异常的响亮,在大厅之中,每一个人听了,都深觉诧异,饶是安宁也没有料到,凤孤城会当着所有人的面儿,当众给凤倾城这么一个耳光,那一巴掌打在凤倾城的脸上,单是听那声音,就足以想象得到,凤孤城下手有多重,他怕是丝毫都没有手下留情啊。

    安宁挑眉,嘴角勾起一抹冷意。

    凤倾城被这一巴掌打懵了,那巨大的力道,甚是让她身体一倾斜,好不容易稳住了,只是,回过神来的她缓缓抬眼,对上凤孤城的双眸,“你打我?!”

    脸颊上那火辣辣的疼,如此的明显,这一耳光,不仅仅是打在了她的脸上,更是打掉了她方才好不容易抓住的那一分理智。

    凤孤城敢打她,从八岁开始,她就不允许自己再如八岁之前那样,受凤孤城的大骂,可是,今日……

    “你算什么东西!”凤倾城的理智已经宣告消亡,她已经不能忍了,身体赫然站起来,扬起手,似乎打算要将方才那一耳光还给凤孤城。

    只是,凤孤城早有防备,他身为男子,身形又属于高大之流,轻而易举的握住了凤倾城高扬着的手腕儿,咬牙切齿的道,“我打你,那是因为你该打,凤家的贵客,尤其是你能够得罪的?”

    一时之间,这堂兄妹二人的剑拔弩张,让大厅中的气氛高涨了起来,众人看着这激烈的一幕,心里异常的激动。

    凤倾城脸色涨红,挣扎了片刻,依然挣脱不了凤孤城的钳制,紧咬着牙,原本美丽的小脸,此刻倒是有些扭曲狰狞了起来。

    凤孤城冷哼一声,凤倾城想和他斗,还嫩了点儿!

    “倾城,今日,我告诉你我算什么东西,我凤孤城是凤家的当家人,这个身份,是否有资格教训你了?别以为你是我的堂妹,我就会对你纵容,我告诉你,你现在,必须得跟宸王妃道歉,不然……”凤孤城一字一句的道,警告的意味儿彰显无遗。

    凤倾城眉心紧皱,冷笑出声,“道歉?跟她道歉?”

    他是在开玩笑吗?让她跟安宁道歉?她办不到,怎么也办不到!

    凤孤城似乎早料到凤倾城会有这样的反应,凤倾城的性子,他还是有几分了解的,高高在上惯了,不会轻易低下她那高傲的头颅,不过,他就是很乐意让她低下去。

    “不道歉吗?你以为你不道歉,我不能或者是不敢拿你怎么样么?”凤孤城在她的耳边低声说道,声音只容二人听得见。

    凤倾城狠狠的等着他,“你想怎样?”

    “我想怎样,就怎样,你别忘了,你的婚姻大事,还在我的手上掌握着,只要我一句话,就可以决定你的命运,你现在还不道歉么?”凤孤城冷笑一声,欣赏着凤倾城在他的手上挣扎的画面。

    “你……卑鄙!”凤倾城咬牙切齿。

    凤孤城不以为意的一笑,卑鄙又如何?他相信,若是凤倾城如今处在他的位置上,定也会千方百计的打压自己。

    “两条路给你自己选择,道歉,或者是不道歉,你可要想好了啊。”凤孤城轻笑一声,放开了凤倾城的手腕儿,退后一步,站在一旁,十分惬意的等待着凤倾城做决定。

    凤倾城目光闪烁着,她现在想要杀人的心都有了,道歉的话,便是将自己的尊严放在安宁的脚下,任凭她踩踏,若是不道歉,那么,凤孤城的威胁可不会留情。

    凤倾城脑中不断的纠结着,不知道过了多久,凤倾城深深的呼吸了一口气,好似已经下定了决心,端着酒杯,上前几步,十分艰难的开口,“宸王妃,你大人不计小人过,方才倾城太过无礼,冲撞了贵客,还请贵客莫要怪罪,倾城再次以酒赔罪。”

    凤倾城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将这句话说完的,她只知道,每说出一个字,就好似有一个耳光打在她的脸上,带给她的屈辱不是一星半点儿,她甚至不敢去看安宁,因为,她知道,自己若是看到安宁此刻得意的表情,她定会奔溃,做出什么更加失去理智的事情来。

    安宁满意的笑道,“凤大小姐言重了,你这赔罪,我接受就是。”

    凤倾城也有委曲求全的一天么?她想,不仅仅是委屈求全,凤倾城以后的日子,怕是会更加的难过。

    “今天是凤家的大喜之日,方才当家人不还说要双喜临门吗?可别为了这一点小插曲,而耽搁了凤家大小姐的亲事,若真是耽搁了,那安宁可就要心里不安了啊。”安宁敛下眉眼,眼底闪着精光,故意将大家的注意力又转回到凤倾城的婚事上。

    方才,苍翟低声的将凤孤城给凤倾城找的这两个夫婿人选,都一一介绍了一下,现在安宁对那两人有了一定的了解,幸灾乐祸的意味儿更浓了些。

    凤倾城最后会嫁给谁呢!具体的说,这两个火坑,凤倾城会被推进哪一个!

    正想着,安宁便听得凤孤城的声音在大厅之中响起,“不如,就由宸王妃替倾城堂妹选择一个吧!相信,宸王妃选择出来的,定是倾城的良配!”

    安宁饶有兴致的挑眉,没有想到凤孤城会给她抛来这么一个权力。

    良配么?方才那两个人,哪一个算是良配啊,这个凤孤城的心思,还真是邪恶得很呢,不过,正合了安宁的意!

    凤倾城啊凤倾城,她怎么也想不到,她的命运如今掌握在她安宁的手中吧!这么好的机会,她自然要好好为凤倾城选一个!

    ------题外话------

    谢谢姐妹们的支持,谢谢姐妹们送的月票,花花,谢谢~

    凉凉习惯在每一章的题外话中写上这么一句了,嘎嘎,姐妹们放心,题外话中的内容,是不计入正文字数的哟,嘿嘿~这是给作者和读者联络感情滴专属区域,哈哈~谢谢支持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