鸿运游戏手机版注册 - 都市言情小说 - 侯门毒妃最新章节 - 186章 谁迷惑了谁,魔高一尺道高一丈!

侯门毒妃 186章 谁迷惑了谁,魔高一尺道高一丈!

作者:真爱未凉书名:侯门毒妃类别:都市言情小说
    大火烧得越来越旺,好似浇上去的水是油一般,大牛冲进了火中,府上其他的下人更加奋力的救火,但是,安宁已经平静下来,一片火光之中,安宁看着那燃烧的大火,没有人知道她心里在想些什么。

    赶回来的苍翟在和安宁约定好了的凉亭里没有见到她,第一时间便跑向了这里,神色焦急,直到看到安宁站在那里,一颗心才彻底的放下,一步一步的上前,握紧了安宁的手,天知道,方才在他看到这边火光冲天的时候,是怎样的心情,那颗心好似被一双大手紧紧的捏着,直到现在,才松了分毫,终于长长的呼出了一口气,苍翟冷冽的声音,透着微不可查的颤抖,“是怎么回事?”

    好好的,怎么会失火的?

    “主子,失火原因尚且不明。”铜爵答道,他看得出来,主子的情绪波动了,也对,王妃在宅院中,即便是有自己保护着,主子也依旧是不放心的,这并不代表主子不信任自己,而是因为,王妃和小主子对主子来说太重要了。

    苍翟眉心蹙得更紧,失火原因尚且不明?这算什么回答?苍翟不悦的正要继续追究,安宁却安抚的将另外一只手覆盖在他的大掌之上,抬眼对上他的双眸,“王爷,铜爵一直保护着我,他又没有三头六臂,又不能分身,下人房失火也是方才才发生的事情,还未查明失火原因,这也无可厚非。”

    安宁平静的声音让苍翟的心情缓和了些,镇定下来,仔细一想,宁儿说的也对,是他太过焦急了。

    “你在这里干什么?这里救火,交给下人们便是,铜爵,快送王妃会房间歇息。”苍翟交代道,不舍她受到惊吓,虽然看起来,宁儿似乎比自己还要镇静得多,可是,一想到这火场之中的混乱,有可能伤到宁儿,他就不得不防备着。

    安宁却是扯了扯嘴角,目光转向那大火的方向,“再等等,英子还在火中,大牛进去救她了,我想等他出来。”

    安宁说这句话之时,眸中的异样越发的强烈,事实上,自从大牛进去之后,随着时间的往后推移,却依旧没有见到大牛带着英子出来,她心中的猜测越来越肯定,她现在是在等,等一个结果。

    听到安宁提起大牛,苍翟眸中也是闪过一抹异样,看了一眼安宁,便也没有再坚持让安宁回房间,不过,他却是一步不离的站在安宁的身旁,似乎是一个贴心的护卫。

    终于,不知道过了多久,在府上下人们的齐心协力之下,大火渐渐的被扑灭,不过,四处烧焦的味道异常的浓烈,天色也已经暗了下来,黑暗之中,浓烟滚滚,从大牛进了火海,直到火被浇灭,他们没有看到一个人从火中出来,此时,周围一片诡异的安静,众人都知道,火中的那两个人一定是凶多吉少了,那么大的火,又烧了这么久,怕是已经化为灰烬了。

    没有一个人说话,皆是看着那依旧冒着烟雾的废墟,神色一片凝重。

    “进去找人。”安宁吩咐道,声音不大不小,却足以让在场的每一个人听见,将在场的每一个人的神思都拉回来。

    几个府上的家丁听了命令,立即进了废墟,目的正是英子的房间,几人进去片刻,外面的人,却好似等了一个世纪,终于,有人出来禀报,“王爷,王妃,在英子的房间,发现两……两具尸体。”

    安宁的眸子倏地收紧,“将他们带出来。”

    下人目光微闪,还是领命进去,不多久,几个家丁便抬着两具尸体出现出了废墟,放在地上,众人看了那尸体一眼,却是不忍再看第二眼。

    再怎么着,他们都是相处了好几个月啊,再说了,大牛是为了进去救英子,才……大牛虽然是个驼背,但为人非常能吃苦,在这个院子中的人缘是鸿运游戏大厅手机版好的,这么年纪轻轻的,却……

    在场的下人有些哽咽,安宁的目光落在那两具烧焦了的尸体上,两具尸体,一样被烧得面目全非,一个是娇小的女子,另外一个是身形高大,但背却驼着的男子,根据特征,自然可以辨别这二人到底是谁,但是……

    安宁的眸光微敛,“铜爵,你上去,将大牛的嘴巴掰开,看看里面如何。”

    铜爵微微皱眉,王妃这么做是为了什么?心中虽然有疑问,但是铜爵依旧按照安宁的话,将安宁的命令执行,只是,当他将大牛的嘴巴掰开,察觉到里面的异常之时,心中却是一怔,立即明白了过来。

    “王妃,大牛的口腔中十分干净。”铜爵将结果禀告给安宁,口腔中十分干净,那就证明这人是在大火烧起来之前就已经死了,所以才没有吸入烟尘,口腔才会干净,可是,方才他们在场的每一个人都看着大牛跑了进去,这其中的蹊跷也就不言而喻了。

    若这个人真的是大牛的话,那么,大牛的口腔中,一定会吸入许多烟尘,所以,眼前的结论只有一个,那么,这个驼背的男性尸体,并不是大牛。

    安宁得到结果,嘴角勾起一抹讽刺,她已经证实了方才的猜测,而这次失火的缘由,她也已经了然于心。

    精明如苍翟,单单是看着这一切,就也已经猜出了什么,锐利的目光落在那一具男性尸体上,那张脸烧得面目全非,几乎无法辨认出原本的长相,眸光微微收紧,金蝉脱壳么?呵呵,看来,这段时间大牛跟着他们,没有得到任何有用的信息,是没有办法继续待下去了吧,所以,大牛必须消失,同时,也必须在众人的眼皮子底下消失,他不得不承认,这是一个不错的计策,趁着他不在,但安宁在的情况下,设计这么一出火场救人的戏码,想要消失得光明正大,哼,但是,他还是忽视了一点,那么就是宁儿的聪慧。

    他以为神不知鬼不觉,可是结果呢……呵呵,也亏得那人能够找到一个同样驼背,又和他身形差不多的男人来当这个替身。

    苍翟想着方才宁儿的镇定与所说的话,再等等,宁儿所要等的就是这个结果吧。

    “王爷,大牛和英子,都在府上工作了这么久,大牛又曾是我们救下的人,今日他的死,也算是为了救人英勇献身,请王爷准许厚葬此二人,大牛没有亲人,也便罢了,而英子的家中尚有一个老母亲,派人给她的家中送一些银子去吧。”安宁敛眉,平静的交代着,既然那人想要他们以为大牛死了,那么,他们就如他所愿,认为大牛真的死了吧。

    “如此处理甚好,铜爵,这件事情就由你亲自操办,记得,要厚葬。”苍翟朗声道,安宁的想法和他心中所想的不谋而合,既然那人可以金蝉脱壳,为什么他们就不能将计就计呢?来一个厚葬,好让那人知道,他们真的相信,大牛已死。

    “是。属下这就去办。”铜爵立即领命道,明了了主子和王妃的意思。

    苍翟和安宁的决定,让当场的下人稍微平复了方才的伤痛,厚葬,对他们这些下人来说,已经是死后最好的待遇了,要知道,有些府上死了下人,直接让人将下人丢到乱葬岗去,便是尸体被野狗叼走了都说不定。

    苍翟和安宁回了他们的院子,府上又开始井然有序了起来,铜爵开始操办英子和“大牛”的葬礼,其他的下人也都做着自己的分内之事,经过此事,看到王爷和王妃对英子和大牛的处置,他们伺候起来,倒也越发的认真了,他们知道,这府上的王爷王妃,都是大好人。

    铜爵的办事效率一直很高,翌日一早,大牛和英子的尸体便入了殓,再过了一日,就将二人同时出殡。

    本来下人的葬礼,用不着如此隆重,但是,安宁和苍翟,就是借此向某人传递一些信息。

    昌都城内的一处酒楼内,正是午饭时分,店里的客人们,一边吃着饭菜,喝着酒,一边谈论着最近他们都十分热衷的话题,那便是关于凤家大小姐和成家大公子成亲的事情。

    不过,二楼的雅间内,却是十分平静,雅间内的客人,似乎对楼下酒客们所谈的事情丝毫都不感兴趣,而他所感兴趣的,自然是就是方才从这里经过的出殡队伍。

    男子一身锦衣华服,身形健硕,薄唇似笑非笑的上扬着,摩挲着手中的酒杯,眸中光华流转,正是五皇子苍澜。

    很好啊!这结果正是他想要的,大牛为了救人而死,也算是死的光荣,死得大义了吧!

    苍翟厚葬了大牛,想来是已经中了他的计,彻底相信大牛已经死了,并且,照此看来,对大牛应该是没有怀疑的。

    满意的将杯中的美酒送入口中,心情好鸿运游戏大厅手机版了,连入口的酒好似也变得更加的香醇。

    他之所以会选在苍翟不再的时候上演这一出金蝉脱壳之计,因为,他要放着苍翟,苍翟的精明,若是他在,产生了怀疑,一定会顺藤摸瓜的查下去,但他却又不能不在府上的主子面前上演这一出,所以,安宁便被他选中,成了见证人。

    脑中浮现出那女子的身影,那个宸王妃虽然是有些聪慧,但是比起自己,终究还是一个女人罢了。

    只是,这个女人这段时间在他脑中出现的频率,实在是太高了些,高得让他觉得有些不自在。

    五皇子眸子一紧,挥开脑中的那个身影,放下手中的酒杯,高大的身躯优雅的起身,他如今“病”一紧痊愈,现在,得去看看真正生病的人才是。

    眸中划过一道光亮,五皇子苍澜出了酒楼,听得耳边传来那些酒客们关于凤大小姐,不,现在或许是该叫她成家大少奶奶和成家大少爷的传闻与猜想,嘴角勾起一抹冷笑。

    五皇子上了马车,马车很快便在一座豪华的宅院前停下,五皇子下了马车,随从便立即提着手中的锦盒,跟上了五皇子的步子,不过,五皇子却是顿住脚步,斜睨了那随从一眼,淡淡的吩咐道,“将这些东西都给我吧,你不用跟着了,你驾着马车在城中随意逛,一个时辰之后,再来此接我。”

    一边吩咐着的同时,就将随从手中的那一叠锦盒拿在了自己的手中,随即大步走进了这座豪华的宅院——二皇子府。

    北燕国,皇子成年之后,就会搬出皇宫,拥有自己的府邸,二皇子府位于城西,可以算是城西最大的一座宅院了,五皇子进二皇子府,守门的看到是皇子驾临,根本就没有阻拦,但里面的人在看到五皇子来了之后,便立即去向二皇子禀报。

    房间里,二皇子坐在躺椅上,闭目养神,这段时间,他尚且还在禁闭当中,上次在八十五大板之后,他终究是昏死了过去,对于这一点,他心中始终有一个疙瘩,他表面上虽然温和,对什么事情鲜少在意,但是,骨子里的固执却好似与生俱来,他不愿服输,更加不愿在苍翟的面前服输。

    那一天,几乎是他的耻辱,这段时间,每每做梦,他都会梦到苍翟在嘲笑着他。

    他醒来之后,从别人那里知道他昏死过去之后的事情,一把大板,确实没有少一个,只不过,剩下的十五大板,打在了他母后凤皇后的身上。

    想到凤皇后,二皇子苍焱的嘴角勾起一抹讽刺,眼神亦是变得冰冷,虽然他不需要母后替他挨板子,但是,在母后拒绝的那一刻,他的心终究还是被什么刺痛了一下。

    这段时间的禁闭,他想了太多的事情,他甚至想到了小时候,那个被母后叫做狐狸精的女人用身体护着她儿子的画面,竟是觉得那般的讽刺,苍翟啊苍翟,同样生为皇子,身上同样流着父皇的血,可是,从某些方面来讲,他比自己要幸运得太多了。

    他知道,凤皇后在那十五板子的责打之下,同样也受了不少的苦,但是,对于她的苦,他心中竟激不起丝毫的怜惜与关怀,也许他和母后一样,身体里的血都是冰冷的。

    他尚在禁闭之中,父皇下令,三月之内,他不得走出二皇子府一步,也就堂而皇之的没有去看过凤皇后了,而凤皇后派来看他的人,也都被他婉转的打发掉。

    敛下眉眼,苍焱嘴角的讽刺依旧没有消失,正此时,门外传来管家的声音,“殿下,五皇子殿下求见。”

    苍焱皱眉,五皇子?他来干什么?

    “就说我累了,已经睡下了。”苍焱淡淡的吩咐道,不管老五来的目的是什么,他都不愿见。

    只是,他的话刚落,便听得门外又一个声音传来,隐隐带着笑意,“二哥,这大晌午的,睡个哪门子觉?你若不想见我,也不必用这样的方法敷衍吧。”

    苍焱皱眉,这声音他不可能不认得,不是老五又是谁?

    心里浮出一丝不悦,门已经被人推开,苍焱抬眼看去,只见五皇子苍澜满脸笑意的站在门口,在他身后阳光的映照下,整个人更加显得意气风发,这也更加让苍焱心里纠结着一股异样的滋味儿。

    “老五,你这是说的什么话,我如今的状况,想来你也听说了吧,父皇罚我禁闭,如今身不自由,二哥是担心你来看我,让父皇知道了,父皇难免又会迁怒于你了。”苍焱敛去心中的不悦,对于情绪的操控,他素来都是一个高手,很快的便应对自如。

    “呵呵,这二哥就无需担心了,便是因为来看二哥,引起了父皇的不悦,父皇若是怪罪下来,老五我也心甘情愿的承受,你是我二哥,我有怎会有不来见你之礼?”五皇子苍澜笑道,提着手中的几个锦盒,大步进了屋子,将锦盒放在二皇子身旁的桌子上,“二哥,听闻二哥受了伤,所以,老五我将府中的一些补身子的好东西,拿了一些过来,本来早就要来看二哥的,可是……”

    五皇子顿了顿,脸上闪过一抹无奈,继续说道,“你也知道,前段时间,我这身子不争气,一直卧病在床,直到这些时候才好了些,这不,一得空,就来二哥府上了。”

    五皇子自顾自的坐下,丫鬟进来上了茶,便又退了下去,二皇子端着茶杯,听着五皇子的话,心中不由得冷哼,这个老五,说谎话眼睛都不眨一下,好似说得更真的一样,他以为自己不知道他前段时间,对外是宣称卧病在床,但实际上不过是掩人耳目罢了,人去了哪里,怕也只有他自己心里清楚吧。

    “那多谢五弟惦记着为兄了。”二皇子表面上不动声色,一脸的温和,微微皱着眉头,隐约有那么一股子的虚弱流露出来。

    五皇子看在眼里,敛下的眉眼,遮住一闪而过的光华,看来,二哥这一次吃的亏,可不小啊!

    眸光闪了闪,五皇子状似无意的道,“我们兄弟二人还真是难兄难弟,我在五皇子府,听闻二哥被父皇责打的消息,还真是吃惊不小,心想着,二哥素来知进退,又不喜争斗,父皇平日里也十分疼爱二哥,怎么会下这么重的手?”

    二皇子苍焱眉心蹙了蹙,似乎是想到了那日的事情,但很快又恢复如常,“父皇乃明君,他惩罚我,自然是我犯了错,我从来不曾责怪过父皇。”

    五皇子苍澜不着痕迹的挑眉,这个老二,还是这么圆滑,不过……想到什么,五皇子嘴角扬了扬,“二哥识大体,我们兄弟中,就数二哥最为宽厚,对了,我听说,老三在昌都住下了,从客栈搬进了一座院子里,看来,是有打算长住下去啊。”

    五皇子说话间,一边喝着茶,目光却是一刻也没有从二皇子的脸上移开,果然,在提到苍翟的时候,二皇子的神色还是波动了一下,虽然那一丝波动很快就消失不见,但五皇子还是察觉到了,五皇子心中了然,看来,苍翟在二哥这里,也是一个眼中钉,肉中刺啊。

    “老三本来就是我北燕国的皇子,这么多年没有回来,现在好不容易回来了,自然要多住一些时候,哪怕是在以后一直住在北燕国,也没有谁有资格说什么。”二皇子敛眉,这几个月,他虽然被关在二皇子府内,被禁止出入,但并不代表对于外界的事情,他就一无所知,他知道苍翟住了下来,也知道如今的凤府已经变了天,也更加知道……脑中浮现出那个小侍卫的身影,手下意识的摸进怀中,摩挲着里面那一块小小的碎银,眸光变得深沉。

    这是那日,自己打算用来暗算苍翟的碎银,却被那小侍卫破坏,那日他醒来之后,无意中又在自己的身上发现了这块碎银,自那之后,这碎银就一直在他的怀中,他告诉自己,他是在用这块碎银提醒着自己的大意,提醒着那日他的失败,可是,每次看着这碎银,似乎也同时在提醒着他,那个小侍卫的存在。

    他依旧记得,密探向他汇报那日凤家当家人大选之日发生的事情时,在提到那小侍卫竟然就是宸王妃之时,他的震惊,他几乎以为自己是听错了,怎么可能?那小侍卫怎么可能是宸王妃?宸王妃?苍翟的王妃么?

    不知为何,他潜意识中不愿接受这个事实,那小侍卫是女子,他十分庆幸,但若她是宸王妃,他却恨不得她依旧是那个小侍卫。

    就连他自己也不明白,他为何会有这样的想法,无论是宸王妃还是小侍卫,都是苍翟的人,不是吗?

    五皇子眸光微闪,“二哥说的对,三哥是父皇的儿子,是我北燕国的皇子,哪怕是他要当皇帝,也没有人会说些什么。”

    五皇子故意这么说,皇帝之位,他心中在觊觎,老二的眼睛,又何尝不是在盯着那个位置?

    二皇子握着茶杯的手一震,抬眼对上五皇子的视线,嘴角微扬,“父皇尚且壮年,身子骨还很健壮,这话可不能乱说,若是让有心之人听了去,怕是要说老三狼子野心,心怀不轨了,你这是陷老三于不义啊。”

    这下还五皇子皱眉了,嘴角隐隐抽了抽,老二竟然为苍翟考虑了,哼,他有这样的胸怀么?呆愣的片刻,五皇子才呵呵的笑道,“瞧我,这话确实不能乱说,也亏得在二哥这里,老五我不用担心,若是被别人听了去,说不定还给我安一个什么挑拨父皇和三哥关系的罪名,这我可承受不起啊,二哥,方才的话……”

    “无妨,方才你说了什么,我也早已经忘了。”二皇子苍焱从善如流,继续喝着茶,心中暗道,老五这匹狼,盘算着试探他对苍翟的态度,更或者说,怕是来挑拨自己和苍翟,想借由自己去对付苍翟,老五自己好坐收渔翁之利么?哼,想得美,苍翟这个对手,太过棘手,稍早一次交锋,他输得彻底,以后对于苍翟的事情,他必须要更加的小心谨慎才行。

    “那就好,谢谢二哥了。”五皇子的心中冒出一丝挫败,他今天来,目的就是要激起老二对苍翟的更深的敌意,没有什么比借刀杀人更加高明的了,可是,老二这只狐狸,比他想象中的还要狡猾,竟然丝毫都不为所动,方才有些苗头的,竟也消弭了下去。

    不过,他就不信,老二的心里真的如他表面上这么不在意,他真的不急么?他倒是要看看,老二会不会眼睁睁的看着苍翟为所欲为。

    五皇子见目的没有达到,便也不再多留,和二皇子又寒暄了一会儿,无非就是询问一下二皇子的伤势如何了,说一些保重身体的话,诸如此类,二皇子应和着,兄弟二人兄友弟恭的模样,好似真的是一条心一样,不过,二人各自都明白,对方隐藏在笑脸之下的,到底是怎样的狠辣心思。

    等到五皇子离开,二皇子才敛去了脸上的那一抹笑容,神色变得凝重,他虽然明白老五的意思,不能如了老五的意,但是,苍翟终究是他的阻碍,老五说的不错,苍翟在昌都城中住下来了,他就更加不得不防了,想到那日在皇宫之中,父皇对苍翟的维护,二皇子眸中的颜色越发的深沉了些许,也许父皇根本就是有意,让苍翟来继承皇位吧!

    拿出那一块碎银,二皇子细细的摩挲着,他绝对不会让这样的事情发生,绝对不会!

    安宁的身孕已经有三月,这段时间,孕吐来得十分厉害,折腾得安宁够呛,让苍翟也心疼得恨不得将肚中的孩子拉出来狠狠的教训,他都舍不得折腾宁儿,这小家伙倒是怎么也不消停,折腾得欢实。

    苍翟这段时间出门,都没有带上安宁,尽快办完事情,便又回到宅邸中,亲手照顾着安宁。

    这一日,昌都城郊的一处。

    一青衫男人负手而立,似乎是在等待着谁的到来,过了片刻时间,一匹马在不远处停下,马上的男子翻身下马,朝着这边走来,那人正是苍翟,不过,到了十步之遥的地方,苍翟却是停住脚步,“今日找我来,有何事?”

    苍翟的声音中透着毫不掩饰的冷硬,目光也是看向别处,似乎多看那男人一眼,他都无法忍受,不错,苍翟确实是不愿意多看这个男人一眼,因为,他多看他一眼,就恨不得杀了他,但是现在,他还死不得,留着他还有用处,他也不会那么容易的让他死。

    青衫男人转过身体,赫然就是北燕皇帝,看到苍翟,虽然对方是一脸的冰冷,但北燕皇帝的脸上,却是带着一丝笑意,将手中一直提着的食盒举起,呵呵的道,“朕听闻,宁儿今日孕吐得厉害,又没什么胃口,所以就让人准备了一些糕点,加了些抑制孕吐的药材在里面,不过,朕尝了,没有药的味道,当年,你娘亲……你娘亲怀你的时候,最爱吃这个了,朕想着,她们都是东秦的女人,或许口味差不多才是,所以……”

    在北燕皇帝亲昵的唤着“宁儿”之时,苍翟好看的眉峰皱了皱眉,在北燕皇帝提到“娘亲”之时,苍翟原本皱着的眉峰皱得更近了,毫不留情的打断北燕皇帝的话,“不容你操心,如果没事的话,我走了。”

    心里浮出一丝不悦,北燕皇帝他以为他是谁?宁儿?谁容许他这样唤宁儿的?谁又允许他提起娘亲的?他是最没有资格的人!

    “这个糕点……”北燕皇帝凝眉,似乎早料到苍翟会是如此的态度,心中叹了口气,他不过是想为孙儿做些事情罢了,他明白,苍翟不会容许他去看他的孙儿,所以,他也只有借口合作的事情,将苍翟约出来,再把这些东西给他,可他终究是不领情啊。

    也对,这些都是他自作孽,不是吗?

    苍翟走出很远,突然停住脚步,北燕皇帝心里一喜,以为他是改变了主意,但苍翟接下来的话,却是让他再次回归失望。

    “不管你是从哪里知道宁儿孕吐厉害的事情的,都请你别再继续探知我府上的事情,尤其是宁儿的事情,你派出的人,最好是快些撤回去,若是被我发现……”苍翟眸子一紧,他知道北燕皇帝对宁儿和肚中的孩子或许没有坏心思,但是,他也不容许宁儿的生活受到窥探,这里是北燕国,四处危险环生,宁儿如今的身子可不比寻常,现在还鲜少人知道宁儿怀孕的消息,若是再等个一段时间,宁儿的肚子大了起来,那些个豺狼虎豹知道宁儿怀孕,怕是又要打什么主意了。

    北燕皇帝听出了苍翟的警告,看来,连听听关于他那未出世的小孙儿的汇报都怕是听不到了。

    这苍翟,比起曾经的他要果决坚定得多了,若是当年,他能这样将昭阳放在第一位,将一切阻拦与伤害都隔绝在昭阳之外,那么,昭阳便不会……

    深深的叹了口气,北燕皇帝沉声道,“朕知道该怎么做。”

    得到北燕皇帝的承诺,苍翟没有再做丝毫停留,便翻身上马,策马而去,留下依旧提着食盒的北燕皇帝,独自站了不知多久……

    苍翟回到院子,便听到安宁的笑声从花园那边传来,苍翟嘴角一扬,宁儿今日什么事情这般开心,现在,那小家伙没有折腾她么?似乎是迫不及待的想要看到心爱的妻子,苍翟加快了脚步,离花园越来越近,似乎除了宁儿的声音之外,还有男人的声音,这个发现让苍翟下意识的皱紧了眉峰。

    那声音不是铜爵的!会是谁?

    苍翟想要一探究竟,速度更是快了些,终于到了花园,看到凉亭中的谈得正高兴的两人,目光停在坐在宁儿对面的那个男人身上,一袭白衣银发,不是来了北燕国,就失去踪迹的的昀若又是谁?

    他对宁儿说了什么?宁儿这般开心,像一个天真无邪的小女孩儿。

    心中浮出一丝酸意,他虽然知道,宁儿对昀若,只是当成普通朋友在对待,宁儿的心里就只有他苍翟,况且,凉亭中除了宁儿和昀若,铜爵也站在凉亭外,离宁儿不远的地方,但是,见到宁儿和昀若这般开心的有说有笑,还是有些吃醋的。

    眸光微敛,苍翟的脸上迅速绽放出一抹笑容,似乎是决定了要快些上前打破这局面,还未到凉亭,苍翟便柔声唤道,“宁儿……来客人了吗?”

    安宁听到苍翟的声音,心里一喜,脸上的笑容更是灿烂,立即起身,看到苍翟朝着这边走来,立即迎了上去,一边走,一边道,“你可回来了,你看谁来了。”

    安宁刚朝着苍翟这边迎上来,苍翟脸色便紧张了起来,快速上前,直到将安宁揽入怀中,确定她不会因为不小心而摔倒,才放心下来,方才的醋意早已不见,取而代之的是满脸的关切,“都快当孩子的娘了,走路也不知道放慢着点儿,以后不许再这样了,万一下台阶的时候不小心……你知不知道我有多担心?”

    安宁听着的关切的“责备”,心里却满是暖意,“有人似乎越发的唠叨了。”

    可不是么?自从自己怀有身孕以后,苍翟对她的照顾越发的无微不至,不再带她出去不说,便是在府中,也限制她不许这样,不许那样,嘴角浮出一抹笑容,她发现,苍翟执拗起来,饶是她也不得不甘拜下风呢!

    苍翟脸色僵了僵,唠叨么?他怎么没发现?他只是提醒宁儿而已,努力的回想安宁对他指控的方面,苍翟好看的眉峰越皱越紧,好吧,他承认,这段时间对于宁儿和孩子,他的神经绷得是紧了些,可是,这不都是为了宁儿的安危考虑么?

    想到这段时间小家伙对宁儿的折腾,苍翟心里就一阵怜惜,甚至为自己方才吃醋的行为感到愧疚,他吃个什么醋?宁儿和昀若有说有笑又如何?那至少证明宁儿是开心的,况且,也应该没有再被那小家伙折腾,他应该谢天谢地才对。

    “今天小淘气有折腾你吗?”苍翟旁若无人的抬手,轻触着安宁的脸颊,宁儿这些时日,都瘦了些了,等到那小家伙生出来,他第一件事就是要教教他好好爱护娘亲。

    提到这个,安宁眼睛一亮,这才记起凉亭里还有昀若的存在,想到苍翟的手还在自己的脸上轻触着,脸上浮出一抹尴尬,夹杂着些微的羞红,心中禁不住哀嚎,这下好了,被昀若看了笑话去了。

    安宁深深的呼吸了一口气,扯出一抹笑容拉着苍翟走进凉亭,“稍早也折腾,不过,吃了昀若带来的点心,倒是好多了。”

    “哦?是什么东西这么好吃么?”苍翟好看的眉毛一挑,来了兴致,要知道,这几天宁儿可是见着吃的,都没有什么胃口,他还为此时绞尽脑汁呢,吩咐厨房变着方法的给安宁弄吃的,就怕孕吐让安宁的身体受不住。

    “昀若说点心理掺杂了一些中药材,利于保胎,又对孕吐有一定的抑制作用,也不知道是怎么做的,吃起来倒是没有药味儿。”安宁拉着苍翟坐下,指了指桌子上还剩下一半的点心,方才自己一尝到这点心,就喜欢鸿运游戏大厅手机版了,竟也没有发现,一下吃了这么多。

    苍翟身体一怔,想到方才北燕皇帝拿给他的东西,眉心皱得更紧,心中有些微说不清道不明的异样闪过。

    “昀若,谢谢你,如此为宁儿操心,宁儿能有你这个朋友,实在是本王的福气。”苍翟对上昀若的视线,说这话时,完全没有方才的吃味儿,他是诚心的感谢昀若,这个人对宁儿的关心,似乎没有掺杂任何杂念与企图,饶是他也是佩服的。

    “谢倒不用,宁儿能有你这样的丈夫,何尝不是在下的福气?”昀若倒也没有避讳,自己对宁儿一直有心,但却更加倾向于朋友的关怀,安宁是爱着苍翟的,单是从方才二人的互动,他就可以感受得到,宁儿跟苍翟在一起,很幸福,因为和宁儿的那一份血脉相通,他完全感知得出来,他感受得到安宁在见到苍翟时,心中的那份悸动,是和他相处时不曾有过的。

    宁儿幸福就好,不是吗?

    苍翟心中微怔,和昀若视线相交,片刻都明白对方的内心。

    倒是安宁听着这二人的对话,嘴角不由得抽了抽,怎么总觉得有些怪怪的?安宁正要细想,昀若却是开口对着安宁道,“宁儿,你让我种下的那三颗种子,我已经种下了,我想看看《毒典》上关于它的记载,这样也便于留意它们的生长。”

    安宁眼睛一亮,那三颗七星海棠,他已经种下了么?正要起身,苍翟却将宁儿拉了回去,“我去拿吧!”

    他不放心宁儿一人回房,《毒典》么?他也知道《毒典》放在哪里。

    “让宁儿去吧!不是还有那位侍卫公子么?”昀若开口,脸上依旧是让人如沐春风的笑意。

    苍翟对上昀若的视线,立即明白了过来,昀若是故意支开宁儿,他有事情要对自己说么?苍翟眸子紧了紧,似乎是在猜测着昀若到底想和他说什么?不过,有一点,他却明白,他们的话题,定不会离得开宁儿!

    苍翟看的出来昀若的意图,安宁又如何看不出来?脸上绽放出一抹笑容,安抚的拍了拍苍翟是手背,柔声道,“还是我去吧,这又不远,你们先坐着,我去去就回。”

    ------题外话------

    谢谢姐妹们的支持,谢谢姐妹们送的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