鸿运游戏手机版注册 - 都市言情小说 - 侯门毒妃最新章节 - 201章 怒意激发,各怀心思迁怒安宁!

侯门毒妃 201章 怒意激发,各怀心思迁怒安宁!

作者:真爱未凉书名:侯门毒妃类别:都市言情小说
    安宁说出了这句话,她的目的就已经达到了,让章皇后连死都无法瞑目!而此时的章皇后,在听了这个消息之后,她又如何能安稳的闭上眼?

    她的耳边,不断的回荡着方才安宁的话,苍翼,她的儿子,死了?很惨很惨吗?

    脑中浮现出苍翼的身影,原本就中了鸩毒的章皇后,此刻在这一个晴天霹雳的的打击下,无疑是雪上加霜,口中的黑血不断的溢出来,双目大睁,狠狠的瞪着安宁,她想要大吼,只是,她此刻虚弱得却只能发出细微的声音,“你……你们杀了他!”

    思索片刻,她就隐隐有了猜测,一定是这样的,即便不是安宁他们杀了苍翼,苍翼的死,也定和他们脱不了干系!

    方才安宁的话,他们没听到,不过章皇后的这句话倒是被在场的其他人听了去,众人皆是心中好奇,杀了他?杀了谁?看章皇后此刻的复杂的神色,震惊,痛苦,愤恨,不甘……交织在一起,甚是精彩。舒僾嚟朤

    他们都是聪明人,便是没有听到那被杀的人是谁,但心中都有了个影儿,能让章皇后有这样复杂的神情,又下落不明的人,除了大皇子苍翼,还会有谁呢?

    大皇子苍翼那一次去东秦国给东秦国的皇帝贺寿,自那之后,有传闻说大皇子是回到了北燕境内,但是,却始终是不见任何踪迹。

    大皇子苍翼被宸王和宸王妃杀了?

    这个猜测在众人的脑中浮现,皆是让人震惊,苍焱和苍澜更是若有所思的看着苍翟和安宁,似乎是在等待着他们对章皇后的回应,如果苍翼真的被苍翟和安宁所杀,那这意味着什么?

    苍翟给他们所带来的威胁,无疑是大了许多啊。

    安宁不以为意的挑眉,嘴角的似笑非笑更加浓郁了几分,“皇后娘娘,没有证据,话可不能乱说!”

    安宁的声音响彻整个大殿,但这个答案是给其他人的,至于给章皇后的答案嘛……安宁眸中诡谲闪烁,见章皇后在震惊与悲痛,以及毒药的交织作用之下,似乎有些承受不住了,身体剧烈的抽搐着,她的眼中依然不甘的看着安宁,突地,安宁的嘴角勾起上扬的弧度大了几分,身体朝着章皇后微微倾斜了些,在她的耳边,用只有两人听得见的声音说道,“是,我们杀了他,可那又如何?他该死,你又能替他报仇么?章皇后,恐怕你已经没有机会了!”

    安宁话落,满意的看着章皇后眼中的愤恨更加的浓烈,一张因为鸩毒而变青了的连,此刻抽搐着,甚是狰狞,安宁无疑是说中了她的痛脚,她想报仇,非常的想报仇,可是,她却知道,她没有机会了。

    章皇后意识到什么,身体一怔,心中更是好似被什么东西冲击着,原来如此,宸王妃之所以告诉她苍翼的下落,是在报复她啊!

    想到自己方才对苍翟所说的话,章皇后竟然哈哈的大笑了出了声来,她后悔了,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她竟然又一次后悔,这一次,她的后悔是因为自己的私心,勾起苍翟对凤舞的恨,将苍翟的仇恨引到凤舞的身上,可她却不知道,苍翟不是那么好利用的,而她此刻,已经付出了代价!

    “啊……”章皇后疯狂的大叫着,她似乎感觉到了自己的生命已经到了尽头,她恨啊,恨她此刻明明知道谁杀了她的儿子,却无能为力,猛地,她好似想到了什么,目光转向北燕皇帝,她要告诉皇上,是苍翟和安宁他们害死了他们的儿子。

    可是,她张开口,还没来得及说出一个字,安宁的声音却先她一步响起,“皇上,安宁对皇后娘娘的报答已经完了,皇上先前说要追封赵氏昭阳为皇后,这样的大事,可不能耽搁了吉时啊。”

    报答么?苍翟不以为然的挑眉,眼底的宠溺弥漫开来,宁儿这是报复吧!

    宁儿为何会这么做,他又怎会不明白?宁儿啊宁儿,能够成为她的丈夫,这辈子有幸被她爱上,到底是怎样的幸福啊!便是别人对他有一丁点儿的不敬,宁儿也不会替他讨回公道么?

    他喜欢宁儿无条件护夫举动,让他感觉自己是被她珍视着的,更加喜欢宁儿这敢爱敢恨的性子,让他无时不刻的都在为她着迷。

    苍翟看着安宁的身影,便是在这样的场合,他也丝毫没有掩饰对安宁的痴迷,他的所有注意力都在安宁的身上,他感觉自己是这世上最幸福的男人!

    而章皇后,这一次无疑是踢到铁板上了。

    北燕皇帝眸光微怔,正要开口,却只听见砰地一声,章皇后轰然倒地,方才,安宁正是故意抢过章皇后开口说话的机会,笑话,章皇后想要做什么,意图都已经那么明显了,安宁又如何能没有防备?她怎么能让章皇后成功的对北燕皇帝说什么呢?

    章皇后已经到了油尽灯枯的时候了,便是拖着一些时间,就足以对付章皇后了。

    果然,章皇后终于是支撑不住,彻底的咽下了最后一口气,轰然倒地的她,双目依旧大睁着,充满了不甘。

    死不瞑目!在今天之前,章皇后又何尝想过今日会落得如此的下场,便是死都不能瞑目啊!

    所有人都看着章皇后的尸体,神色各异,不过,更多的是冷漠,甚至没有一个人露出同情之色。

    在这权力的漩涡中,对于已经不可能再有任何利害关系的人,谁又会施舍那丁点儿的怜悯呢?况且,章皇后落得如此下场,完全是咎由自取,哪里又值得人同情?

    安宁淡淡的瞥了章皇后一眼,嘴角扬起一抹得逞,敛眉,狡黠之色敛去,随即一如既往的温婉跃然于脸上,端庄的站在苍翟的身旁,好似方才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一般。

    “宸王妃说的不错,这样的大事,不能耽搁了吉时,来人,重新准备一份文牒,另外,去东宫和西宫,将先前两位皇后的印玺收回,从此之后,两个宫殿都空出来,闲杂人等,不得随意进出。”北燕皇帝朗声吩咐,将所有人停留在章皇后身上的注意力都拉了回来。

    凤舞身体一怔,闲杂人等,说的是不就是她么?东宫,那个原本属于她的地方,从今之后就要成为她的禁地了么?

    凤舞紧咬着唇,刻意的隐忍着自己心中的激荡着的各种情绪,不甘,庆幸,甚至是嫉妒……

    不甘自己从云端跌下,竟然从皇后成为冷宫妃子,庆幸自己还活着,不像章皇后,此刻竟成了一具冰冷的尸体,嫉妒赵昭阳所得到的待遇,便是死了,都处在荣誉的顶端,似乎是在嘲笑着他们当年对她所做下的一切。

    而她们呢?一死,一废,这是多么的讽刺啊!

    紧紧的抓着二皇子苍焱的手臂,凌厉的指甲,似乎要掐入苍焱的皮肉,苍焱眸光微微皱眉,将凤舞的反应看在眼里,眸中一片深沉,他知道,自己角逐皇帝之位的筹码越来越少,不过……目光落在苍翟的身上,正巧看到苍翟看安宁的温柔眼神,眸子紧了紧,心中浮出一丝嫉妒,嫉妒苍翟能够如此光明正大的用这样的眼神看着安宁,此刻,他竟恨不得取苍翟而代之。

    他这是怎么了?为什么他会有这样的感受?想到方才在御花园中,看到安宁之时,他心中的激荡,苍焱身体微怔,脑中有什么东西一闪而过,快得让他有些抓不住。

    眸光紧了紧,苍焱努力探寻着自己这种心思产生的缘由,但是越是想,他越是现在那无尽的漩涡之中,不过,有一点,却是在他的脑海中分外的清晰起来,他不愿意输给苍翟,不仅仅是在皇位的争夺上,还在……目光落在安宁的倩影上,他也希望有一天,能够如此光明正大的看着安宁,更或者让这“小侍卫”的眼里只有他!

    北燕皇帝吩咐一下来,宫人们各自都忙碌了起来,管事太监亲自去准备皇上要急用的文牒,其他的几个宫人也都领命下去,大殿之中,躺在地上的章皇后的尸体,这一刻好似彻底的被忽视了一般,更是显得讽刺,曾经堂堂的一国皇后,此刻竟是这般凄凉。

    文牒很快备妥,北燕皇帝带着伤,当众宣布追封昭阳为德昭瑞贤皇后,此时,经过了方才两个皇后的一废一死,众人便是心中颇有微词,都不敢再多说什么。

    而此时皇太后的寝宫内。

    软榻上,皇太后虚弱的躺着,她的脑海中不断的浮现着方才在御书房发生的事情,心中怎么也无法接受皇帝对她的对待。

    都是赵昭阳那个女人!要不是她,皇帝也不会和自己生出这么多的嫌隙,赵昭阳啊赵昭阳,还在世的时候,是她的眼中钉,现在,连死了都还是她的肉中刺,这刺扎在她的心里,让她恨不得处之而后快。

    可是,她要怎么才能除去这个肉中刺?赵昭阳已经死了啊,难不成让她再死一次?

    她知道,只要将赵昭阳从皇帝的心目中给驱除了,赵昭阳就什么都不是了,可是,看皇帝依旧对赵昭阳如此痴迷的样子,皇太后心中冒出一股浓烈的无力感,这个赵昭阳,还真是她的死敌!

    深深地叹息了一口气,皇太后无力的闭上眼,若是赵昭阳还活着,怕是要嘲笑她了吧!她这个做娘亲的,到最后在皇帝的眼里,还抵不过已经死了十多年的人!

    一旁的安兰馨小心翼翼的留意着皇太后的神色,方才,她跟随二皇子苍焱和五皇子苍澜一起,将皇太后送回了寝宫,安置好皇太后之后,二皇子和五皇子都离开了,独独剩下她一人照看着皇太后。

    想到在御书房皇上对她安置,安兰馨微微皱眉,冷宫吗?她没有想到,自己虽然是成功的勾引到了皇上宠幸了她,可连一天妃子的待遇都没有享受到,便被打入冷宫。

    冷宫那个地方,怕是很少有机会见到皇上吧!

    现在她唯一庆幸的是,还有皇太后是她的后盾,虽然居于冷宫,但她知道,只要自己抓住某些利害关系,她还有机会,深深的呼吸了一口气,在这后宫之中,她必须抓住一切可以抓住的机会,而这机会,只有眼前这个老人能够带给她。

    此刻,安兰馨就像一个溺水的人,而皇太后,就是她唯一能够抓住的浮木。

    眸光微敛,安兰馨轻轻的走到皇太后的身旁,轻柔的摇了摇皇太后的身体,皇太后眉毛微皱之后,睁开了眼,内心烦闷的她,不耐烦的看了安兰馨一眼,没有说话,但是安兰馨绽放出一抹灿烂的笑容,快速的拿着旁边的纸笔,写下了几行字,“太后娘娘,皇上只是一时糊涂,皇上是一个孝心的人,母子哪有隔夜仇的?等皇上气消了,一定会来看太后娘娘的。”

    皇太后凝眉,看着眼前贴心可人的安兰馨,眸光闪了闪,好似猛地想到了什么,立即想要坐直身子,安兰馨眼疾手快的扶着皇太后,这举动,更是让皇太后心里对她的喜欢多了几分。

    “兰馨啊,还好哀家有你在身旁伺候着,你说得对,母子哪有隔夜仇的?等皇上气消了,一切说不定就都好了。”皇太后拉过安兰馨的手,轻轻的拍着,脸上终于扯出一抹笑容,只是,那笑容却是有些勉强,母子哪有隔夜仇,这句话虽然说的是不错,但是她的儿子,她又如何能不了解?

    关于赵昭阳的事情,他一直都是这么坚持,她这个娘亲,是比不过那个女人的!

    不过,她却不是那么容易甘心,容易认输的人!

    安兰馨忙不迭的点头,脸上的笑容更是灿烂了几分。

    “兰馨丫头啊,你对皇上……是否是真的喜欢?”皇太后目光落在安兰馨的脸上,丝毫不掩饰的询问。

    兰馨没有料到皇太后竟然问得如此直接,脑中猛然想起方才在御书房的旖旎暧昧,脸上瞬间一片通红,喜欢吗?她虽然不否认皇帝在将她当成赵昭阳时,那柔情的眼神对她的吸引,但是,她却在也同一时间见识到了皇上的无情,比起喜欢皇上这个人,她更喜欢的是皇帝能够带给她的权力与地位。

    不过,安兰馨却知道,这个时候,她不能将自己内心真实所想表露出来,尤其是在皇太后的面前,她就更加不能表现出来了,安兰馨无法说话,只是低着头,正好用脸上的通红来回答皇太后的问题。

    果然,皇太后心里一喜,“好,好,兰馨啊,后宫的女人虽然原则上要安安分分的,不过,女人的幸福,都是要自己去争取,要牢牢的抓住,知道吗?你还年轻,以后的路还长着,在你这一批的秀女当中,就只有你如今得了皇上的宠幸,你也算是皇帝宠幸过的妃子中,最年轻的一个,这是你的资本,你可要好好的利用了。”

    安兰馨张口,想要说什么,可是,意识到自己无法发声的嗓子,安兰馨脸上立即浮出一丝尴尬,皇太后却不以为然,“兰馨啊,你虽然口不能言,但是,这也可以变成你的优势,都说柔能克刚,你的柔弱正好是你的武器,就要看你如何利用了。”

    安兰馨听着皇太后的教导,心中更是欣喜,在纸上写道,“太后娘娘……兰馨……不懂。”

    不懂么?这两年在北燕国她所受的调教,又如何能不懂这些?只是,她知道皇太后会更加喜欢她的这个答案。

    果然,皇太后呵呵的笑了笑,“不懂没什么?以你的天分,学着倒也不难,你放心,以后哀家会好好教你。”

    安兰馨喜不自胜,忙跪在地上,朝着皇太后磕了头,写道,“谢太后娘娘。”

    “还唤太后娘娘吗?你已经是皇上的蕙妃了,就算是册封的文牒还没下来,但这也是迟早的事情,按理说,你也是哀家的儿媳了,该唤哀家什么?”皇太后一脸慈爱的看着安兰馨。

    该唤她什么?安兰馨自然是知晓的,激动的在纸上写下几个字,“谢谢母后!以后,母后叫兰馨做什么,兰馨就做什么。”

    这一声母后,让太后娘娘的心里更是开怀,方才因为皇帝而产生的不悦,也消弭了不少,尤其是安兰馨后面的这一句话,无疑是皇太后最爱听的,她要的就是安兰馨的服从,不过,表面上,她却是呵呵的笑道,“母后能要你做什么?还不是就希望你能好好伺候皇上,哀家老了,终有一天要离开这世上,皇帝是哀家最放心不下的,他虽然后宫佳丽甚多,但是,却没有一个真正贴心的,兰馨啊,母后就希望你能够做那一个贴心的人,等哀家百年之后,替哀家照顾皇帝。”

    安兰馨羞涩的点头,她知道,皇太后若是将这个任务交给她,那么,她定会将自己推向更高的位置,才能让她有机会照顾皇上,不是吗?

    此刻,安兰馨第一次看到眼前有如此浓烈的希望,心中更是坚定了她的初衷:这辈子,她要做人上人,自己掌控自己的命运,永远不要被别人踩在脚下。

    安兰馨只将自己的这番想法,当成自己求生的本能,却没有发现,她还没有触碰到权力,便在权力的漩涡中越陷越深,无法自拔!

    只是,想到什么,安兰馨咬了咬唇,皇太后关切的问道,“怎么了?”

    安兰馨欲言又止,眼底亦是流露出一丝苦涩,皇太后是何等精明的人,片刻就明白了安兰馨想到了什么,嘴角勾起一抹笑意,“兰馨丫头啊,你是在担心你住在春华居,无法接近皇上吗?”

    安兰馨点头,眉宇之间的愁绪更浓,犹如一个无法靠近自己心爱男子的女子,那惆怅足以让人为之心怜,尤其足以让皇太后动容。

    “这点你就不用担心了,哀家自有办法,让你尽快的搬出春华居。”皇太后眸中泛出一丝幽光,似乎是在盘算着什么。

    安兰馨要的就是她的这句话,不过,她却没有表现出太多的欣喜,在纸上写道,“母后,兰馨只要能够伺候皇上就心满意足了,对兰馨来说,住在哪里,哪怕是宫女所住的下人房,兰馨也不在乎。”

    顿时,皇太后对安兰馨的喜欢有多了些许,满意的点头,“果然是一个好姑娘,皇上能够有你这么一个妃子,是他的福气,精诚所至,金石为开,皇上总有一天会看到你的好。”

    正说着,一抹身影行色匆匆的进了房间,看到皇太后脸上的笑容,眉心皱得更紧。

    “老五?你怎的回来了?不是和老二去宴会了吗?宴会这么快就结束了?”皇太后看向来人,来人不是别人,正是五皇子苍澜。

    几个皇子之中,二皇子因为是凤皇后的儿子的原因,皇太后对他不甚喜欢,而同样优秀的五皇子苍澜,却是深得皇太后的疼爱。

    五皇子深谙讨好皇太后之道,除却那段“卧病在床”的时间,时常到太后寝宫作陪,每每都逗得皇太后喜笑颜开。

    看到自己一直都疼爱着的孙子,皇太后自然是高兴的,但察觉到五皇子紧皱着的眉峰,皇太后神色微怔,“怎么了?是谁惹得哀家的老五不开心了?”

    苍澜不希望皇太后不高兴,但是,想到宴厅中方才发生的事情,苍澜一番挣扎,终究是大步走到皇太后的面前,开口道,“皇奶奶,出事了!”

    皇太后脸色微沉,出事了?想到今天皇帝不惜惹怒她,都坚决要做的事情,心里的不悦又浮了出来,“能有什么事情?你父皇不是要追封赵昭阳为皇后么?这对哀家来说,这已经不是新闻了,罢了,他要追封就让他追封吧,终究不过是一个死了的人,哀家倒是要看看,赵昭阳便是被追封成了皇后,又能怎样?难不成她死了还能活过来吗?”

    苍澜不以为然,若是皇奶奶知道了那赵昭阳便是不能活过来,却依旧能掀起风浪,不知道又会作何感想,但气愤肯定是免不了的。

    想到皇奶奶方才因为父皇的违逆而昏死过去的事情,苍澜皱眉,要将事情告诉皇奶奶么?

    心中的犹豫隐隐冒了出来,仔细一想,即便是现在他不说,不多久,那边的消息依然会传过来,很快的,苍澜的心中便下定了决心,“皇奶奶,你可知道父皇给追封的皇后所赐的号是什么?”

    皇太后皱眉,“是什么?”

    老五既然提起,那就证明,所赐的号,定不是她乐见的。

    “德昭瑞贤。”苍澜平静的开口,但说出的四个字对皇太后来说,却是如一记炸弹,让她脑中瞬间一片空白。

    “你说什么?”反应过来的皇太后几乎无法相信她所听到的,德昭瑞贤?

    “皇奶奶,父皇追封赵昭阳为德昭瑞贤皇后,原本该是两宫皇后的以后的号,都被赐给了赵昭阳。”苍澜似乎不想让皇太后回避现实,再次认真的道。

    话落,皇太后一巴掌重重的拍在软榻边缘的红木上,胸口因为生气而剧烈的起伏着,“这个皇帝,太乱来了,他追封赵昭阳也罢,可是,将这两个号都赐给她,这是什么意思?那皇帝当真是被鬼迷了心窍不成?”

    激烈的呼吸着,好似空气都变得稀薄,必须不断的呼吸,才能够不窒息过去。

    “那东宫皇后和西宫皇后怎么办?”皇太后凌厉的问道,以那两宫皇后的性子,就算是追封赵昭阳为皇后这件事情,她们也定不会同意,更何况是要将未来属于她们的号赐给了赵昭阳呢?

    当年这两个皇后对赵昭阳的嫉妒,她可是看在眼里的,是啊,她们身为皇后,在感情上都败在了赵昭阳一个东秦公主的手中,她们怎能甘心?

    当年赵昭阳之死的缘由,对她来说,不是秘密!

    苍澜苦涩的一笑,“皇奶奶,现在已经没有东宫皇后和西宫皇后了。”

    没了两宫皇后,许多事情对他来说,倒是有利了,苍焱虽然没有继承皇位的权力,但是他的野心却骗不过他苍澜,凤皇后被废,无疑是砍断了苍焱的左膀右臂,这一次,损失最惨重的,怕该是苍焱了。

    不过,这个时候却不是他幸灾乐祸的时候,他的一个对手在实力削弱的同时,另外一个对手的实力却不断的在膨胀,那膨胀的份额,怕是比另外一个对手削弱的份额要多得多。

    苍翟啊,现在对他所产生的威胁,又大了许多。

    “没有东宫皇后和西宫皇后,老五,你要给哀家说清楚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皇太后从软榻上下来,安兰馨立即搀扶着皇太后,她也在一旁小心翼翼的听着,无论是她还是皇太后,此刻心中都隐隐有一丝不好的预感。

    苍澜叹息了一口气,“皇奶奶,方才在宴厅中,父皇不仅仅是追封了赵昭阳为皇后,还废了凤皇后的皇后之位,将她打入冷宫,还……还赐死了章皇后。”

    苍澜一边说着,一边看着皇太后,话刚说到一半,皇太后的身体便晃了晃,原本就满是不悦的脸色几乎是在那一瞬间变得苍白无色,听到章皇后被赐死,整个人更是瘫软了下去。

    “皇奶奶……”苍澜立即上前,帮着安兰馨一起扶着皇太后,与此同时,按住她的人中,过了好一会儿,皇太后才缓和了过来,不过,缓和过来的只是她的气息,心中的怒气却是在不断地燃烧着。

    “这逆子……逆子!”皇太后紧咬着牙,一张脸因为愤怒而扭曲狰狞着,“先帝,你看到了吗?咱们的儿子,竟然是这般顽固不化,他竟然在一夕之间,废了一个皇后,赐死了一个皇后,这……这像什么话?先帝,臣妾对不起你,这北燕的江山若是还继续在皇儿的手中,不知道会变成什么样子?逆子,逆子啊!”

    皇太后气啊,怒啊,此刻,她甚至不惜承认她的儿子是一个暴君,那两个皇后都是陪他走过多年的妻子啊,他怎能如此残忍的对待?

    赵昭阳!这一切都是那个女人的错,那个女人果然是祸水,皇帝可以博爱,雨露均沾才能平衡后宫与朝堂的各方势力,可是,赵昭阳却将皇帝迷得晕头转向,连自己的皇后都没有放在眼里了。

    因为赵昭阳,才会导致今日这样的结果,

    两宫皇后一死一废,会给北燕带来怎样的冲击?况且,凤皇后的背后还三大望门之首的凤家啊!皇帝怎能如此莽撞?他是在拿北燕的江山开玩笑啊!

    “皇奶奶,你莫要气坏了身子,父皇已经如此了,若是皇奶奶气坏了身子,谁来支撑咱们北燕?”苍澜关切的道,眸中却有一抹阴沉隐隐闪烁着,现在,他也只能将希望寄托在皇太后的身上。

    父皇若是真的要册立苍翟为皇位继承人的话,那么……眸光一凛,他苍澜绝对不会坐以待毙。

    苍澜的安慰确实是说到了皇太后的心坎儿里,努力让自己平息下来,脑中却是一团糊涂,沉默不语,但脸上的怒意依旧交织着。

    “皇奶奶,孙儿有一句话不知道当讲不当讲。”沉默片刻之后,苍澜骤然开口,他的心中始终有一个结,在他的心里缠绕着。

    皇太后心中本就不悦,皱眉道,“什么事不能跟哀家说的?”

    苍澜目光微敛,试探的开口,“皇奶奶,孙儿觉得,父皇对苍翟太过不寻常,虽然二人关系交恶,但是,父皇对苍翟若有似无的讨好,却是一直都存在的,今日,父皇又将赵昭阳追封为皇后,那苍翟的身份就不能同日而语了,孙儿担心的是,父皇在追封了苍翟娘亲为皇后之后,会不会又将太子之位……”

    “不,不行,这绝对不行!”还没等到苍澜的一句话说完,皇太后便厉声打断了他的话,不用苍澜继续说,她也明白苍澜的顾虑是什么,皇上在追封了赵昭阳为皇后之后,会将苍翟捧上太子之位么?哼,只要她这个皇太后还有一口气在,就绝对不会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

    对于自己试探的结果,苍澜心中浮出一丝满意,不过,他依旧不动声色的道,“皇奶奶,苍翟是父皇的儿子,照例说还是孙儿的三哥,三哥德才兼备,才能出众,有帝王的气势,如果能够继承皇位,对北燕国来说,倒也不是一件坏事。”

    “你知道什么?苍翟是谁,若他和你们一样,只是拥有北燕国的血脉,哀家倒也没有什么话可说,但是,不要忘记了,他的娘亲是东秦人,若说是普通的东秦人,哀家倒也可以忍受,但是,苍翟拥有的东秦血脉却是东秦皇室的血脉,哀家怎能放心将皇位传到这样一个人的手中?再加上,苍翟到底是什么心思,你我都不明了,若哪一天,他将北燕拱手让给东秦,也不是没有可能的事情,我北燕在四国之中,是最强大的存在,一直以来,都是繁荣昌盛,怎能以这样的方式毁灭?”皇太后沉声道,锐利的目光瞥了一眼苍澜,“苍澜,你是我北燕的子孙,守护北燕是你的责任,若真有那么一天,你无论如何都要阻止,绝对不能让苍翟登上皇位,不然,北燕皇室的列祖列宗都不会安宁。”

    苍澜好看的眉峰微微拧成一条线,沉吟片刻,终于坚定的道,“是,孙儿明白了。”

    只要皇奶奶执意反对,那么,一切就都还有转圜的余地!

    得到苍澜的回答,皇太后才松了一口气,几个皇子之中,她最疼的就是五皇子,而五皇子的才能同样也是在这些皇子中出类拔萃的,她一直都属意让五皇子继承皇位,若皇帝真有册立苍翟为太子的心思,那么,她自然不能眼睁睁的看着。

    想到苍翟,皇太后的眸子便收紧,赵昭阳是她眼中钉,苍翟又何尝不是她的肉中刺呢?

    当年那个小男孩从在他娘亲的肚子里存在的那一刻,就不得她的喜欢,那是她百密一疏的后果啊,当年,她暗中让人在赵昭阳的食物里下足以导致她无法怀孕的药时,又何曾想得到,赵昭阳竟然那般小心谨慎,连这都防备着。

    小时候的苍翟,就已经是一个鸿运游戏大厅手机版会察言观色的孩子,他对她的隐忍,她又如何能看不出来?只是,现在苍翟长大了,翅膀也硬了,无需再对她隐忍,想到上次自己被苍翟激起的怒气,心中更是一阵翻腾,她就不信,她堂堂北燕的皇太后,会对他无可奈何?

    深深的呼吸了一口气,皇太后好似想到什么,神色严肃的道,“现在苍翟和他的宸王妃可回去了?”

    “还没,宴会还再继续,孙儿只是借口出来,就是想将那边的消息第一时间告诉皇奶奶,好让皇奶奶心中有个准备。”苍澜如实说道

    “你做得很好,应该是要来告诉哀家的,不然,哀家便被蒙在鼓里了。”皇太后沉声开口,眸中一片阴沉,如今事情已成定局,饶是她也无法挽回皇上已经做成的事实,章皇后已死,又如何能挽回性命?而至于凤皇后……皇太后眼底有一抹冷意一闪而过,凤家的女人,素来都是她的对头,凤皇后被废便被废了吧!现在,她应该担心的事情,是皇位继承人!

    她绝对不能让北燕的天下落入赵昭阳那个女人的儿子的手中。

    “来人,传哀家旨意,留宸王以及宸王妃在皇宫住下,哀家这些时日烦闷得慌,让宸王妃陪哀家解解乏也好。”皇太后心中盘算着什么,眼底的冷意,让人不寒而栗。

    听皇太后提及安宁,苍澜下意识的皱眉,皇奶奶她要干什么?她要对宁儿不利么?他潜意识里排斥着这个猜测,“皇奶奶,宸王妃不过一介女流……”

    即便是要对付苍翟,倒也不必对安宁做什么。

    只是他的话还没有说完,皇太后便冷冷的打断了他,“哼,你知道什么?那宸王妃真的是只是一介女流么?你莫要忘记了,宸王对宸王妃的在乎,那个安宁是苍翟的软肋,再加上,她现在怀有苍翟的骨血,哼,她对我们来说,意义太重大了。”

    “皇奶奶……”苍澜更加意识到皇太后对安宁的不怀好意,心中的担忧更浓,他是真的不愿看到安宁出任何差错。

    “老五,你今日是怎么了?这可不像平时的你,怎么因为一个女人……”皇太后皱着眉头,说到这里,身体却是一怔,好似在那一瞬间抓住了什么一般,看苍澜的眼神变了又变。

    苍澜被她凌厉的视线看着,如坐针毡,好似心思被她看穿了一般,终于,过了片刻,便听得皇太后越发冰冷了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哼,你该不会也看上了那个宸王妃了吧?”皇太后嘴角勾起一抹讽刺,话落,果然看到苍澜的神色多了些微的不自然,这已经给了她答案,“呵呵,老五啊,你让哀家说你什么好?那宸王妃可已经是苍翟的人了,如今又怀有苍翟的骨血,你们还真是兄弟啊!”

    最后几个字,皇太后几乎是咬牙切齿的从牙齿缝中蹦出来,脑中浮现出那个安宁的身影,气更是不打一处来,怒声道,“祸水,果然和那赵昭阳时一样的祸水!”

    苍澜皱眉,因为皇太后对安宁的批判,心中不悦,祸水么?他倒是更愿意说是窈窕淑女,君子好逑。

    想到什么,苍澜眸光敛了敛,“请皇奶奶别对付安宁!”

    皇太后眸子一紧,看来这老五怕真的是喜欢上了那安宁了,她还从来没有见过这样老五这般真诚的求她,可是,越是这样,她越是容不下,她北燕皇室,怎容许发生这样的事情?

    “来人,立刻替哀家去传旨,请宸王妃立即来见哀家!”皇太后一字一句的道,怒气横生,她倒是要看看,那安宁到底有什么魅力,让苍翟那小子着迷还不够,竟然能够让老五不顾她已嫁人的身份,还要冒天下之大不韪的去喜欢!

    ------题外话------

    谢谢姐妹们的支持,谢谢姐妹们送的月票,钻钻,花花,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