鸿运游戏手机版注册 - 都市言情小说 - 侯门毒妃最新章节 - 267章 吃醋

侯门毒妃 267章 吃醋

作者:真爱未凉书名:侯门毒妃类别:都市言情小说
    气氛顿时好似在僵在了当场,南宫天裔握着酒杯的手也跟着紧了紧,妙手公子定定的看着上官敏,她看似不在乎,却期待着南宫天裔要给的答案的模样,让人心疼,他知道,这个问题是萦绕在敏敏心中,久久都不曾挥去的东西,今天,她终于借着酒意问出来了吗?

    问出来也好,问了出来,她的心里就不用憋得那么难受了!他比谁都知道,这些年,敏敏不快乐,一点都不快乐,想到几年前,那个飞舞张扬的红衣少女,那个敢爱敢恨的一国公主,那个时候的她,才该是真正的上官敏!

    妙手公子的目光转向南宫天裔,似乎也在等待着他的答案,是啊,安宁,那个让人心甘情愿为之倾倒的女子,如今北燕国母仪天下的皇后!

    南宫天裔的心里一直爱着她,而现在……他的心里住着谁?

    时间仿佛凝结,上官敏将心中的话问出了口,心里却又有些无措起来,她终究是有些害怕得到答案,害怕从南宫天裔的口中得到他依旧深爱着安宁的答案。♀舒悫鹉琻

    “因为……”

    “算了……”

    在沉默了许久之后,南宫天裔终于开口,上官敏却突然打断了南宫天裔的话,有些微醉的她,目光闪烁着,“算了,你不用回答了,不知道也罢!”

    上官敏话落,继续喝着酒,可是,她刚将酒杯送到唇边,一只大掌便握住了她的手腕儿,阻止了她喝酒的举动。

    上官敏感受到那掌心传来的温度,微微蹙眉,顺着大掌往上,对上南宫天裔的黑如深潭的双眸,里面隐含的笑意,让她心中一怔,随即听得南宫天裔浑厚的声音,幽幽的在耳边响起……

    “为什么不给你休书?是因为你永远会是南宫家的媳妇儿,为什么过了五年之后还来找你?是因为,你永远会是南宫家的媳妇儿,这个答案,你满意吗?”南宫天裔紧盯着上官敏的眼,一字一句的道,那深不见底的眸子,似有一种魔力,能够将人吸附进去,哪怕明明知道是万劫不复,也会甘之如饴。

    若是放在六年之前,得到这个答案,上官敏一定会欣喜若狂,她一心想要成为南宫天裔的妻子,能够从他的口中得到“永远”二字,那不是幸福是什么?

    可是现在……上官敏眸子眯了眯,呵呵一笑,“南宫家永远的媳妇儿?好一个南宫家永远的媳妇儿!”

    上官敏赫然起身,却因为醉酒,身体一个踉跄,妙手公子眼疾手快的上前,用胸膛将她挡住,一把打横抱在怀里,看着她脸上苦涩的笑,莫名的心疼,“你醉了,不能再喝了,我带你去睡觉

    上官敏对上妙手公子温柔关切的眸子,脸上的笑意更是苦涩,伸手轻抚着这张脸,轻声呢喃着,“南宫家的媳妇儿……南宫家的媳妇儿……”

    她发现,仅仅是有了这个名分,是无法满足她的,从一开始,她真正想要的,都不是“南宫家的媳妇儿”这个名号,她想要走进南宫天裔的心里,她要做的是南宫天裔心里爱着的女人!

    可是,老天没有给她那样的幸运!

    深深的叹了口气,上官敏俏皮的朝着妙手公子眨了眨眼,“我最对不起的人,是你!我是个坏女人,是不是?”

    妙手皱了皱眉,柔声道,“你对不起的人,就只有你自己,你怎么会是坏女人,你是这世上最美好的女人!”

    上官敏本就是西陵国的公主,三夫四侍本就是寻常之事,可是,她却自己将她困在一个牢笼中,让她的心禁锢着,她为了追求她的心爱,辜负了他太多,可即便是这样,他的眼里,她依旧是那么完美!

    “呵呵……”上官敏呵呵的笑了起来,微微闭上了眼,似睡着了一般。

    妙手公子叹了口气,抱着上官敏,将她送回了房间,小心翼翼的盖上被子,才转身出门,桌子旁,南宫天裔依旧喝着酒,那深邃的黑眸,让人看不出他此刻在想些什么,只是有一口没一口的喝酒,让妙手公子微微皱了皱眉。

    妙手公子不禁想到了六年前那一晚营帐中二人的对峙,他敬南宫天裔的磊落,但是,有些事情,他还是想要弄清楚!

    “在你的心里,敏敏就只是南宫家的媳妇儿吗?”妙手公子直视着南宫天裔的双眸,似要从他的眼里看出些什么端倪。

    南宫天裔把玩着手中的酒杯,嘴角一扬,不答反问,“这些年来,你是否后悔当初自以为是的成全?”

    话落,果然看到妙手公子眸光怔了怔,南宫天裔脸上的笑意更浓,不需要妙手公子回答,他就已经知道了答案,他后悔了,当初,他本已经是上官敏的夫,却为了成全上官敏,向西陵女皇要了休夫旨意,他敬重妙手公子,他是一个君子!

    “只要敏敏快乐就好!”妙手公子沉声道,他知道,当初若不成全,敏敏无法快乐,南宫天裔永远会是她心中最美好的遗憾,而他也终究无法确定他在敏敏心中的位置。

    南宫天裔好看的眉峰一挑,但笑不语。

    妙手公子知道自己无法探知南宫天裔的心思,索性便作罢,这个南宫天裔,比起六年前,更加内敛了不少!

    这一夜,二人将酒喝完,才作罢,就在桌子上,将就着睡了一夜,翌日一早,上官敏出门之时,就看到二人趴在桌子上的身影,晨曦照进屋子,一切看起来异常的祥和,上官敏目光扫过二人,嘴角微微上扬,但想到昨晚,她的面上就有些不自然了起来。

    暗暗的叹了口气,昨晚他的接近,或许只是例外,也许过一会儿,一切就都恢复原状,南宫天裔即便是跟着他们,也会是如以往那般,跟在身后,并不会有交集。

    想到此,上官敏挥开脑中的思绪,大步走出了房间,只是,这一次,上官敏却是料错了,等到南宫天裔和妙手公子醒来,几人在农庄里用了简单的早餐,便重新上路,三人一人一骑,两个男人一左一右的走在上官敏的两边,南宫天裔没有说话,但强烈的存在感,却是让人怎么也无法忽视。

    一行三人,女子姿态绝美,如火焰一般灿烂,两个男子,一个儒雅中透着温和,一个儒雅中贵气逼人,顿时引来无数人的侧目,三人进了城镇,这北燕国边陲的小城镇,比他们想象中的要热闹得多,三人在街上随意走着,前方传来一阵喧闹,让周围的人都不约而同的上前,想要看看那边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你听说了吗?织桂坊的花魁姐妹今日及笄,织桂坊的老鸨决定在今夜为两位花魁选‘夫婿’呢!”

    “是吗?那姐姐琴棋书法样样精通,又生得貌美如花,姐妹两可是咱们这里最美的女子了,这‘夫婿’即便只能有一晚,那也是值了

    “呵,值了?你我这等小民,怕是没有那福分,不知道有多少富绅公子在等着呢,按照规矩,是价高者得!你我,也只能看上一看那两姐妹的绰约风姿了

    两个男人谈论着,朝着某个方向去了,上官敏,南宫天裔,妙手公子这才明了了,原来是花魁竞价初夜么?

    南宫天裔和妙手公子对这等事,自然是没有兴趣的,上官敏看了看这么多蜂拥而去的男人,嘴角勾起一抹冷笑,不过是一个风尘女子而已,都能让这些男人个个如苍蝇一般,往她们周围窜。

    上官敏也无心去凑这个热闹,可是,拥挤的人群,却是让三人根本就没有退路,只能顺着人群,往织桂坊靠近……

    织桂坊外,已经挤满了人,今日,织桂坊的老鸨将露台搭在了织桂坊外,老鸨看着这涌动的人群,嘴角的笑满是得意,看来之前的宣传效果不错啊,她几乎看到了白花花的银子不断的往她的兜里涌。

    今日,这两姐妹,一定要卖个好价钱才好!

    想到此,老鸨笑得更是开怀,得去看看那两个摇钱树准备得怎么样了!

    老鸨扭着肥硕的腰身,进了内院,刚一进门,一阵疾风刮过耳边,啪的一声,一根长鞭打在地上,惊起了一阵灰尘,老鸨一惊,吓得忙后退了几步,却是引来一个女子的大笑……

    “哈哈,锦娘,瞧你害怕的,我又不会真的要打在你的身上!”女子笑得得意,一袭红装,不紧不慢的将她刚才挥舞的鞭子收好,眉宇之间的跋扈,丝毫没有掩饰。

    老鸨皱了皱眉,在心里暗暗地将这个小妮子给骂了一顿,若不是看在她养了她这么多年,就等着她为她赚钱,她早就好好的教训这个小妮子了。

    “你该学学你姐姐的文静娴淑,这般动不动就挥鞭子打人,成何体统!”老鸨轻斥道,虽是斥责的语气,却没有太多责备的意思。

    红衣女子耸了耸肩,不屑的冷哼了一声,“锦娘,你以前不是说,男人看惯了端雅文静的淑女,就是要在豪爽泼辣的女子身上找刺激么?再说了,喜欢姐姐的固然多,喜欢我牡丹的人,也不在少数,锦娘,今日你

    权且看着,我今日定要给自己寻一个非富即贵的‘夫君’!”

    牡丹说罢,没有理会锦娘,高扬着下巴,转身回房,锦娘看着牡丹的背影,眉心皱了皱,暗暗低声道,“哼,日后不要自讨苦吃才好,若是得罪了我的客人,看老娘怎么治你!”

    锦娘翻了个白眼,直接循着另外一个房间走去,两姐妹中,姐姐铃兰,可就让人省心多了!

    织桂坊外,专门设下的位置,已经坐得满满的了,一路被簇拥过来,虽然知道上官敏是练家子的,但南宫天裔和妙手公子都下意识的将她护着。

    周围的喧闹声让三人不约而同的皱眉,有人似乎等得不耐烦了,朗声催促着老鸨快将花魁姐妹请出来,老鸨在台上陪着笑脸,随即朝着身后的人吩咐了声,那人在众人的目光之中下去,不多久,一白一红两个女子便缓缓上了台,顿时,台下的人一阵欢呼。

    两个女子,一模一样的两张脸,但只要是这城中的人都知道,白的是姐姐铃兰姑娘,红的便是妹妹牡丹姑娘,今日之前,两姐妹只是献艺,但是,过了今日,二人便不只是献艺而已了!

    上官敏看到台上那红衣女子,禁不住微微皱了皱眉,而此时,牡丹也正好往这边看了过来,牡丹从来都是被这些人追捧,即便是风尘女子,但向视甚高,此刻看到上官敏,她那一身浑然天成,好似和她整个人融合成一体的大红,让牡丹禁不住眯了眯眼。

    她还是第一次看到有女人能够将一身红装穿得比她都好看,还有她腰间挂着的鞭子……牡丹抬手,抚了抚她腰间挂着的鞭子,嘴角不由得扬了扬,这女人是谁?打扮竟和她如此像!

    可对方眉宇之间的高贵气息,却是她不能比的,牡丹眸光微敛,不能比?这座城中,只有别人比不上她牡丹的,还没有她牡丹比不上别人的!

    而这个不知从哪里来的女人……牡丹暗自冷哼了一声,目光不经意间瞥见那红衣女子身旁的两人,眼里禁不住啊出一抹惊艳,几乎是一眼,她的心里就冒出了一个念头,她今日要的男人,就是这其中一个!

    突然,在牡丹的视线之中,一左一右的两个男人皆是朝那红衣女子靠近,似说了什么,牡丹心中一怔,顿时明白了过来,原来……这两个男人和那红衣女子还是一起的么?他们又是什么关系?

    那个紫袍公子,眼里明显就对那红衣女子有爱意,而另外那男子,他看那红衣女子的眼神,似乎也……

    牡丹重新将目光转移到了那红衣女子的身上,心中禁不住啊出一丝嫉妒,这么优秀的两个男子都围在那女子的身边,凭什么?在这座城中,倾慕她的男子也是多了去了,可是,却没有一个能够和这两个男子中其中一个媲美的,她牡丹,可是城中最美的女人啊!

    牡丹敛了敛眉,余光看了一眼站在自己身旁的姐姐,嘴角扬起一抹笑意,豪爽万千又风情万种,低声对着铃兰道,“姐姐,看见台下红衣女子身旁的那两个英俊鲍子了吗?”

    铃兰顺着她所指的方向看过去,只是一眼,就将视线收了回来,面上还有一抹细微的红晕,两人是孪生姐妹,牡丹对自己的姐姐自然是了解得透彻鸿运游戏大厅手机版了,她们姐妹虽在这织桂坊中生活了多年,看管了男女之间的那一套,可是,姐姐却依旧喜欢害羞,平日里除了上台献艺,就跟一个大家闺秀似的,鲜少露面,她这脸红,怕是看上那两个男人其中的一个了吧!

    牡丹是个精明的人,再次审视了那两个同样俊美却气质各异的男人,眼里划过一抹了然,继续对铃兰低声开口,“姐姐,那紫衣男子,生得一表人才,一看就是非富即贵,若是今夜,他成了姐姐的‘夫君’,说不定,还会替姐姐赎身呢,到时候,才子佳人相守一生,那是多么美好的事情啊,姐姐,机会稍纵即逝,你可不要错过了啊!”

    铃兰的脸更加红了,微微抬眼,目光又掠过紫衣男子的身上,只是一瞬,又避闪了开来。

    才子佳人相守一生,那确实是多么美好的事情啊!可是,她一个青楼女子,如何能配得上那位紫衣公子?

    台下为了这两姐妹而来的男人,见到这两姐妹,更是沸腾了起来,上官敏倒是对那两姐妹额上的梅花妆多看了两眼,禁不住道,“素闻曾经的昭阳长公主,梅花妆最是迷人,但我见过的,梅花妆最好看的,就该是安宁了

    自从苍翟成为北燕皇帝之后,关于苍翟的很多事情,在整个北燕都流传了开来,甚至包括当年昭阳长公主和先帝的爱情,自然也不会缺了昭阳长公主远嫁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