鸿运游戏手机版注册 - 玄幻小说 - 第一侯最新章节 - 第一百一十八章 君子动手

第一侯 第一百一十八章 君子动手

作者:希行书名:第一侯类别:玄幻小说
    乱世,叛军,卫军混战,身为兵将,到处打杀日子过的算不上多好。

    但乱世,没有了官府,没有规矩秩序,山高皇帝远,身为兵将,日子过的比先前要自在。

    当然对于兵来说前提是能活下去,对于将来说是手中有足够的兵马。

    “宣武道这个位置,太重要。”青衫文士道,“谁都想要,但谁都不好拿下,所以乱,越乱越不一心,叛军高兴,卫军也高兴,就顾不得管我们了。”

    围坐的诸人点头。

    “这两年是没有人来打我们,当年安康山也只是路过,谁挡路杀谁,其他的地方看都没看。”

    “卫军也没有来闹,那个楚国夫人的兵马当初也只是救韩旭留下来,但也只是在颍陈附近,与我们井水不犯河水。”

    “楚国夫人都吞不下我们,可见我们的确是不好惹。”

    大家说着自豪的笑起来。

    “不过,我们将来怎么办?”有一个瘦小的将官还是问,他的兵马跟他身板一样瘦小,对于将来还是很忐忑,“一直这样躲着吗?”

    青衫文士笑道:“当然不能一直躲着,万事都有终了,叛军卫军也总有胜负,到时候,大家看着,谁快要胜了,我们就帮谁。”

    酒席上安静了一下,这个文士真大胆,但好像大家也不觉得多忤逆了,大概是因为两年了安康山不仅没有死,反而要当皇帝了

    于是有人更大胆,将酒杯一放压低声音:“亭儒先生,你看,谁胜算更大?”

    青衫文士坦然道:“我现在还看不出来,世事变幻,英雄辈出,形势如何至少还要三年才能参透。”

    他也不是什么都知道,在座的几人没有失望,反而觉得更可亲。

    “所以在三年之内,我们要保持现状。”青衫文士端起酒杯,“我们不投叛军,但我们也不与卫军合军,我们弱小,我们胆怯,叛军来了我们跑我们躲,卫军来了我们恭敬的送他们走,总之,保护我们自己的兵马,保住我们的性命,然后等待大势到来,一飞冲天。”

    一飞冲天吗?一个将官笑了:“我这样的,不到万数兵马,没有家世没有亲族的人也能一飞冲天?”

    青衫文士将酒一饮而尽,微微一笑:“怎么不能?只要活着,一切都机会,等那些现在飞的人死了,不就只能靠你们了。”

    将官们笑起来“说什么呢!”“亭儒先生一个书生,说话比我们武将还凶。”“飞上天的人怎么能轻易就死了。”七嘴八舌。

    青衫文士也没有再说狂言,哈哈一笑给几人斟酒。

    在座的几人互相使个眼色,一个武将端起酒杯,道:“亭儒先生,那曹校尉的意思是,大家不用一起”

    青衫文士截断他的话:“当然不用啊,我们要是一起了,那可不是好事,树大招风。”

    武将们对视一眼:“那大家,还各顾各自己的,也不太好吧。”

    “怎么不好?大家原来什么样就还是什么样,各自互不侵扰,各自守自己的山,守自己的城。”青衫文士含笑道,“当然,如果真有一方遭到攻击”

    他的视线扫视诸人,看到他的视线诸人微微有些紧张。

    “切记,打得过就打,打不过,就跑。”

    竟然不是援助吗?武将们惊讶。

    “援助这种事你们自己掂量啊,量力而为,力量小的,不要为了仁义把自己赔进去,力量大的要考虑一下得失,值不值得去。”青衫文士斟完酒坐下来,端起自己的酒杯,轻松自在,又坐直了身子,“不过。”

    不过什么,武将们也坐直身子。

    “不过但凡能跑的,不管跑到谁哪里,大家还是伸个援手。”青衫文士道,“听天命,尽人事。”

    天命在前,人事在后,那就好办了,武将们松懈了肩头,又怅然或者激动。

    “能助兄弟我必然是要助的,再怎么说我们同是宣武道兵马。”

    “如果我侥幸能跑,你们不要救我,我也不会跑你们那里去,能活着就活,不能活,我就死个痛快。”

    酒席上重新热闹起来,感叹乱世骂老天喧闹嘈杂,眼看天色不早,青衫文士起身告辞,几个武将亲自送出去。

    “亭儒先生。”其中一个武将喝的脸通红,握住青衫文士的胳膊,“我是小人心了,我以为你是替曹校尉来说服我们与他联手的。”

    青衫文士哈哈一笑:“这不是小人心,这是人之常情,是个人都会这样想。”他拍了拍这武将的胳膊,一挑长眉,“不过在这乱世里,不当人能活的好一些。”

    武将们都跟着哈哈笑起来。

    “是啊,谁能想到人人都想壮大兵马,我们却不想呢。”

    宣武道虽然没有叛军,村落也几乎荒无人烟,大路上更见不到人来人往,唯有兵马肆意。

    陈二站在山坡上,俯瞰这队疾驰而过荡起一层层尘烟的兵马,视线盯在兵马正中裹着斗篷遮住头脸的男人,男人不穿铠甲不配刀文弱纤瘦看起来很不起眼。

    “姓张名亭儒,是宁安府大族张氏子弟。”他将打探的消息说来,“战乱起后,他主动迎曹贵入城,协助曹贵守城扩兵。”

    项南赞叹:“大家子弟做起门客果然不一般,把野鸡都能变成凤凰。”

    世家子对世家子更刻薄,陈二撇嘴:“这只野鸡现在骑在你这个凤凰头上拉屎呢。”

    项南一甩斗篷转身:“粗俗。”

    对付你们这些凤凰就得用粗俗,陈二得意,转身看项南滑下山坡:“你做什么?”

    项南头也不回:“走啊。”

    陈二跟着滑下去:“终于要走了?回安东还是回滑州还是回太原府,还是去见见楚国夫人跟她哭一哭?”

    项南回头一笑:“我跟她哭一哭,她也不会给我兵马的。”

    陈二喊:“这叫自知之明吗?”

    项南没理他,与陈二一前一后滑落脚踩在大地上,安静等候的亲兵牵着马迎过来。

    “我们现在有多少人手?”项南问。

    亲兵道:“为了避免惊扰,入宣武道的只有一千人,其余三千人在外等候。”

    除了留在安东的兵马,从滑州带来的白袍军只有四千人了。

    “不过姜爷带着人也跟来了。”亲兵又道,“他们不肯回太原府,说大小姐要他们跟着公子。”

    项南举起手捏了捏手指,恍若在掐算什么,道:“四千嘛,也足够了,让大家都进来吧。”

    陈二问:“你要做什么?”

    项南翻身上马接过亲兵递来的长枪一挥:“当然是杀曹贵。”

    说罢催马向前而去,陈二愣在原地差点没回过神。

    杀曹贵?

    曹贵那边可是有一万多兵马。

    而且真的杀?不管怎么说,曹贵的这些兵马没有投敌,还是卫军啊!

    在宣武道,杀卫军?

    陈二看着前方奔驰的白袍小将,咕咚咽口口水。

    说好的做人留一线日后好相见呢?

    说好的欲速则不达,慢慢来呢?

    说好的斯文呢?

    长刀飞砍,利箭怒射,暗夜里宁安府街上厮杀声阵阵,一个个卫兵倒在血泊中。

    家家户户门宅紧闭,听着街上的厮杀惨叫,感受着地面的震动,大人不敢喊小孩不敢哭瑟瑟。

    是叛军来了吗?

    不过家门没有被撞开,也没有火把扔进来,震动地面的脚步从门前滚滚而过

    府衙内已经没有多少反抗的卫军。

    白袍飞舞,随着转身回头,只穿了一半铠甲的曹贵瞪圆了眼,大刀被撞飞,空空的双手握住咽喉。

    他的双手粗大有力,但挡不住一杆长枪刺入咽喉,血突突的冒出来,曹贵身子颤抖。

    项南收回长枪,曹贵捂着咽喉栽倒在脚下,他的视线越过曹贵看到了后方的台阶上。

    台阶上站那个说得了病不能见人的黑熊山首领。

    黑熊山首领抓着刀,长枪还没有刺入他的咽喉,他整个人已经颤抖的站不住了。

    噗通,他倒在台阶上。

    “阿南,阿南。”他喊道,伸出手,“我错了,我不是出尔反尔,我,我”

    他将长刀扔下。

    “我愿意听你的,我听你的,我的兵马都给你了。”

    项南叹口气:“你今晚怎么来这里了,真是”他摇摇头,“命该如此啊。”

    伴着一声叹息,错步扭腰长枪送出去,噗的一声,刺穿了首领的咽喉。

    首领瞪圆眼不可置信:“阿南,我不过是,不肯,听你,你,就,杀我,你,你好狠。”

    他咳咳几声人抓着长枪倒在台阶上。

    项南拔下长枪,看着死去的首领,俯身伸手,但在要抚上眼睛的时候又停下来。

    在火光的照耀下,他看着首领的双眼,充血的不瞑目的双眼里倒映着白袍少年。

    少年的脸和白袍熟悉又陌生。

    “项南。”他轻叹一声,“你可想到有一天我的白袍上染的不只是叛军的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