鸿运游戏手机版注册 - 玄幻小说 - 重生之名门锦绣最新章节 - 199:同床共枕

重生之名门锦绣 199:同床共枕

作者:楚倩兮书名:重生之名门锦绣类别:玄幻小说
    翌日,清晨。

    有阳光照在纳兰锦绣的脸上,她觉得有些晃眼,就用手扣在眼睛上。这一动就发现有些不太对劲,她,她,她好像是在谁的怀里!这种感觉让她猛然惊醒,嚯的睁开双眼,睡意一下子就被吓没了。

    然后,她就看见她的身侧躺着的人,本来如画的眉目,在晨起和煦阳光的照耀下,愈发显得温雅如玉。虽然这时的情境有几分陌生,毕竟她从未和三哥这般躺在一起,但是看到是他,她却一丝慌乱和害怕都没有了,只剩下非常安心的感觉。

    纪泓烨睡觉的时候看起来很文静,是那种规规矩矩的睡姿。既没用肢体禁锢着她,也没同她隔开楚河汉界的距离,就是那般不远不近的,却在外侧静静守护着她。

    毕竟是第一次同床共枕,纳兰锦绣很是不习惯,她抬头看这屋内的景象,努力想理清究竟发生了什么。三哥明明是睡在外间的竹榻上,为何会跑到她这儿来?她是很信任三哥的人品的,半夜爬女孩子的床榻这种事,他是断断不会做的。所以,她就努力地想自己昨天都做了什么?

    印象留在写字上之后,她好像是喝了一杯酒,至于酒后发生了什么,她还真是记得不大清楚了。虽然想都想不起来,但她也清楚,一定是自己把三哥吵醒了。

    她的酒量和酒品,她自己心里有数,就是那种小酌一点就会醉,醉了还不愿意睡觉,特别能闹腾的那种。搞不好还发了酒疯,所以三哥才会睡在这里,多半是为了安抚她。

    她知道三哥一向警醒的很,所以就这么静静看着他,一动都不敢动。时间久了感觉脚有些麻,她才稍稍的动了一下,果然纪泓烨就醒了。

    “怎么不睡了?”他声音有些低哑,眼睛也有些迷蒙,看了眼她,就侧身把她搂进怀里,用身子替她挡住了恍眼的光。

    纳兰锦绣被他这么一抱,更是一动都不敢动了。过了一会儿后,觉得他呼吸平稳,可能是又睡过去了。她只好在心里默念睡觉,让自己不要胡思乱想,可是收效甚微,她睡不着了,而且身子都有些酸胀。

    也许是她此时太过板正,纪泓烨反倒睡不着了。他把揽在她腰上的手转移到了背上,轻轻地拍了几下,又闭了眼。

    “三哥你看日头都这么高了,是不是不能再睡了?”纳兰锦绣好不容易逮到他睁眼了,急急地问道。

    “无妨,今日不赶路,你安心睡就是了。”

    “为什么?”

    “队伍需要休整。”

    纳兰锦绣不解,这不是才走了一日吗,怎么就要休整?据她所知,至少要赶三五日的路,才会停下来休整一日。

    纪泓烨见她不睡了,只睁着一双乌幽幽的大眼睛看他,回复:“昨日不知是不是吃坏了东西,不少人都在腹泻。”

    “腹泻?”纳兰锦绣蹙眉,心里有一种不太好的感觉:“严重么?”

    “无妨。”纪泓烨早晨起来已经去看了一遭,这会儿只想让她陪自己好好睡一会,就安抚的拍了拍她的背,低声道:“队里面有大夫,已经看过了,无碍。”

    纳兰锦绣不知怎的心里就是不安,兴许是出于女子才有的第六感,又或者是昨日驿馆的那些人让她觉得危险,反正她现在就是睡不着,想去看看那些腹泻的人。她需要确定他们是不是吃坏了肚子,腹泻又是不是偶然的。

    “你昨晚喝了酒,这会儿是不是有点头痛?”

    “有一点。”纳兰锦绣乖乖的点头,

    “店小二送来一壶酒,你自己一杯子就倒去了大半壶,本就是没什么酒量的人,一下子喝那么多,能不头痛吗?”纪泓烨说着话,手指已经按上她细白的额角,轻轻揉着。

    纳兰锦绣舒服的眯了眯眼,把脸颊又埋在了他怀里,小声道:“还没吃早膳。”

    “我让人去给你煮醒酒茶了,喝完再吃。”

    纳兰锦绣其实已经睡够了,不过她看三哥眼底有青印子,想来是昨夜没睡好,就想着这般安静的陪他睡一会儿吧。谁知她的心思刚落,就听见有人敲门,纪小白在门外道:“大人,醒酒茶煮好了。”

    纪泓烨睁眼,起身开门去接醒酒茶。纳兰锦绣也起身了,看见他站在门口,好像是纪小白在同他说什么。她好奇的凝神细听,隐隐听见是发烧,腹泻,被梦魇住一类的。

    “是腹泻的那些人又开始出现其他症状了吗?”纳兰锦绣一口气把醒酒茶都喝了,把碗放在桌子上,然后才问。

    “是。”

    “我过去看看吧。”

    “不急,用了早膳再说。”

    纳兰锦绣真是对她三哥无语了,不论发生什么事,他总是这副不疾不徐的样子,真的就是天塌下来,他依然能面不改色的。她一心只觉得是纪泓烨不在意,却没发现她自己衣衫没换,也没梳装。她好歹也是个郡主,总不能这样就出现在外人面前。

    直到触及到三哥的眼神,她才发现自己现在属实是有些不成体统。她赶忙去换衣梳妆,速度倒是鸿运游戏大厅手机版快的,至于收拾的怎么样就有待考证了。反正在她身边的纪泓烨是看不下去了,一再提醒她。

    等到纳兰锦绣把一切都收拾好,去看那些腹泻的人的时候已经是晌午。她实在是不大喜欢帷帽,索性就穿了男装,把一头长发束在头顶,依然束的是歪歪扭扭,好在他年纪小,也无伤大雅。衣衫还是在金陵时候,纪泓烨给她做的,现在穿起来也合身,就是略短了一些。她在镜子面前转了一圈,觉得自己怎么看都是个翩翩少年郎。

    纪泓烨不知从哪弄来了一把扇子,放到她手里,有些随意的语气:“拿上这个就更像小鲍子了。”

    纳兰锦绣倏的把扇子打开,像模像样的扇了两下,回头对纪泓烨道:“三哥,你看我生得俊不俊?你说我这般出去,会不会也有许多小泵娘成群结队的看我?”

    “嗯,也许有。”纪泓烨将拳头抵在下唇,忍住笑意。

    “一定会有的,你看你每次上街都有人追着看你。”

    “我是我,你是你。”纪泓烨觉得,不管她怎样装扮,还是个小泵娘的模样。这般白白嫩嫩又俏俏生生的,有谁能把她当成男孩子?说她像小鲍子,只不过是让她安心罢了。

    纳兰锦绣却觉得三哥这是在贬低她,不就是模样生得好了一些吗?至于骄傲成这样?她扬了扬下巴,把扇子收进袖子里,一句话都没说,径自出了房门。

    纪泓烨大步追上她,跟在她旁边,同她并肩而行。小泵娘看看这,看看那,就是不看他,真是小性子都快使到天上去了。纪泓烨淡笑不语,神态一片安然,偶尔还出声提醒她注意脚下。

    两人穿的都是一袭青衫,一个温文如玉,一个灵动斐然,一路走来,引得不少人侧目。纳兰锦绣觉得做男子最大的优势就是不怕别人看,也不怕别人议论,即便是步履生风,也没人笑话。

    这时候她的心情是很好的,等她到了后院,看到那些腹泻的人,神色就变得凝重了。这些人现在都出现了怕冷的症状,如若是高烧也就罢了,可他们偏偏一个个的身子如冰,这让纳兰锦绣想到了寒症。

    她挑了几个状况比较严重的切了脉,发现这些人确实是受了冷,引发了寒症。寒症这种毛病可大可小,严重的寒气入心肺可以致命,轻的就是身体发冷。它棘手的地方是在于愈合时间较长。

    纪泓烨见她蹙了眉头,低声问:“怎么?可是不太好?”

    纳兰锦绣拉了他出门,神态有些焦急:“三哥,我感觉不太好。”

    纪泓烨静静看着她,耐心等待下文。

    “如今这么多人有这个症状,咱们肯定要原地休整,可是寒症会缠绵的时间较长,少则要七八日,重则可能要一个月。”

    纪泓烨蹙眉:“原因呢?”

    “不太好判断。但是寒症并不是那么容易就能患上的,尤其是这么多人一起,我怀疑是人为的。”

    纪泓烨眯了眯眼眸,语气平静:“看样子我们刚从赤阳城出来就被人盯上了。”

    镇北王府郡主出嫁搞了这么大的动静,可以说是众所周知了。一般人是不敢算计的,尤其是还在北疆地界,这样就等同于在太岁头上动土。如果真要动手,那必然是北燕的势力,昨日他们在驿馆里见到的那些人,一定和这件事脱不了干系。既然一早就等在这里,那肯定是有备而来。

    纳兰锦绣也不知三哥在想什么,但是只要有他在,她便觉得什么困难都可以迎刃而解。她现在需要尽快解了寒症,这不禁让她想起了青稞,一定可以缩短治愈寒症的时间。

    她曾用青稞提炼过一些药丸,现在是可以用的,只不过数量太少,怕是杯水车薪。既然三哥已经说是有人故意为之,那若是回赤阳城取青稞,也一定会被人在半路上截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