鸿运游戏手机版注册 - 玄幻小说 - 妖女乱国最新章节 - 二百七十六、一石激起千层浪

妖女乱国 二百七十六、一石激起千层浪

作者:樊笼也自然书名:妖女乱国类别:玄幻小说
    尽避子墨是首先发消息给秦忠志和檀道济的,可第一个得知传国玉玺现世的,却是西秦。

    这其实也在情理之中,西秦和北凉一直摩擦不断,两国境内皆有对方的探子。

    北凉王去马蹄寺祭拜并不稀奇,可是直接留在了寺中没有回宫,甚至还调派了大量禁军将整个马蹄寺都保护起来,这就实在太惹人注意了。

    沮渠蒙逊将马蹄寺的僧侣们送入宫前,并没有强调说不能泄露玉玺之事。反正檀邀雨都已经把这消息泄露出去了,他又何必多此一举。

    因此不过两三日,传国玉玺在北凉的事儿就有不少人都知道了。

    正所谓,一石激起千层浪……

    消息传到西秦时,正卧病在床的西秦王直接咳出了一大口血。他指着正在床前侍疾的太子骂道,“竖子误我天下江山!”

    在西秦王看来,若不是太子在坐夏节时得罪了云道生和檀邀雨,那后面一系列的倒霉事儿都不会发生。

    而且檀邀雨很有可能就留在西秦,那传国玉玺就不会出自马蹄寺,而是出自炳灵寺的哪座佛像中。

    骂完太子,西秦王又问,“仇池仙姬可是将玉玺献给了北凉王那贼子?”

    来通禀的人摇摇头,“据说仙姬觉得北凉王还不够资格,所以并没有将玉玺交给北凉王。只是因北凉献宝有功,故而赐了北凉十年国运昌隆。”

    “十年国运昌隆……”西秦王喃喃道,“若本王还有十年……”

    他的目光忽然骤亮,用手肘强撑着自己的上半身对太子道,“你,立刻去北凉!苞仙姬说我西秦也愿意接纳道士传教!无论她提什么要求,你都答应她!必须哄到她满意,愿意回到西秦为止!”

    只要檀邀雨回来,西秦王愿意以任何代价,换取自己十年的阳寿!

    西秦太子乞伏暮末当场就傻眼了,哀求道,“父王,我们同北凉的战事方歇,您此时要儿臣出使北凉,不是要儿臣去送死吗!”

    西秦王冷哼,“你若不去,本王现在就现在就废了你这个太子,将你幽禁于冷宫,再不见天日!”

    乞伏暮末打了个哆嗦,他比谁都清楚自己的父王是一言九鼎,绝不悔改。

    他想了想,与其被幽禁一生,不如拼上一把,若是能将檀邀雨哄开心了,他就请仙姬让自己父王立刻病死,那他就可以继承王位了!

    “父王,”乞伏暮末红着眼圈道,“儿臣舍不得您。您肯定也舍不得儿臣。您就看在儿臣是您亲生骨肉的份上,派一队精兵保护儿臣出使吧。”

    西秦王想了想,点头同意了。到底是亲儿子,虎毒尚不食子,他也不愿意自己的太子白白丧命。

    传国玉玺现世的第五日,西秦太子乞伏暮末便带着西秦王的国书,启程出使北凉。

    于此同时,仇池国也收到了子墨发来的消息。

    秦忠志一直守在阴平行宫内,一收到消息就赶紧通知梁翁,连夜进宫商讨此事。

    结果梁翁一进正殿,就见秦忠志一身夜行服,手腕和裤脚皆用布条扎紧,而背后则是一个形状奇特的袋子,里面装着的便是秦忠志的阴阳双钩。

    梁翁愣在原地,他多少知道秦忠志是习武之人。可平时整日里见他穿着广袖直缀的官服,梁翁已经忘记了,秦忠志乃是青越秦家的门人,是正正经经的江湖客。

    “你要去北凉?”梁翁问道。

    秦忠志点头,他向梁翁拱手道,“梁翁心中比某清楚,仙姬此番会遭到多少势力的围剿。某不能坐视不理。某会将祝融和所有秦家的子弟都带走,便是牺牲性命,也要保住仙姬。”

    秦忠志将一份竹简交到梁翁手中,“仙姬交代,事情未有定论之前,仇池闭关锁国。所有商队,皆不许入。仇池各军交由姚正老将军指挥,自今日起,各城严加戒备,以策万全。”

    梁翁接过竹简打开看了一眼,“这些是?”

    秦忠志道,“这些是某经手的朝中尚未解决之事,某此去不知归期,朝中一切,就要拜托左相了。”

    秦忠志说着,冲着梁翁一揖到底。

    梁翁忙伸手将秦忠志扶起,“未必就有你说的那么凶险。仙姬虽不算沉稳,但从来也不会莽撞行事。她既然敢将传国玉玺拿出来,必定是有所准备的。”

    秦忠志点头,“但愿如此。只是如今大多数人还觉得,这玉玺只是由天人转世的仙姬暂时保管。可若他们想起,仙姬还是仇池国的主君,而这玉玺说不定是指仇池将一统天下,那时仇池便危在旦夕。”

    梁翁浑身发冷,以仇池的弹丸之地,自保尚且勉强,便是做梦都不敢想仇池会一统中原!

    梁翁叹道,“仙姬实在是走了一步险棋啊!”

    秦忠志也叹,“只盼仙姬另有谋划,否则这一局,当真是死棋了。”

    梁翁广袖后扬,郑重地对秦忠志作了一揖,“国中之事,老朽必当尽心竭力,仙姬的安危,就全都拜托右相了。”

    秦忠志还礼,随后不再犹豫,向外走去。

    临出殿门前,梁翁忽然开口道,“秦相,请代老朽转告仙姬,她与老朽的五年之约尚未兑现,若是她食言,老朽便是到了阎王殿前,也要同她理论到底!”

    秦忠志笑着回头,“一定带到。”

    是夜,二十条黑影自仇池王宫离开,直奔北面,其中一个最硕大身影一马当先,简直是急不可耐地往北凉冲去……

    檀府是紧随仇池之后收到了子墨传来的消息。

    田叔一看到竹筒上红色的标记,便立刻赶到檀道济的书房,将竹筒递了上去。

    檀道济看到竹筒上的红标也是一皱眉,他将火漆打开,读完上面的内容后,竟身形晃动,险些摔倒。

    檀道济喃喃道,“檀家怕是要大祸临头了……”

    田叔见檀道济神色不对,焦急地问道,“将军,出了何事啊?”

    檀道济叹息着将消息递给田叔。田叔看完也腿上发软,一脸错愕,“这,这,这传国玉玺怎么会在女郎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