鸿运游戏手机版注册 - 玄幻小说 - 夜王有宠最新章节 - 第八十一章 不识眼前人1

夜王有宠 第八十一章 不识眼前人1

作者:阿娜子书名:夜王有宠类别:玄幻小说
    “对,夜冥的订婚宴,哼。”他想着,手里的不自觉攥紧了拳头,那个夜冥,那时候在他面前对星儿如此专一,那个叫暗流的侍卫不是还说,星儿和夜冥是两情相悦,将来星儿会成为未来王妃吗?怎么不过半年,那请柬上的人,就变成了仓玄五公主夜颜玉了。

    果然,只有那傻丫头,信了他们王族的鬼话欺骗,赴汤蹈火的为他取药。现在她身处险境,那夜冥却正欢天喜地准备着和其他人的订婚。可恶至鸿运游戏大厅手机版。自己真是一次次信错了夜冥那个混蛋。

    “星儿那傻丫头,心思单纯,怕是被骗了吧。”刚知道初星和夜冥那一段韵事的风辉,想到前段时间,看到的那红色请帖,有些心疼的摇摇头,自己这个傻丫头,不经情事,终是被那些奸诈狡猾的人骗了。那个夜冥,看来也不是好东西。

    而在初府,初庆鹤不解的看着父亲,为何要将这样的家丑公布天下?给初家摸黑呢?

    “父亲,这又是为何?”他疑问着,看着父亲正悠哉的喂着鱼塘的鱼。

    “这丫头已经失去所有依靠,我们已经没有必要和她套近乎。到时候将她抓到手,严刑逼供就是,顺便还能借此机会,为我正名。这么多年,多少人背地议论我这当家之位,现在正是时候告诉世人,那初宣是个什么东西。”

    初显冷笑,那碍事的老头子老太婆死了,夜冥也要和夜颜玉成婚了,现在那丫头真是孤立无援了。

    “可是万一她宁死不从呢?”初庆鹤倒是多虑,那初星看着就是十分倔犟的人。父亲这招,万一狗急跳墙怎么办?

    “还不是有你吗?你不是说她对你印象很好,若她到时候宁死不从,你就上演一英雄救美,笼络她的心,骗她到藏地,帮我们打开藏地就好。她已经孤立无援,你只要略施小计,她为人单纯,一定很快就信任你了。”

    初显笑了笑,看着指尖被碾碎的鱼食,得意。这丫头,嫩就是嫩,怎么斗的过他?

    直到天空落下片片白雪,初星这才惊觉,自己抱着这身体,已经一天一夜。

    她双眼通红肿胀,看了看空中落雪。

    不,不能叫阿爷阿婆葬在这里。走,我们回家。

    想着,她将尸身轻轻放下,画了个破空移行的阵图。

    虽然身子此刻又饿又冷,虚的发慌,但她已经无暇顾及自己,她费尽全力,意念想着山崖。

    没一会儿,睁眼,自己已经在山崖边上的树林。她谨慎聆听,确保山崖之上没人,才用腰带将阿婆的身体捆在背上,双手抱着阿爷的首级,缓缓走到山崖之上。

    山崖之上,那几间屋子,早就被烧毁,化为灰烬,而一片狼藉之中,阿爷已经焦黑的身子,被倒塌的柱子,压着。

    她的泪水再次不由自主喷涌,她看着阿爷身下的那块已经快要被磨灭的阵图,痛不欲生,为什么,为什么每个爱她的人,最后都是为了护她,耗尽所有而死。她觉得自己仿佛行尸走肉一般,从一旁寻了根木棍,便开始在树下挖坑,也不知道挖了多久,她看了看双手满手的血泡,却不觉得疼,她小心将阿爷阿婆并排放在了一块。而后以树为碑,在树干上刻下阿爷阿婆的名字。

    “阿爷,阿婆,星儿,一定为你们报仇。”她对这那堆新土堆,狠狠的磕了三个头。摸了摸脖颈的玉哨子,她要去寻夜冥,夜冥若知道如此,一定会帮她的。

    蓬头垢面着,初星刚下了沉山,就看见各大城门张贴榜上,张贴着自己的画像。

    她细细看了看张贴榜单上的描述,气得咬破了下唇。恨不得立马冲入越城,将那初显千刀万剐了。

    但随后,她很快冷静,她在地下抓了一把土,将自己的脸抹的更加灰头土脸一些,而后将包裹塞进裙子下,做出个假肚子的模样。自己如今这面目不能真实见人,只能先装成孕妇了。

    她蹲在城郊,看了看过往的马车,忽然瞄准一部普通人族的牛车,跑了上去。

    “大哥,大哥,我要去阎城寻找我夫君,可否搭乘一段。”

    车夫看了看眼前这个怀着身子,衣衫褴褛,蓬头垢面,连脸都看不清的可怜兮兮的女人,再看看牛车上的人,点点头。见如此顺利,初星急忙爬上车。

    一路上,初星都垂着头,鲜少言语。只听着他们说着今日越城通缉的事情,于是将头垂得更低。

    “妹妹,吃些吧,你不吃,肚子孩子受不住的。”一旁的大婶,好心的递过一块馒头,已经几天几夜没有吃东西的初星哽了哽喉,抓过馒头便狼吞虎咽起来。

    “可怜,妹妹怎么会和夫君分离了呢?”大婶理了理初星的头发,摇了摇头,叹气道。

    初星愣了愣神,没有回答。

    “能怎么,看妹妹这身打扮也是穷苦人家的吧。丈夫肯定是到阎城务工了吧。”赶车车夫应答着。

    “嗯。”她连连点头,顺着车夫的话。“家中贫寒,丈夫外出寻生计去了,无奈家中突发变故,遇到强盗,我连夜逃出,身无分文,可夫君又在阎城那么远,所以才莽撞拦车。”

    “唉,可怜,没事,我们反正也要去阎城给那夜王府送蜡,妹妹你就安心坐着吧。我们不会收你分毫。”

    “你们要去夜王府?哪个夜王府?”

    听见居然如此巧合,是要去夜王府的,初星一下来了精神。

    “哦,夜二王府啊。怎么?妹妹的夫君,在夜王府?”大婶有些惊讶,这小丫头,听见这夜王府怎么那么激动。

    “嗯,是在,在王府当差。为何送这么多红蜡去那?”她连连点头,差点说漏嘴。她看了看脚下的满车红蜡,好奇着,自己很快就能见到冥玄了,他一定惊讶死了。

    “哦,妹妹看来不是城中人吧,这夜二王爷马上就要和仓玄五公主订婚了,那五公主半月前特订了越城红蜡做为订婚用的蜡烛。我们啊,就是赶着送去的。”

    “订婚你说的是夜家二王爷,夜冥要和仓玄五公主夜颜玉订婚?”

    她的语气淡了下来,半晌才反应过来,眼中光芒都渐渐散去,半月前??订婚?和那夜颜玉?冥玄,这是真的吗?

    “对啊,妹妹倒是大胆,敢直呼郡王公主的名讳。入城可万不能如此了。”

    大婶惊诧的掩了掩初星的嘴。看着初星微微点头后又继续垂着脑袋,大口大口的咀嚼着馒头。

    “妹妹,慢点,别噎着,来,喝水。”

    不知道为何这丫头忽然就沉默失落了,大婶只当她想念丈夫,抚了抚她后背,递过水壶。

    而初星强忍着要夺眶而出的泪水,将那咸涩眼泪,和着馒头,一口口咽了下去。不会,夜冥不会骗她,他肯定是被迫的,她要快些到阎城,找到夜冥。

    煎熬几日,终于踏入那熟悉的王府,初星站在后院,看着那些家丁搬动着红烛,假意寻找着茅厕,轻手轻脚,来到长廊的一侧,刚想跨步冲进去寻夜冥,就听见内院传来盈盈的笑声,她顿了顿,脸色有些阴郁,心中忐忑不安,于是缩到了一处隐蔽的地方,探头探脑,看了看那内院。

    “王爷,不若将来我们成婚,把这房间都打通了吧,省得放着这间屋子空置着碍眼。”

    石椅上,夜颜玉靠着夜冥的肩头,笑靥如花,手持着剥好的葡萄,送入夜冥口中。

    “嗯。”夜冥顿了顿,眼底闪过一丝不悦,却仍旧微微一笑,温柔的语气,欣然的将葡萄吞入,宛如恩爱夫妻一般。

    “王爷待颜玉真好。”夜颜玉双手一钩,搭在夜冥脖颈处,满足的笑着。

    望着夜颜玉那幸福的模样,初星豆大的泪珠,颗颗滚落,她觉得自己仿佛被万箭穿心。不,不会,冥玄不会骗我。

    初星不死心着,单手一捏,释出一只紫红色信鸽,送入内院。

    就看那夜颜玉看着那紫红色灵气化形的信鸽,好奇的起了声,单手一拦,将鸽子抓在了手中,细细端详。

    “王爷,好特别的鸽子,紫红色灵气的呢?这是谁家的鸽子,走错了路。”她摸了摸鸽子头,笑道。

    “时常有这紫红色迷路的鸽子入我院,不知道是谁的。倒是可爱,不过总来也烦人,改日再此处设个界,叫这些迷路的小东西都入不进来算了。”

    夜冥摇摇头,皱了皱眉,露出一丝不悦,将那鸽子挥散。

    看着夜冥大手一挥,鸽子化成紫红色青烟消散,初星的心中最后一丝期待也消散殆尽。原来,不是没送到,是他根本没想回应。冥玄,你终是骗了我,是吗?

    “哪里来的疯婆子,敢在此窥探王爷。”

    送水果的春桃,看到长廊暗处初星的身影,怒呵道。惊得初星急忙用乱发遮盖着脸,低下头。

    “何人喧哗?”听到动静,一个瞬闪,夜冥来到初星面前。看着初星这副模样,不由皱了皱眉头,自己王府何时这么不严谨,居然放进这么一个疯婆子都没人拦着,还叫她跑到了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