鸿运游戏手机版注册 - 玄幻小说 - 卿如春风来最新章节 - 第二百九十章 出发回京

卿如春风来 第二百九十章 出发回京

作者:猫灯灯书名:卿如春风来类别:玄幻小说
    祁佑到了沈言珏的营帐外,来来往往的将士都见到了他,与他行礼问安。

    祁佑却没这个心思,他如今只想见沈清婉一面。

    小厮进去报给了沈言珏,沈言珏听说祁佑过来了,面上稍露不悦之色,还是叹了口气道:“请殿下进来吧。”

    祁佑进了帐子来,左右迅速看了一圈,没见到沈清婉的人。

    “殿下此来,不知有何事?”沈言珏淡淡开口问道。

    祁佑稳了稳心神,开门见山道:“不知沈将军能否让我与婉儿见一面。”

    屏风后的沈清婉自然是听到了这话,不由地朝那声音的源头看去。

    只是屏风遮挡,连个身影都看不见。

    听了祁佑的话,沈言珏冷哼了一声道:“有什么事,与我讲也是一样的。”

    祁佑一噎,心道沈言珏可真是个硬石头,怎么都不肯软一步。

    想到这儿,祁佑不禁拱手行礼道:“沈将军,求您了。”

    边上的小厮一惊,赶忙跪倒在地,头深深垂着,什么都没看见的样子。

    这可是皇子,如何能与将军行礼?

    还是这般低声下气的模样,这可……

    沈言珏也是一愣,未料祁佑会如此作为。

    他虽然没有避开这一拜,到底是心软了几分,哼了一声,便臭着张脸出去了。

    小厮见状,也赶忙麻溜地跟了出去,不敢再在帐中多待一秒。

    帐中只剩下了祁佑。

    沈清婉听到了动静,也是慢慢从屏风后头挪了出来。

    只不过一夜未见,祁佑却觉得自己心都被掏空了。

    “你来了……”沈清婉微微嘟着嘴,面上满是愁容,眼下那片青色更是看得祁佑揪心不已。

    他皱了皱眉,走上前去,轻轻抱住沈清婉,口中喃喃道:“我真的好想你……”

    沈清婉不语,却也是抬手圈住了祁佑的腰身,将脸埋在他的心口。

    相思之苦,不过如此。

    “婉儿,”祁佑此刻也没有心思与她缠绵如何,他更担心沈清婉的安危,“你父亲要送你回京,胜邪他们又远在北章,你……你无论如何要小心。”

    不是祁佑信不过沈言珏,是他明白五皇子的鸿运游戏大厅手机版端,和他不达目的不择手段的决心。

    “嗯……”沈清婉显然是没明白事情的严峻,此刻也不过轻声应着罢了。

    祁佑皱了皱眉,放开了沈清婉,看着她的眼睛道:“我不愿你受伤,更不愿永远失去你。你的命对我来说,比我自己的还重要,你明白吗?”

    沈清婉一愣,不由吓了一跳:“有……有这么危险吗?”

    “有。”祁佑的表情是言所未有的严肃,声音冷沉,让沈清婉不由得醒过神来,“你要记住我的话,明白吗?无论发生什么,不论要舍弃什么,你一定要活下来。我会尽我最大的努力保护你,你也是。”

    沈清婉闻言,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

    可祁佑的眸中依旧是说不出化不开的愁绪。

    他又紧紧抱住了她,千言万语,都凝聚在这个拥抱里。

    “祁佑……”沈清婉轻轻开了口,声音倒是冷静了几分,“你放心,我会照顾好自己的。”

    不管祁佑有多担心不舍,护送沈清婉回京的队伍在午膳后就集结好了。

    营中没有姑娘,沈言珏还特地着人去营州城里买了个看着老成的丫头来,这一路回京方便照顾她起居。

    安排好了一切,整装待发。

    沈言珏上前,掀起沈清婉的车窗帘子,又叮嘱了几句。

    沈清婉乖乖点头应下,又忍不住悄悄去看站在不远处的祁佑。

    祁佑见她看过来,不愿她带着担忧愁苦离开,故而面上再没有了愁绪,不过浅浅笑着,将手抚在了自己心口。

    沈清婉见状,面上微羞,抿着唇笑了笑。

    沈言珏看见自己女儿这个模样,不由一愣,再回头看去,哪里还有什么不明白。

    这俩人,当着自己的面都敢眉来眼去,真是反了!

    想着,沈言珏就重重地放下了沈清婉的车窗帘子,在外头沉声叮嘱道:“好了,趁天亮多走些吧,路上自己有数。”

    沈清婉一噎,知道定然是自己方才不小心露出的娇羞之色惹得沈言珏不痛快了。

    她心中微微一窘,也是轻声应下,再不做他想了。

    沈言珏安排护送沈清婉回京的人数多达五十几人。

    浩浩荡荡的队伍朝着京城出发,沈言珏不由地回头看了一眼祁佑。

    这一眼仿佛在问:你瞧,我给我女儿这么大的阵仗,你那点多余的担心当真可笑。

    祁佑何尝不明白沈言珏的意思,心下不由一阵苦笑。

    只是他心中隐隐的不安没有任何消除。

    能做的他都做了,即使是一步险棋,若能保住沈清婉的命,再多的保护都不会是多余。

    濮州那边,一封飞鸽传书送到了五皇子的手中。

    蝉翼般轻薄的卷纸缓缓展开,五皇子看着上头娟秀的小字,一丝冷笑浮上了唇边。

    他对着下头吩咐道:“来人!”

    一个小厮闻声,匆匆忙忙跑了进来。

    “殿下?”

    五皇子心情甚好的样子,慢悠悠开口道:“把文坤给我叫过来。”

    “是。”那小厮应下,赶忙转身走了。

    不一会儿,文坤便到了五皇子的眼前。

    见着五皇子满面喜色,文坤倒是一愣。

    据他所知,最近也没什么值得五皇子这般高兴的事吧?

    “见过殿下,”文坤面上不显,上前恭恭敬敬地行了一礼,这才开口问道,“不知殿下这会儿传属下过来,有何吩咐?”

    五皇子轻轻甩了甩手中的薄纸,解释道:“我得到消息,沈清婉从营州出发回京了。”

    文坤闻言一皱眉,沈清婉?从营州回京?

    “属下不明白殿下的意思,”文坤低头问到,“您是说定国公府的沈八小姐吗?”

    “正是。”五皇子面上是胸有成竹的笑意。

    文坤更困惑了,继续问道:“可是沈八小姐不是奉旨入宫陪伴六公主了吗?如何会在营州……”

    “这个你不必过问了,”五皇子摆了摆手打断了他,“眼下有一事需要你去做。”

    “沈清婉是一定要死的,”五皇子将手中的纸递给了文坤,继目露杀意,“她的命,就由你来取吧。”

    文坤微一愣神,接过了五皇子手中的纸。

    只是当他一看到纸上面的字,顿时惊出了一身的冷汗,满面不可思议地抬头望向了五皇子。

    “殿下……”文坤声音微微颤抖着,面色渐渐难看起来,“殿下早就知道?”

    看着文坤确实不知此事的模样,五皇子甚是满意,这么说来,一切依旧在自己的掌握之中。

    五皇子点了点头,面上毫无愧色:“不错,我早就知道。所以此事不能告诉你,我怕你一时不理智,坏了大局。”

    文坤闻言,握着信纸的手微颤,低声道:“殿下您……实在不必如此,文坤追随您多年,何曾忤逆过您半分?”

    五皇子却不甚在意的模样,摆手道:“你是否忠心,我自然有数,只要你按我的意思做,又能伤得了你们什么?”

    文坤看着五皇子面上轻松的样子,心中寒意涌上心头。

    这么多年,自己一步都不曾行差踏错,为了什么,五皇子都知道。

    可即便如此,五皇子依旧……

    片刻,文坤垂眸下去:“属下明白了,属下告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