鸿运游戏手机版注册 - 玄幻小说 - 福星抱喜最新章节 - 一五二、别人家的孩子

福星抱喜 一五二、别人家的孩子

作者:喝奶猫咪书名:福星抱喜类别:玄幻小说
    “奶奶这么一说就变伤感了,要表哥和表妹如何适从?”二舅舅的女儿司马慧娇嗔,水灵灵的眸子含笑看向兄妹俩。

    燕瑶记得这位慧表姐,只比自己大三个月,小时候相处过一段日子。

    司马慧多瞅眉目温润的燕珩几眼,转而问燕瑶:“瑶表妹,还记不记得我,我是慧表姐。”

    “记得,我们一起捣过蜂窝。”

    司马慧和燕瑶相视一笑,其他人却诧异。

    燕珩急了,“二妹,怎么没听你提过?几岁的事情?”

    司马慧咯咯笑着,笑声宛如银铃。“珩表哥莫紧张,那是五岁的事情了。当时我见瑶表妹天天哭,就带她出去玩谁知看到一棵树上有蜂窝。我们觉得好奇便找长棍戳了,幸好瑶表妹看到蜜蜂飞出来就拉我跑了……”

    她和燕瑶掩嘴低声笑。

    燕珩今天才知道妹妹这般调皮。

    “难怪有一天你们俩被蛰包子,原来被蜜蜂追。”二舅母又是嗔怪又是心疼。

    “小时候胡闹,长大了可不行。瑶儿有婚配没?”梁氏和老爷子最关心这个问题,唯一的外孙女不能随便找户人家嫁了。

    燕瑶两靥泛红,羞赧地摇头。

    “及笄还没有婚配吗?莫不是因为最近的秦留后府案?”似质疑似嘲讽的话令大厅突然安静,说话的是瓜子脸、尖下巴的三舅母。

    老爷子不悦,“案子和婚配有什么关系?三媳妇别胡说。”

    “老爷,话不是这么说。全城都知道案子能破,乃顺天府的姑娘们到秦留后府作客,而且三姑娘……”

    燕珩冷脸打断:“正因为外甥的大姐和几个妹妹令案情曝光,皇上才会赏赐金字牌匾赞扬,全城有目共睹。”

    “对呀,皇上亲自赞扬还怕嫁不出?而且谁说及笄就要嫁人呢。”试着打圆场的司马景明却遭老爷子和自己娘亲瞪眼。

    三舅母讪笑,拿起茶杯呷一口掩饰尴尬。

    司马慧掩嘴娇嗔,“大哥就不会说好话。我也到了及笄还没有婚配,正好我和瑶表妹凑一对耍。”

    “别像你大哥一样胡闹。”老爷子拍大腿,寻思女婿有没有花心思为外孙女觅夫婿。“珩儿、瑶儿,你们的爹整天忙着办案?”

    燕珩刚想回答,燕瑶抢先开口:“最近确实公务缠身,不过爹平时很关心外孙女和哥哥。”

    老爷子稍微满意。“离秋闱不到三个月,珩儿有何打算?切勿像你大表哥这样天天想着个破球不干正事。”

    司马景明异常憋屈。

    进皇家踢蹴鞠是伟大的梦想,凡人们不懂。

    燕珩淡淡一笑,“外孙秋天会去枢密院找一份差事做。”

    “枢密院?可是已经分配好了?”老爷子激动不已。

    “暂时还没分配。”

    女眷没听懂检阅房,但听懂枢密院的大名。三舅母略羡慕,扼腕叹息自己生的都是女儿。

    燕珩谦虚地浅笑,看向妹妹。没有妹妹坚持,他不那么快下决心去报道,毕竟他最放心不下妹妹。

    老爷子和梁氏眉开眼笑,感叹是件好差事。

    梁氏提醒老爷子:“别光顾聊天,他们赶路兴许累了,让人带他们到房间放下行囊。”

    老爷子如梦方醒。司马慧主动提出带燕瑶去厢房,顺道几个姐妹去逛逛花园。

    而司马景明则带燕珩,想在路上打听一些事。

    “你们俩巳时来老夫房间。”

    燕珩和司马景明心里苦。

    “表弟,姑父有没有相中哪家门户?兴许表哥听说过,能参谋参谋。”他搭着燕珩的肩膀。

    燕珩顿生警惕,决定诓他:“算是有,听说是风府。”

    得抓紧时间向老爹提,不然狂蜂浪蝶赶也赶不完。

    “风府挺好的。”司马景明甚是失落,突然惊讶地注视燕珩。“嗯?风府?”

    女眷一边结伴而行,燕瑶很是排斥二表妹司马莹打量的眼神。其盯着自己的发髻看,眼神流露不屑。

    “瑶表姐不是及笄了吗?为何没戴发簪?”

    司马莹乃三舅母的长女,比燕瑶小两个月、于年头出生。

    三表妹司马晴勾唇嘲笑:“路途遥远,怕丢了没有戴吧?”

    “来省亲,戴不戴有什么关系?”司马慧睨二人,继而对燕瑶笑道:“瑶表妹别介怀,她们好奇罢了。”

    “不打紧,恰好两位表妹提醒我了。因为顾及顺天府的声誉,习惯出门从简。赤芍”

    闻言,赤芍从衣襟内掏出一个小锦盒,里面放置了贵重的点翠发簪。在三位表姐妹的惊愕下,赤芍小心翼翼为燕瑶戴上发簪。

    燕瑶轻扶发簪,“好了,如此便不失礼了。”

    她露出一脸“好看吗”的表情。

    司马莹收回视线,眉间尽是高傲。“我要回房研读鸿运游戏手机版注册书,不陪大姐和瑶表姐了,自便吧。”

    三表妹司马晴站呆在原地一会,笑盈盈地解释:“二姐正在学习鸿运游戏手机版注册术,比较忙碌,让表妹陪瑶表姐吧。”

    燕瑶无所谓谁跟来,只是惊讶司马府的鸿运游戏手机版注册术开始传女子。

    “瑶表姐,这支点翠发簪在哪买的呀,好好看!”司马晴目不转睛,惋惜自己两年后才能戴发簪。

    “坊间的饰物店罢了。”

    司马晴还想继续问,被司马慧打断:“先带瑶表妹到房间,等会我们慢慢聊。”

    司马晴悻悻点头。

    这时一名中年侍女跟上来,燕瑶认得她是二舅妈身边的人。她朝三位少女屈膝行礼,“二太太派婢子来帮忙。”

    “好,荟娘你一起来吧。”司马慧为首带路。

    燕瑶的厢房就在表姐妹们隔壁,厢房边上是宅子的围墙。四周嫣红草木深,雅致幽静。

    “我们的房间就在旁边,瑶表妹可以随时来找我们。”

    推门而进,房间明亮并散发沁人心脾的熏香。此乃沉香,有行气止痛、纳气平喘的功效,应该是外祖母准备。

    荟娘和赤芍她们一起收拾。忙碌间,荟娘趁机静静走近妆奁旁的司马慧。

    “二姑娘,还记得婢子曾经的话吗?”

    司马慧瞅向窗边的燕瑶,低声呵斥荟娘。“莫说了,别让客人听见。”

    荟娘含笑走开。